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你知道我的,我怎么可能想跟你离婚——"
    丁虚可一点没想到这种情况啊!惊喜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啊。
    "你先别高兴太早!"
    赵空灵关键的时候又是一瓢冷水泼下来,努了努嘴,咳咳两声,故意端了一下,"我只能给你一个机会,没说这辈子就跟你了!"
    这副故作高傲的样子,挺着笔直的身体,更显高挑的身材,那一米七的身姿,清美绝伦的容颜,简直美翻了。
    猪哥一样的丁虚差点都没听清她说了什么。
    "你说真的?!"丁虚兴奋,紧张,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脸上还带着一点压抑的羞红,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吹牛!你要不信,当我没说。"赵空灵撇嘴,看上去生气了。
    "怎么能当没说呢,说就是说了——"
    丁虚那个着急啊,手举着也不是,放下也尴尬,真是做到了手足无措。
    噗嗤!
    赵空灵被逗得笑开了颜,更美了。她忍不住嘲弄了一声,但接下来颇为认真道:"丁虚,虽然结婚之前我们彼此很了解,但这两年我们关系不用我再说。我很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感情——哎呀,我现在也乱得很,总之就算我们最后不能成为一家人,也希望我们能像以前那样成为最好的朋友。"
    她越说心越乱。
    丁虚对她的感情很明确,她自己也清楚。
    关键是她自己对丁虚的感情为何,说清楚也清楚,说复杂也极其的复杂。
    逼婚前,那时或许有懵懂的感情存在了,也有亲情在,所以那个时候就很难说清了。后来赵空灵被迫跟他结婚,那点感情早就不服存在,亲情也好懵懂的青春也罢都变成了仇恨。再后来,她得知结婚的内幕是自己完全误会了丁虚,情感就更复杂了!
    而简单来说,赵空灵肯定对他有好感,否则不会给他机会。但这好感又参杂太多太多其他情绪,所以她自己也不确定。
    "好,好,好。"
    丁虚连说三个好字,尽管如此,他也高兴得不行,足见他对赵空灵的感情有多纯粹和深厚。
    见他如此,赵空灵内心多了一丝感动。
    不过她习惯了清冷,内心抗拒被温情柔化,哼道:"那赶紧去做饭吧。饿死我了,早饭还没吃呢!你这家伙的厨艺真没话说,要是天天都给我做饭就好了——"
    "行嘞。"
    丁虚屁颠跑去厨房,他将厨艺级别点那么高,不就是为了给老婆大人做饭吃嘛。
    以前是讨好,今天格外的高兴。
    看到他这副模样,赵空灵笑了起来,也很高兴,似乎心里一直以来的心结彻底打开。
    可没多久,丁虚举着锅铲跑出来,脸上带着歉疚,道:"这几天可能不能准时给你做饭,我要去上班。这几天的工作挺重要的,不过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不去——"
    病毒的研究其实已经开始,初始的观察期也出了结果,接下来作为虚空集团技术核心的他就要全身心投入到病毒的研究中。换做其他事,他什么都不会管,没什么比给老婆大人做饭更重要。
    "上班就上班呗!丁虚你什么意思,我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嘛,不知道工作重要吗,真是的——"
    赵空灵飞了他一个白眼,身姿柔美而妖娆地坐躺在沙发上,露出两条大长腿,明晃晃的耀眼。
    丁虚下意识盯着大长腿,暗忖这大长腿一米二吧!
    赵空灵虽然没呵斥,但板着脸瞪着眼,将裙子往下拉了一下。
    "咳咳。"
    丁虚赶紧逃了。
    ……
    工作室。
    穿上防护服的丁虚,坐在一台显示器面前,上面是关于未知病毒的各项数据。
    "好厉害的病毒。"
    丁虚在这坐了将近两个小时,对这种未知病毒的特点有了直观的了解。
    他起身对着墙上一个绿色按钮按了一下,整面墙中心立刻发出呜呜的声响,四平大小的墙体撑开,露出一面透明玻璃,里面是真正的实验室,全封闭性的。实验室里有各种各样的试验器材,整齐整洁,绝对的一尘不染。地面上有两台机器人,戴上耳机能听到它们发出吱吱的声响。
    这两台机器人正积极的忙碌,实际上对于病毒的研究,它们才是主要工作者。
    可别小看两台机器人,他们可是丁虚花大代价从相关部门弄到的。绝对是世界最先进的机器人,没有之一。它们是国家制造,代表领先全球的科技技术。按说以丁虚区区虚空集团老板的身份是弄不到这种高科技产品的,他是用两项专利免费给国家使用换来的。而这两项专利刚好是有关这种医用机器人的。
    这种机器人多厉害?
    几乎可以完全取代最顶尖的医学家,检查,治疗包括几十种难度极高的手术,只要设定好程序,它们差不多能单独完成。
    "传染性,中级。"
    "呼吸道感染……"
    "最优生存环境,温度3到17度,湿度……"
    一项项数据分析起来,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丁虚对解毒试剂的研制有个大致的想法,不过他却没抱多大希望。毕竟现在全世界不知道多少顶尖的医界人才都在研究这种病毒,很可能自己的设想别人早就验证过了。
    几个小时后。
    "果然,不行。"
    丁虚摇头,也没多失望,看着机器人试验失败,他正盯着屏幕上这些失败的数据,手指噼里啪啦敲动键盘,脑子也在飞快计算。
    他工作的时候经常是忘我状态,就连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老板?"
    朱莀惊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马总说你是个工作狂,不会从下午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吧?"
    她提着刚买的饭菜,施施然走到丁虚旁边。
    "怎么是你,老郑他们呢?"
    丁虚抬了一眼,又进入到工作状态。
    "这都十一点多了,郑博士他们早回去休息了。马总给唐媚打的电话,唐媚在宿舍出不来,这不让我过来看看。嘻嘻,老板你果然努力,这么晚还在实验室,如此勤奋难怪你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