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这只无能的华国猪,史密斯先生这是醒了吗?"
    五分钟结束,威廉迫不及待冲进房间,眼看史密斯先生仍然躺在床上,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哈哈大笑。
    威廉脸色陡然一沉:"聂将军,史密斯先生在你们华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们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我现在就要求你将这个无能的华国猪抓起来,等待我们大y国的裁决。"
    威廉极为目中无人,左一口华夏猪,右一口华夏猪,当真可恶至极,女翻译官咬牙切齿的为众人翻译。
    "可恶,这家伙太可恶了。"一干名医们气的直咬牙。
    目中无人的威廉同样让聂远山大为光火,如果不是因为威廉国际友人的身份,他恨不得上去赏他一顿大嘴巴,可惜他只能强按下心头的无名火。
    "林墨你没事吧!"此时林墨的脸色有些苍白的坐靠在一旁的椅子上,见林墨状态不对劲,聂远山没有理会威廉,而是关心林墨。
    林墨对聂远山笑了笑摇了摇头,眼看威廉仍在那儿大吼大叫,林墨眼中闪过冷意。
    "这位威廉先生,有个疑问一直烦恼着我,史密斯先生昏迷不醒,为什么你的同伴非常担心,而你却这么高兴?"林墨示意聂远山稍安勿躁后询问威廉。
    威廉并不知道林墨说的什么,等女翻译官翻译后,威廉眼神闪烁后冷哼一声:"你不要试图想转移话题,史密斯先生如果有什么意外,你将会受到我们大y国严厉的惩罚。"
    林墨一直关注着威廉,刚刚一刹那,威廉闪烁的眼神或许其他人没有看清楚,但是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代表刚刚威廉的内心很紧张。
    心里有了计较,林墨追问威廉:"我看你是在转移话题,为什么刚刚一进门,你的同伴看见仍然处于昏迷中的史密斯先生,第一时间是去查看史密斯先生的状况,而你却是哈哈大笑?"
    "并且刚刚你见到史密斯先生依然昏迷后,紧张的你似乎松了口气不紧张了,可以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吗?"
    "你胡说,我怎么会不紧张呢,是你们的无能让我被气的发笑。"女翻译官翻译后,威廉着急的辩驳。
    "哈,如果你真的紧张史密斯先生,那你现在为什么仍不关心史密斯先生的状况,而是在这里急切的和我辩论呢?"林墨向威廉眨了眨眼睛。
    林墨和威廉的对话经过女翻译的来回翻译,一干人听的稀里糊涂,第一位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威廉先生的那位同伴艾萨克。
    "威廉?难到是你给先生下的毒?"艾萨克震惊。
    "不是我,艾萨克,你要相信我。"威廉大急。
    两位y国使者的护理当即吵了起来,叽里咕噜的大吵,吵的其他人脑仁疼。
    "他们俩吵什么呢?"聂远山不明白,于是问翻译。
    其他人同样看不明白,都将目光聚焦在翻译官身上。
    女翻译官:"林医生怀疑是威廉给史密斯先生下毒,艾萨克先生好像是认同了林医生的观点。"
    "就因为林墨刚刚的几句话?怀疑威廉给史密斯先生下毒?为什么?"
    众人满脑袋的问好,于是又同时将目光转向了林墨。
    然而当他们看向林墨时,顿时惊讶的下巴掉了一地,合不拢嘴,只见史密斯先生从床上坐了起来。
    史密斯先生迥异于华国人的长相,他有着一双蓝眼睛,满头的卷发,高大挺拔的鼻梁就像是缩小了的萨克斯。
    "史密斯先生,您醒啦。"聂远山惊喜:"林墨,真有你的。"
    史密斯的苏醒免去了华国很大的麻烦,让聂远山怎么能不惊喜。
    史密斯先生虚弱的笑了笑,操着一口蹩脚的华国语说道:"谢谢聂将军关心,多亏了这位医生。"
    其实史密斯醒了有一会儿,刚刚他是装睡。
    知道自己是中毒后,史密斯对身边的人有所怀疑。
    可以对他下毒的,只会是他身边的人,他想准确的找出那个下毒的人,所以特地请求林墨配合他演了一场戏。
    "史密斯先生,您好了吗?"威廉看到史密斯苏醒后震惊道。
    而另一位艾萨克却和威廉的表现迥然不同,艾萨克则是十分的惊喜:"史密斯先生,太好了,您康复了。"
    两人的表情林墨和史密斯都看在眼里,下毒的人呼之欲出。
    然而下一刻出乎人意料的是,艾萨克却突然变脸,他从鞋子管里拔出鱼肠剑一般的短匕冲向了史密斯。
    "小心!"
    其他人已经来不及救援,林墨正靠坐在一旁,于是他挺身而出。
    虽然移花接木后他被毒素缠身,但是他毒素早已经被他压制,暂时还不会影响他的行动,一脚便将艾萨克踹飞。
    "合着你们两个都是坏蛋。"林墨尴尬,他只当幕后下毒的是一个人呢,这个艾萨克掩饰的真好。
    另一边廖刚立刻扑上来,被威廉挡住,两位外国间谍怒吼连连。
    "都是因为你,我杀了你!"缠斗间,艾萨克和威廉交替身形,威廉直面林墨。
    "呵,听不懂你说什么,给老子跪下吧,该你兑现之前的承诺了。"
    威廉和艾萨克的身手还不错,可惜林墨比他们更不错,一拳快过一拳,一腿快过一腿,打的威廉不断后退。
    "去死!"威廉面容狰狞着咆哮。
    林墨:"跪下!"
    高手过招还敢废话,这么明显的空挡,林墨当然不会放过,快速闪过威廉的拳头,蹬脚一踹,准确踹在威廉的腿关节处,只听嘎巴一声,威廉惨叫着跪下。
    卫兵们冲进来很快,但是林墨这边战斗结束的更快,倒是廖刚那一边两人仍然在纠缠。
    "都是你这该死的华国猪!"威廉双眼通红的盯着林墨,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林墨虽然听不懂,但是他明白,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对付这种人只用一种方法就可以。
    又踹出一脚,直接蹬在威廉的脸上,不仅让威廉破了相,都不需要满地找牙。
    威廉吞了一嘴的牙,痛苦的同时更加愤恨林墨。
    林墨意外:"还不服?那就打到你叫爸爸。"
    左右开工正要打,威廉连忙颤抖的捂住脸。
    "stop,爸爸,求你放过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