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的黑色拳头迎面而来,这充满暴力的一拳直接让的余峰鼻梁骨塌陷,当场飞出去数丈远。
    "呃!"
    飞落在人群当中,直接是炸倒了一片。
    北辰眼神的漠然的看着对方,不管对方死活,直接走下擂台来到面前。
    周围的人被吓了一跳,慌忙的向后退去。
    "这是我的战利品。"
    拿起对方的乾坤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这自身太穷了,没办法。
    看着血煞魔攻已经完全学会,也没有必要在留在这里,环顾四周淡淡说了一句:"还有人吗?"
    带着有些恳切的味道,仿佛是一位谦虚的弟子在这里能殷切的希望能够有人打他一顿。
    可是事实总是这么残酷,没有一人上前。
    余峰都已经败了,如今他才是外门弟子第一人。
    "唉。"
    带着深深叹息的声音,北辰来到孙荣荣面前说道:"多谢,走了。"
    话落,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坐在位置上的孙荣荣原本还在笑嘻嘻的想着怎么对付他呢,结果这小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真是气死她了。
    刚要起身教训他,结果身上一个铃铛响了起来。
    "父亲。"
    心头一惊,赶忙向着掌门大殿而去。
    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有要紧的事情才会通知她的。
    至于北辰等个时间在去寻他,先去忙要事要紧。
    待到两人走后,擂台周围也是散了。
    一晃三个月过去,群山某处房屋间。
    "血煞魔功以煞气为引,引入身体由体到肤,在由肤入筋,最后才由筋入骨,使得血煞充斥在体内,以煞为道,是为魔功!"
    北辰喃喃自语着,他貌似一开始就直接入骨了,可是这煞气入骨是真的痛。
    若不是有小煞丹镇着,估计自己每天生不如死。
    可一旦想着自己的骨头都变黑了,那真是一阵汗颜。
    "我堂堂大道不走,为何要修炼这魔道,万一成为嗜杀成性的魔头该怎么办?"
    心里面非常担忧的说道。
    这魔功,肯定是要让人入魔的,一个不慎就为成为千古罪人的。
    「人分善恶,法不分善恶,再者三千大道殊途同归。」
    北辰听系统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样,把心守好即可。
    "嗡嗡!"
    四阶火烈虫把营养液吸收殆尽过后,整个气质也是提升了不少。
    特别是两对翅膀已经开始有了色彩,估摸着实力肯定又是提升了一大截。
    "真是厉害啊,恐怕筑基境界修士真的不能够对付了。"
    看着一阶的时候就让的自己有些束手无策,更何况这整整提升了三阶的实力。
    每每想到这里他都非常感叹,一个虫子的实力竟然也能够达到如此强的地步。
    "嘶!"
    突然,北辰有些疼痛的叫了起来,这煞气入骨现在每日都需要用灵力镇压融合才行。
    现在他可是每天都要修炼,在也不能够像往常那般每天浑浑噩噩的混日子。
    "争取早日达到筑基境界,那时候我就真的不用自己修炼了。"
    自己可是还有一个神器聚灵阵,到那时修炼,镇压融合煞气就全交给他了。
    心里这般想着赶忙出了阵去,这阵法是靠吸收天地灵气运转,在这里修炼得不偿失。
    很快来到一片树林盘腿坐下,把火烈虫放在一边保护自己。
    嘴中默念咒语,双手开始掐诀,心里三大功法自动旋转运行。
    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好似有危险将临。
    "咻!"
    周围一处草丛当中,一颗石子悄无声息的弹射而出,速度极快转眼来到了近前。
    "砰!"
    石子在北辰一丈处突然炸裂,周围一道轻咦之声响起,似乎感到有些哑然。
    "吱"
    踩断枯枝的脚步声响起,身后一身着黑裙女子出现了。
    北辰原本紧闭的双眼豁然睁开,只是神情没有那么严肃,反而有些想笑。
    "是你。"
    站起,转过身,带着有些惊讶的说道。
    眼前之人不是那日帮他之人还是谁,只是三个月不见,感觉气质又是提升了不少。
    "好你个臭小子,你可是让我找的辛苦啊,没想到你缩在这里。"
    孙荣荣嘴上挂着笑容没好气道,当日一出掌门殿便开始找他了。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藏的这么深,前几日才东听西打的知道了这家伙是那文账的记名弟子。
    所以今日这才是找到了这里,只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能耐居然能在法阵下挖个地道出来,胆子倒是不小。
    "这就是那文账养的虫子,竟然都已经四阶了,真是了不起。"
    看着北辰肩上的小虫子有些惊叹道,这东西可不简单。
    血煞教靠的就是培养这种小虫子赖以生存的。
    北辰撇了一眼这肩上的小虫子,心里一笑,也不想多说什么。
    也好,自己身边有个四阶的火烈虫就说是文账的,也可以逃脱一些麻烦。
    只是他就搞不懂这个女人来找他干嘛,看样子还找了自己很久。
    一时间也开始交谈了起来。
    "你是掌门的女儿!"
    北辰非常吃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是那血煞子的女儿。
    天啊,没有搞错吧,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了?也对,你刚刚入教不知道也正常。"
    孙荣荣甩了甩秀发笑嘻嘻道,这家伙把自身搞干净了,长的也是挺不错的嘛。
    "那你找我想要干嘛?"
    北辰身体一凉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想法,这魔教妖女找他不会是看上了这具身体吧。
    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实力还差劲,怎么可能遭受的住。
    本来每天都要压制煞气就非常辛苦了,如今还要被对方折磨,这肯定承受不住啊!
    "喂,你想什么呢,看你那样子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孙荣荣竟然见对方的眼神出现那种样子,眉头一皱,很是生气。
    北辰只能够苦笑,要不是觉得打不赢,对方有这想法那真是直接就莽上去了。
    "没。"
    卑微的说着,一旦不对劲他就立马撒丫子狂奔。
    "哼,这还差不多。"孙荣荣双手抱胸说道,接着用手指了指非常霸气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在宗门受欺负了记得报上我的名字,记住来内门找我老娘随时在。"
    大拇指指向自己,北辰见到真是忍不住想笑了,敢情是个老大姐啊。
    "好,不知道大姐现在有什么事情想要吩咐,我好尽小弟职责。"
    "嘿,这还差不多,我今天来的确是有事要找你,你给我听好了。"
    孙荣荣听惯了小姐,听见大姐两字心情非常好,直接走上前去拍了拍北辰肩膀。
    北辰闻言竟然当真有事,能让掌门的女儿就要找人帮忙,那会是什么事情呢?
    心里不免有些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