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不喜欢被人欺负,也不喜欢欺负人,磕头就算了,滚吧!"
    林墨在关键时刻拉住了许名涛,脸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聂远山当面,林墨如果真让许名涛跪下,就算现在觉得很解气,难免会落下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坏印象吧。
    "聂老,我们进去吧。"
    没有再看失魂落魄的许名涛一眼,林墨对聂老做出请的姿势。
    "没想到林神医不仅年纪轻轻,还能有这样的胸襟,真令人佩服。"
    很多第一次见林墨的医生们感叹,林墨在他们的簇拥下再次来到了病房。
    病房内外国医生强烈的阻拦,他们不相信华国的医生有本事,然而在聂远山一再要求下,林墨最终才得以站在史密斯先生的病床前。
    众医生中,刘程浩的年龄和赵康相仿,在南江医界有着很高的地位。
    加上刘程浩和林墨还是来自同一家医院,于是医生们让他做为代表出面询问:"林墨,可以告诉我们史密斯先生中的是什么毒吗?"
    医院的化验报告只说是中毒,具体什么毒并没有结果,所以他们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史密斯先生中的是什么毒。
    林墨:"史密斯先生中的毒有些类似于僵尸毒,但是和僵尸毒有一点点的差别。"
    "僵尸毒,骗人的吧,还真有僵尸这种东西?"
    听到林墨的结论,病房里的人不敢置信。
    眼看华国的医生们露出骇然之色,外国医生连忙询问女翻译官林墨说了什么。
    女翻译官将林墨得出的结论告诉了他们,僵尸是什么东西,让他们非常茫然。
    "就是类似于你们国家吸血鬼类存在。"女翻译官心累的翻译着。
    "你们东方华国竟然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存在吗?"其中一个外国医生听女翻译官解释后,同样露出了骇然的表情。
    "胡说,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怪物,一定是你们没有能力替史密斯先生看病,就用这种荒唐的言辞来糊弄我们。"
    另一位外国医生貌似是位无神论者,变了变脸愤怒的咆哮。
    "你给我住手,史密斯先生不需要你们这种庸医,你们现在给我出去。"外国医生怒气冲冲的来到林墨面前。
    林墨疑惑的看向他,这些外国人叽里咕噜的说的什么鸟语,他实在是弄不清楚意思。
    不理他,林墨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解毒而已,他有上百种解毒丸的配置方法,总有一款适合这位史密斯先生,然而眼下得先压制住他体内的毒素,让毒素不再扩散。
    "我让你住手,你耳朵是聋的吗?"
    外国医生见林墨竟然不理他,一把将林墨推开。
    "你有病吧,你在我耳朵边大吼大叫的,我忍你半天了。"
    被人打扰让林墨气急,他一把抓起冲到他面前的外国医生,单手将他举了起来。
    "别冲动,快将他放下来。"女翻译官跑过来抓住林墨的手,她一直在和外国的医生沟通,哪知道这些外国佬脾气这么大。
    聂远山刚刚烦闷的出去抽了根烟,听到里边的动静,带着廖刚连忙进病房,一眼就看到林墨将外国医生举在那儿。
    "怎么回事?"聂远山询问。
    女翻译官:"威廉先生不相信林医生,和林医生产生了争执……"
    "你们这些粗鲁的华国狗,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那位被林墨举起来的威廉医生一张脸憋的通红,他愤怒的咆哮,女翻译官连忙翻译。
    "史密斯先生如果有意外,你们将要负全责,我们y国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东方垃圾。"
    女翻译官脸色难看的翻译着,这位威廉医生太嚣张了,竟然骂他们是华国狗,东方垃圾。
    在场的所有华国人听到女翻译官的翻译变了脸色,聂远山一张老脸更是阴云密布。
    "太嚣张了,一定要给他点教训。"
    "就是,y国人真是无礼。"
    群情激昂,对威廉怒目而视,而威廉丝毫不惧,被林墨举着,仍破口大骂。
    林墨同样听的怒火上涌,举着威廉对女翻译官吼道:"你跟他说,我现在就可以让这位史密斯先生醒过来,但是代价是,他需要给我们磕头道歉。"
    心中有气,林墨原本打算用针灸术给史密斯先生压制体内的毒素,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女翻译官顾不上林墨对她粗暴的态度,赶紧给威廉翻译,说林墨现在就可以让史密斯先生醒过来。
    威廉听后阴沉的看着林墨:"如果你现在就让史密斯先生醒过来,我给你磕头没关系,如果史密斯先生没有醒过来,我们会处决你。"
    女翻译官翻译后,林墨冷笑,将威廉放在一边。
    "林墨,你冲动啊。"刘程浩和赵康两人涌到林墨身边来,着急道。
    短时间内让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史密斯先生醒过来,在他们认知当中,完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是啊,林医生,你太冲动了。"南江的医生们无不惋惜。
    "没关系,我有把握。"林墨笑了笑:"聂老,我希望您能将所有人都请出去休息五分钟,给我五分钟就可以了。"
    "你真的有把握?"事已至此,聂远山也别无他法,威廉的嘴脸他同样看在眼里,说实话,林墨的做法冲动是冲动了些,但是他看着很顺眼。
    林墨重重点了点头,他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
    于是一干人被聂远山请了出去,两位外国医生同样被请出去,那位威廉医生走时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冲着林墨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大概是威胁的话吧。
    "你就等着磕头吧。"
    林墨还以颜色后将房门关上,接下来他得认真的替这位史密斯先生拔毒。
    想让史密斯先生短时间内清醒过来,单单压制他体内的毒素是不行的,林墨只能兵行险招,移花接木。
    所谓移花接木,就是将史密斯先生体内的毒素转移到他的体内,这样一来,史密斯先生体内无毒,自然会苏醒。
    林墨将史密斯先生扶着坐起,他的手掌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淡淡的红光在他手掌上绽放。
    五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