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龙丹?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紫衣女子说道。
    容先羿眼神深邃且锐利:"因为……弑龙丹需要一种极为难得的药引。"
    "什么药引?"
    "上古凶兽——金翅大鹏的血液!"
    ……
    房间里,随着金翅大鹏血液的能量被镇压,药鼎里面的情况稍微好了些许。
    只不过宗泽并没有放松,因为金翅大鹏的血液还没有被炼化,而他此刻体内的灵魂力已经消耗了大半。
    形势不容乐观。
    宗泽灵魂力涌现,青幽火加大输出。
    金翅大鹏的血液开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血液正在被炼化!
    或许是青幽火让它感受到了威胁,血液开始奋起反抗!
    "砰!"
    血液之中再次爆发出一股庞大的能量,撞得药鼎一阵剧烈颤抖。
    宗泽的脸色也有些苍白起来。
    他体内的灵魂力再次加大,青幽火火焰熊熊燃烧!
    "噗嗤噗嗤……"
    火焰加剧,金翅大鹏血液蒸腾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可它依旧还在奋力地反抗着。
    药鼎不停地传来"砰砰砰"的声响,宗泽咬牙坚持。
    这是他第一次炼制四阶丹药,而且只有一次的机会。
    因为金翅大鹏的血液只有一瓶。
    所以,他不能失败。
    青幽火还在坚持加大输出,炼制着血液。
    宗泽也还在坚持着运转体内的灵魂力,源源不断的为青幽火提供保障。
    可这时,宗泽手中的药鼎却突然出现了裂纹……
    一旦药鼎炸裂,那么这场炼丹也就宣布了结束。
    这鼎由精铁打造的药鼎在炼制三品以下的丹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宗泽从来没有想过更换药鼎。
    谁知道却在今日这般重要的时刻出了岔子!
    事到如今,宗泽只能再次加大灵魂力输出,提高火焰的力量。
    "嗡嗡嗡……"
    熊熊燃烧的青幽火将那团血液死死包裹,血液的体积也越来越小。
    咔嚓咔嚓……
    药鼎身上的纹路越来越多,眼看就要彻底宣布炸裂。
    "噗嗤!"一声,苦苦支撑的……金翅大鹏血液终于被青幽火彻底炼制。
    没有丝毫犹豫,宗泽直接控制药鼎的的灵药进行融合。
    "咔嚓咔嚓。"
    又是几声清脆的声响,药鼎身上的裂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
    宗泽灵魂力融入药鼎,控制着各种各样的灵药进行融合……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房间的大门都被无数药鼎的碎片砸得稀碎。
    房间外,容先羿和紫衣女子一脸紧张。
    "容爷爷,这是炸炉了吗?"紫衣女子紧张地问道。
    容先羿回过神来,有些苦涩:"是的,炸炉了。"
    闻言,紫衣女子的脸色变得苍白无力:"那爷爷……"
    "等等!"
    容先羿突然激动得大声说道:"还没结束!炼丹还没有失败!"
    房间里,宗泽利用庞大地灵魂力在药鼎炸裂的那一刻死死地包裹住了形成药丸的弑龙丹。
    所以,炼丹并没有失败。
    弑龙丹,炼制成功了!
    过了一会儿,宗泽将灵魂力退去,然后接过弑龙丹塞进东方既白的嘴里。
    丹药进入东方既白体内。
    下一刻,金芒闪烁。
    凝聚在东方既白脖颈处的黑色气体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迅速消散!
    可恶龙之毒在东方既白体内积蓄多年,底蕴格外不俗。
    在最后关头也是奋起反抗。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是弑龙丹在如何逆天,也终究力有不逮。
    两者僵持不下,最终两败俱伤,全都消散一空。
    东方既白体内。
    一场关于弑龙丹与恶龙之毒,金翅大鹏与恶龙的大战就此结束。
    最终的结果就是藏在东方既白体内的恶龙之毒消失,新进入的弑龙丹作为陪葬……
    剧毒消失,寒冰床上的老头缓缓睁开眼睛。
    他虽然深受恶龙之毒的摧残,但是意识却格外清醒。
    宗泽为他解毒地过程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东方既白起身,然后来到宗泽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礼:"想来您就是九使君大人在外界的使者了吧。"
    宗泽面色略微发白,他取出一枚三阶回灵丹吞了下去。然后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九使君的使者。
    "老仆东方既白见过少主。"东方既白恭敬地冲宗泽行了一礼道。
    根据神魔契约上面的约定,他需要给宗泽当三年的仆人。
    "起来吧,我是万古当铺的使者这件事绝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你知道后果的!"宗泽看着东方既白,幽幽说道。
    "使者大人放心,老仆绝对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东方既白恭敬地说道。
    东方家作为唐朝少有的隐世家族,他知道的事情比较多,对于传说中的那间万古第一当铺更是心怀忌惮。
    "说说,你是怎么染上恶龙之毒的?"宗泽突然问道。
    东方既白闻言,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忌惮之色。
    "五年前,我和其他几个世家家主在荒村里发现了一座遗迹。我们以为遗迹下面是哪位强者的墓地,于是便下去探寻。"
    "可当我们下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全身漆黑,身上披着蓑衣,头上戴着斗笠的神秘人正在进行一场邪恶的献祭仪式!"
    "那里遍地尸骨,我们亲眼看见那家伙将一群少年少女残忍杀害,然后进行了邪恶的仪式!"
    宗泽闻言,立刻意识到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然后呢?"
    东方既白,继续说道:"之后我们被那个神秘人发现,我们与之大战一场,却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那神秘人将我们重伤之后却没有杀我们,而是把我们扔出了遗迹,并警告我们永远不要再进去其中!"
    "后来我就回到了家族,没多久我便发现体内多出了一种奇怪的毒素。无论我怎么逼迫,那毒素始终就在体内。
    和我一起进去的人也中了同样的剧毒,只不过他们已经死在了毒素之下。我的实力稍微强些,死撑着活到了今天。"
    宗泽闻言,脸色凝重。
    他已经可以肯定了,东方既白看到的那个神秘人应该就是毒师了!
    那毒师没有杀东方既白,定是为了将东方既白炼制成万毒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