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老,既然事情解决,我就先回去了。"
    陪聂老和史密斯聊了会儿天,林墨告辞,折腾了一个晚上天都快亮了,夜不归宿他担心李若秋会不开心。
    "这次真的多亏林医生啊。"
    "可不是,林医生不仅医术高,武术更高啊。"
    一群南江的医生,都快将林墨捧上天,已经夸了半个多小时。
    林墨脸上挤着一堆假笑和这些人一一道别,这些墙头草他真不想搭理,可惜在红尘中走动,人脉是不可或缺的,林墨忍了。
    "林墨,明天你不用去医院,在家好好休息,后天的中西医交流还指望你呢。"
    临别前刘程浩拉着林墨再次提到了中西医交流会,林墨苦闷,他最近真的太忙了,一点都没有休息过。
    回到家已经是早上,林墨还当会被李若秋劈头盖脸臭骂一顿,没想到奶奶说李若秋一早就急急忙忙去公司了。
    林墨喃喃自语:"什么事这么着急?"
    "小墨啊,你要是有时间帮奶奶去看看若秋吧,奶奶有点担心。"
    老太太这段时间气大伤身,腿脚没往日那么利索,一日老过一日。
    见老太太可怜,林墨不忍:"行,奶奶您别担心,若秋不会有事的,您进去歇着吧,啊!"
    将老太太哄回屋内休息,林墨咳嗽了两声,神情凝重,他总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这种预感来的很突然且非常莫名其妙,林墨变了脸色,他不禁心血来潮用出占卜之术。
    "遭了,若秋有危险!"
    顾不上身重剧毒,他连忙赶往云鼎大厦。
    此时的云鼎大厦乱成一团,李若秋的办公室内苏凝失落的和李若秋坐在一起。
    李若秋沉着脸:"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若秋对不起。"苏凝难过的抱住李若秋。
    李若秋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早晨听到苏凝带来的消息,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好似被人重重砸了一锤。
    苏家为了逼迫苏凝和一位省城富二代订婚,竟然将云鼎交给了那个富二代管理。
    "怎么能怪你呢,只能怪我们都命不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李若秋感慨。
    苏凝的经历,让她想到了同样被逼着结婚的自己。
    "两位大美女,你们躲在这里多无聊呀,和我聊聊天呗。"
    李若秋总裁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位穿着鲜艳,打扮的十分帅气的男人。
    男人嘴角上扬,带着一抹迷人的微笑,他就是苏家替苏凝选中的女婿,严松。
    严家在省城是数一数二的望族,他的母亲是商业女皇,父亲是政厅大佬,论身份,整个省城能比的上严松的,屈指可数。
    无数的女孩儿想嫁入严家这种豪门,可惜苏凝不屑一顾,因为严松在省城是出了名的恶少。
    "凝凝,你怎么总是躲着我呀,见到我你不高兴吗?"
    严松坐到苏凝身边,苏凝下意识往李若秋身边靠了靠。
    "你进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苏凝冷着脸说道。
    "现在这可是我的公司,你在我的公司里质问我,这样真的合适吗?"
    严松的嘴角依然挂着笑,就算没有苏家的奉承,他都吃定苏凝,这些年敢对他露出厌恶之情的女人,实在太少。
    "那我们现在就走。"
    苏凝顿时拉着李若秋站起来往外走,李若秋紧随其后。
    "哈,你可以走,但是李小姐可不能走。"严松伸出一条手臂拦住了苏凝的路:"李小姐是我的总裁,你怎么可以和凝凝一起胡闹呢。"
    严松戏虐的对苏凝说,又向李若秋挑了挑眉。
    "我申请辞职,从这一刻开始,我就不再是云鼎的总裁。"李若秋平淡的说道。
    虽然眼前的严少爷身份尊贵,但是她李若秋可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女人。
    "哇,难怪云鼎可以做的这么好,原来是有像李小姐这样的女强人,我喜欢。"严松浅笑。
    "但是,我希望李小姐你可别忘了,你和云鼎签的是长约,如果因为你毁约导致云鼎破产,公司有权向你索要赔偿的哟。"
    李若秋脸色微变:"你威胁我!"
    "我就是威胁你。"严松哈哈一笑:"你奈我和?"
    真是一个讨厌的人,李若秋脸色难看,当初因为苏凝的原因她签的是一份长约,没想到,反而成为了她现在脱身的阻碍。
    "苏凝,你先去我家吧。"
    思索片刻后,李若秋面无表情说道。
    严松的威胁很明显,只要她敢离开,他就敢让公司破产。
    按照云鼎现在的市场估值,一旦因为她的离开导致云鼎破产,她将要赔偿的,是一笔天价的巨额赔偿款,她承担不起,李家同样承担不起。
    "若秋姐……"苏凝着急的喊了一声李若秋的名字,可惜她清楚李若秋现在的处境。
    苏凝:"严松,你真卑鄙!"
    "哈哈哈,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李小姐,我命令你现在就在我面前脱衣服,不然后果你懂的……"
    严松得意的回到沙发上坐下,人只要退让了一步,并不一定会迎来海阔天空,还有可能是无止尽的退让,因为她不得不这么做。
    "你太过分了,若秋姐我们走,他就是个魔鬼!"
    苏凝气到尖叫,严松居然提出这样下流无耻的要求,这是她无法容忍的。
    李若秋在苏凝身边又惊又怒。
    怒的是,竟然要她在他面前脱衣服,这个人简直是个禽兽。
    惊惧的是,如果她拒绝,将面临的后果同样是她无法接受的。
    "你无耻,卑鄙!"
    越想心中越发的惊惧,李若秋指着严松的手不停的颤抖。
    严松:"其实,这是你们对我的偏见和误解,等我们深入的交流后,你才会知道我的好!"
    李若秋的表现让严松觉得非常有趣,他来到李若秋身边想挑起李若秋的下巴,可惜被李若秋避让开。
    "我忽然发现,得到苏凝之前,先征服你,也不错。"严松桀桀大笑。
    "啊!你干什么?"
    李若秋忽然惊慌大喊,只见严松一把抱住李若秋,将头埋在李若秋的脖颈间狠狠的嗅。
    突然的举动,李若秋未能避开,她只能奋力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