这虎哥不仅神色非常严肃,语气也是一本正经。
    令得力哥有片刻的愣神,然后转头看了看惊慌不已的梦千柔,怎么看这个女人也不像是有势力,有背景的人啊。
    使得力哥转头看向虎哥,嗤笑道:"我说虎皮,是不是你看上了这个女人,就在这里吓唬我呢?"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不成,你说什么就信了什么?"力哥猥琐一笑:"如果你看上了她,你可以直接说,没必要在这里虚张声势,弄虚作假。"
    "毕竟,以咱们俩的关系,我玩腻了之后,也是可以给你玩玩的!"
    听到力哥这番话,虎哥冷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而是看着梦千柔道:"姑娘,你不要怕,我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哪怕是一根汗毛也不行!"
    梦千柔此刻就仿佛即将溺水之人,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对虎哥的话完全相信,更是毫不犹豫的跑到了虎哥的身后。
    可即便如此,梦千柔仍旧是怯懦的问道:"这位先生,我们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救我?"
    虎哥温和的笑道:"虽然我们不认识,但你是我大姐要保住的人,所以哪怕今天我就算是拼了命,也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梦千柔并不认得虎哥,更何况他口中的大姐了。
    但是,一旁的力哥却是知道,虎哥口中的大姐,那可是东洲省的地下女皇帝……花姐!
    使得力哥忍不住一惊,皱眉问道:"你说的是东方市的花姐?花姐要保她?"
    力哥难以置信的指着梦千柔,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会认得花姐。
    可你既然认识花姐,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还会被孟祥明欺负成这个样子?
    但是,如果梦千柔不认识花姐的话,那虎哥也不会过来跟他说出这番话。
    虽然他没有投靠花姐,跟虎哥也没什么交情,但只要不涉及利益,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是轻易不会交恶的。
    可虎哥既然态度如此强硬,那就说明,对方是认真的。
    既然是认真的,那也就说明,这真的是花姐的命令!
    对于花姐这个女人,力哥说不怕那是假的,毕竟人家是东洲省名副其实的女皇帝啊!
    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力哥脸色有些不自然,看着梦千柔,语气无奈中还带着一丝埋怨:"你既然认识花姐,你倒是早点说啊!"
    这下子轮到梦千柔发蒙了,她并不认识什么花姐啊!
    但是,听二人这意思,好像真的是这个叫花姐的女人要保她的。
    使得梦千柔下意识的道:"我……我并不认识花姐啊。"
    力哥也蒙了,转头看向虎哥,目光带着询问之色。
    虎哥冷笑了一声:"你别看我,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听到这话,力哥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声音带着紧张道:"那我……我岂不是等于得罪了花姐?"
    话声落下之后,力哥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眼睛一瞪,大吼道:"猴子,给我把孟祥明带过来!"
    猴子在外面也听到这两个大佬的话了,此刻疑惑梦千柔的身份同时,忍不住咧嘴乐了。
    因为老大发话了,让他有了一个教训孟祥明这个人渣的理由了!
    使得猴子应了一声,立刻叫人去抓孟祥明来。
    孟祥明还没到赌场呢,就被重新带了回来。
    而在刚回来的时候,在包厢外面,就被猴子给痛打了一顿。
    使得孟祥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脑袋跟个猪头似得。
    而当进了屋子之后,孟祥明本能的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
    使得孟祥明看向力哥,有些忐忑的问道:"力哥,发生什么事了么?"
    力哥却是二话没说,挥手一巴掌就删了过去,然后才没好气的道:"你特么的还好意思问我?"
    "你特么的给老子老实交代,这个女人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
    孟祥明更蒙了,道:"她就是我的闺女啊。"
    啪!
    力哥又是一巴掌删了过去,怒斥道:"放你妈的屁吧!"
    "她能是你闺女?你特么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力哥道:"这一定是你坑蒙拐骗来的,今天老子就替天行道,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人贩子!"
    说完,力哥也不管孟祥明被打了一顿的惨样,又是一顿狂风暴雨的暴打。
    打的孟祥明连连求饶,哭爹喊娘不说,连屎尿都给打出来了。
    虽然孟祥明的行为可气,被暴打也不过分,但在梦千柔看来,这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于心不忍之下,冲到了近前,将孟祥明护在了身下,同时开口求饶道:"别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再打的话就出人命了!"
    力哥虽然有种想打死孟祥明的心,但看到梦千柔这么护着孟祥明,有些气不过的道:"他都要给你卖了,用么这个亲闺女去顶赌债了,你竟然还为他求情?!"
    "他作为父亲是不合格的,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面前被打死。"梦千柔想也不想的道。
    力哥冷哼一声,看着孟祥明道:"真是不知道你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有这么好一闺女!"
    孟祥明道:"如果我真有福气的话,那也是因为闺女跟了你这个大人物,这样我才会吃香的喝辣的。"
    "不过,看你这么心疼我闺女,是真的在乎她,那会不会给她买房买车?定期给她零花钱什么的?"
    屋子里的人,再一次的被孟祥明这番不要脸的话,给雷的外焦里嫩。
    难以相信,这会是一个当爹的能说出来的话。
    梦千柔则是无比心痛,她怎么就这么倒霉,会摊上这么一个只认钱,不认人更没有人性的父亲呢?
    力哥看着梦千柔道:"梦小姐,这就是你求情的爹,不管你怎么想的,只想用你换钱……"
    "不要说了!"虽然力哥说的是事实,梦千柔心里也非常清楚,但她仍旧是不想听到这扎心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