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触发系统任务:斩杀神鹰城城主沈天;任务奖励:随机抽奖卡一张。"
    "叮,宿主是否领取任务?"
    听着脑海中响起的两道系统提示音,李长秋顿时轻笑一声,在心里选择了领取。
    在前厅静坐片刻,李长秋缓缓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便盘膝而坐进入了修炼状态。
    一天时间眨眼而过,张飞率领四千郡卫,在林吉和碧落谷谷主韩涛等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大峡谷。
    在大峡谷前停下休息,林吉和韩涛来到了在巡查郡卫的张飞跟前。
    "张将军,穿过这大峡谷便是残刀盟的地盘,您看我们是派人先打探虚实还是直接传信给残刀盟的盟主让他投降呢?"
    韩涛话音刚落,张飞铜铃般的大眼睛直直看向韩涛,将后者吓的浑身乱颤。
    在两人忐忑无比的注视下,张飞冷哼一声,满脸不屑道:
    "区区一个残刀盟,何须打探什么虚实,直接去杀个干净就是。"
    "你们只负责带路即可,其余的事情少插手,免得碍事。"
    听着张飞杀意凛然的话语,两人顿时心里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不仅有些同情起残刀盟。
    干什么不好,非要挑衅九皇子,现在可好,惹来灭门之祸了吧。
    短暂休息后,张飞顿时对着四千郡卫朗声低吼道:
    "等下到达地方之后听我命令,一声令下立马开始攻击,除过跪地投降者,不留一个活口。"
    "缴获的所有修炼资源全部上交,若是发现藏私者,休怪我心狠手辣,明白吗?"
    "明白!"
    随着一声直冲云霄的呐喊,张飞顿时带着四千郡卫浩浩荡荡走进大峡谷。
    就在张飞等人穿过大峡谷的时候,残刀盟驻地的一座大殿中,盟主姜元魁和两位副盟主以及盟内的诸位统领正在商议李长秋宴请各大势力的事情。
    "盟主,消息虽然还未传来,但属下认为我们还是早做准备为好,免得那九皇子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哼,有什么好怕的,那个废物要是敢杀到这里,我们定叫他有来无回。"
    听着几位统领的争执,姜元奎顿时有些烦躁的拍了拍桌子低喝道:
    "都给我闭嘴!"
    他已经派人去打探昨日李长秋宴请十八家势力的具体消息。
    只不过此地距离汉阳城有些距离,消息一时间还没有传到这里,所以他们都再次等待。
    虽然消息还没到,但此刻他心里却是莫名的有一种不安,听着殿内几位统领争执,心里自然烦躁。
    就在他的低喝声落下时,一名副统领行色慌张无比的冲进了大殿。
    "盟主,大事不好了!"
    本就心情有些烦躁的姜元奎看着脸色发白冲进来的这名副统领,更是心里涌现出浓浓的心悸。
    "说,怎么回事?"
    "启禀盟主,东南方向有四千多名郡卫朝着我们这里快速赶来了,如今已经穿过峡谷,不用一炷香时间便可赶到。"
    此话一出,姜元奎蹭一下从座椅上坐了起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确认道:
    "你说什么?有四千郡卫朝着驻地赶来?"
    "没错盟主,那些武者全都穿着郡卫服装,人数只多不少,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咱们的人还发现领头的人中有两位赫然是金虹门的门主林吉以及碧落谷的谷主韩涛。"
    此话一出,姜元奎顿时脸色剧变,两名副盟主和殿内的统领同样脸色难看无比。
    就在众人神色难看无比的时候,又是一道急促惊恐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报……盟主,有四千名武者从东南方向杀过来了,见人就杀,我们的人完全挡不住,他们已经朝着这里杀过来了。"
    听到郡卫已经朝着这里杀过来,姜元奎顿时气的脸色涨红,当即怒吼一声:
    "快,立马着急所有人手,随我一同杀敌。"
    吼声落下,姜元奎身形一闪,瞬间向着大殿门外飞掠而去。
    而此刻占地方圆数千米的残刀盟直接陷入了一片厮杀,到处都是喊杀声和吼叫声。
    四千名郡卫分成四个队伍,每个队伍一千人,仿佛四把尖刀一般,直直插进了残刀盟驻地。
    "杀!"
    "跪地投降者可免除一死!"
    张飞骑着烈马,手持一柄近两米长的宽刀,冲在最前边厮杀。
    他并没有爆发任何气势,完全凭借强悍无比的肉身力量和强悍刀法。
    所过之处,鲜血四射,残肢横飞,所有的残刀盟弟子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刀活劈。
    当姜元奎带着两名副盟主以及七八位统领等人冲出来时,恰好看到了大杀四方的张飞。
    看着一名又一名门下弟子被一刀劈死,姜元奎顿时睚眦目裂,发出一道惊天怒吼:
    "住手!"
    伴随着姜元奎的怒吼声,幸存下来的残刀盟弟子顿时发疯似的向着这里飞逃而来。
    所有的残刀盟弟子此刻全都吓的脸色发白,根本没有任何斗志。
    面对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以及大片废墟,还有那一具又一具残缺的尸体,姜元奎双目赤红的看着来到前方十米外的张飞咬牙切齿道: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带人屠杀我残刀盟子弟?"
    看着双目赤红的姜元奎,张飞顿时冷哼一声,满脸杀意的一字一句开口道:
    "吾乃九皇子座下张飞是也!"
    "尔等胆敢违抗我家主公命令,还不速速跪下束手就擒,随我一同回去听候发落。"
    听到张飞自报身份,姜元奎顿时心里杀意横生,当即暴喝一声:
    "想要老子跪下束手就擒,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杀!"
    暴喝声落下,姜元奎瞬间爆发五星武灵的恐怖气势,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柄长枪向着张飞冲了过来。
    随着姜元奎爆发气势向前冲去,他身边的两名副盟主亦是爆发武灵气势,随之拿出武器冲了上去。
    看着朝自己杀来的姜元奎三人,张飞顿时满脸不屑的狂笑一声。
    "三个蝼蚁也妄想抵抗我家主公的旨意,该杀!"
    狂笑声落下,张飞身上顿时爆发出一星武宗的恐怖气势。
    下一刻,他整个人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手中的两米宽刀刷刷刷挥出三道恐怖无比的刀气。
    三道恐怖无比的刀气瞬间向着冲来的姜元奎三人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