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还剩下半个时辰,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了锻造阶段。只有何三和宗天泽刚结束煅烧,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炼器。"
    "半个小时塑型,锻造。这绝不可能!"
    "看来,何三和宗天泽要栽在这里了。"
    ……
    王阶灵器的炼制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两个时辰内完成,难度极大。
    如今只剩半个时辰的时间,更加没有人能相信宗泽和何小衫能够炼制成功了。
    "宗天昊,你不是很看好宗天泽那家伙吗?那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温不易看向宗天昊。
    宗天昊淡定说道:"怎么赌?"
    "我赌宗天泽不可能在半个时辰内完成炼器,你敢赌吗?"
    温不易挑衅地看着宗天昊。
    周围的话人听到温不易的话,都暗道温不易的无耻。
    半个时辰完成塑型,锻造,是个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家伙竟然好意思那这个和别人打赌,真是够厚颜无耻的!
    "好,我跟你赌。"
    "我赌宗天泽能在半个时辰内完成炼器,赌注一柄圣器如何?"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宗天昊竟然还应下了温不易的无耻赌约!
    "啧啧,不愧是大势力的继承人,这魄力远超常人!"
    "明知道是输的赌约,还要用一柄圣器做赌注,搞不懂宗天昊在想什么?"
    炼器场中,宗泽体内雄厚的灵魂力涌现。
    灵魂力将被炼化的炼器材料融在一起,然后开始勾勒灵器的形状。
    很快,靠着精准的灵魂力操控。宗泽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将灵器的雏形勾勒刻出来。
    这是一定长刀。
    刀柄长达半尺,刀身三尺。
    刀身的模样与众不同,但只是看到这灵器的雏形,便能感受到这柄长刀透露出来的强大。
    "好强烈的杀气!"
    温家一名长老惊呼道。
    "此刀出世,必定是一柄杀人利器!"
    宗泽直视着这柄逐渐成型的长刀。
    他屈指一点,三成凌厉的杀意融入刀身。
    刀身一颤,发出阵阵刀吟。
    一股冲天而起的杀意弥漫,似乎想要冲破刀身的束缚直破天际!
    这个时候,全场二十人,除了宗泽,全都已经炼制完毕。
    就连何小衫都已经锻造结束,进入最后的蕴养灵器阶段。
    "还剩下不到半个时辰的其间,看来宗泽是来不及了。"
    "是啊,就快要到时间了,可宗泽还没有锻造。"
    "这次外门四杰炼制的都是八阶顶级灵器,还算不错。王乾和徐洋都炼制出了九阶灵器!不过还是不如袁天正。"
    "袁天真不愧是老宗主之徒,竟然炼制出了伪王阶灵器,距离王阶炼器师进一步之遥!"
    "这届新人大比,有了袁天正,就算何三和宗天泽没有炼制成功,也足够了。"
    听到周围之人的议论声,袁天正得意地舒了一口气,也不枉他冒险炼制伪王阶灵器!
    "这次大比魁首,我袁天正要定了!"
    "器成!"
    突然,一声低喝声想起。
    "嘭!"
    一杆九尺长的长枪从天而降,笔直地插在地面上。
    "霸王枪,请各位指正!"
    何小衫的飞身站在长枪之上,眼神淡然。
    袁天正原本高兴的脸色顿时停滞,想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成了!真的成了!"
    "何三真的炼制出了王阶灵器!"
    "卧槽,炼器宗这次是逆天吗?"
    高台上,宋天赋和炼器宗的长老更是一脸失态,像是再看稀世珍宝一般地看着何小衫。
    "成了,哈哈哈!"
    "成了!大长老,我炼器宗兴盛有望了!"
    宋天赋欣慰至极地望着何小衫。
    "我宣布,这届炼器宗新人大比的魁首——"
    宋天赋满意的站起身,朗声宣布道。
    "慢着!"
    就在宋天赋要宣布何小衫成为魁首的时候,何小衫却打断了他的话。
    宋天赋微笑地看向何小衫:"小衫,你有什么疑问吗?"
    何小衫说道:"师尊,我老大还没炼制结束。"
    "所以,这届的魁首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大家再等等吧。"
    宋天赋说道:"距离大比结束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他还没有开始锻造。"
    "他是炼制不出来的。"
    何小衫却是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师尊,你不了解我老大。"
    "我老大他无所不能,他一定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炼制成功!"
    宋天赋看着何小衫眼中那崇拜的目光,他不由得愣了愣。
    这宗天泽到底怎么了,所有人都这么相信他。
    苏宗主,唐梦幽,宗天昊,何三。
    这少年难道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行吧,那就再等等。"
    宋天赋看向宗泽,点头说道。
    刀身剧烈颤抖!
    "封天锤!"
    宗泽飞身而起,右手探出,一柄巨大的金色战锤出现。
    "千手炼器诀第二层!"
    两百多只手臂从宗泽身后蔓延而出。
    "锻!"
    随着宗泽意念一动,封天锤巨大的锤身落在刀身雏形之上。
    一道道清脆的声响回荡在。
    全场一片寂静。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宗天泽手里的那柄战锤是圣器吧?"
    "啧啧,看来这宗天泽的来历也不简单啊,竟然拥有圣阶战锤!"
    这封天锤来自圣山,是宗泽在小朱收藏宝贝的地方找到的。
    随着战锤落下,刀身逐渐凝实。
    肆意躁动的杀意也被封天锤镇压在刀身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四分之三。
    宗泽索性手握封天锤。
    "一锤定型!"
    战锤再扬。
    "二锤定意!"
    两锤落下,长刀已经彻底成型,散发出阵阵灵气。
    "三锤成器法!"
    "连三锤成器法都能掌握,这家伙真的只接触了一个月的炼器吗?"
    炼器宗长老看到这儿,都纷纷感叹道。
    三锤成器法,这种快速成器的方法叫他们都无法掌握。
    可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却轻易的施展了出来。
    "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时,宗泽的第三锤落下。
    "三锤器成!"
    随着"铛"的一声脆响回荡,王阶灵器成了!
    "让诸位久等了!"
    "王阶杀戮刀,请品鉴!"
    宗泽收回手,一步踏出。
    长刀插在他身前一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