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城里的几个势力对于宁尘的死全都保持沉默,没有人会为了宁家宁尘得罪金甲门,引来灾祸。
    心思透亮的人看出了一些端倪,孙长老此次当众坑杀宁尘,绝对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冒犯了金甲门,这背后的意思却是给落霞城的所有人势力一个下马威。
    只能说宁尘倒霉,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许岚惹出事端,正好给孙长老送去了一把立威之刀。
    砰!
    曹帮密室,听到宁尘之死的石天明握拳重砸桌面,宁尘的死,让他多少有些兔死狗悲的悲凉感,更重要的是金甲门的做法让他感觉极其憋屈。
    "金甲门太过分了!明明是自己门下的弟子勾搭了别人的老婆,结果反倒是宁尘死了,他娘的,我等性命在他们看来是什么?草絮吗?!许岚那个娘们也是够贱,看到金闪闪的骨头就迫不及待的上去舔,恶心,真他娘的恶心!"
    曹炼提醒道:"天明,我允许你发牢骚,但只限于这里,出了门就给我闭嘴,明白吗?"
    "哼,知道知道。"石天明随口回了一句,而后话锋一转边骂边问:"帮主,你说这群狗娘养的到底来我们落霞城干什么?"
    曹炼以手指敲击桌面,摇头道:"这也是我所疑惑的,毕竟他们可是许久未曾来过我们这里了,此次突然前来,其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要不派人去查一查吧?"
    "万万不可,一旦被孙长老知晓我们在背后查他,那就麻烦了。"
    石天明:"帮主,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胆小了?"
    闻言,曹炼笑骂道:"不是我胆小,是你胆子太大了,说实话,这些天我可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就担心你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来,我看呐,这些天你就不要出门了,一步都不许出!"
    石天明:"……"
    ……
    宁尘之死让风云烈再次警告族内之人切勿招惹金甲门的人,哪怕是对方的过错也要忍让,所有的怨气都要藏在心里,不要给家族惹麻烦。
    只是世间之事,又有多少能够顺着人的心意走呢。
    你不想惹麻烦,可保不齐麻烦要自己找上门来,躲都躲不起。
    就好比此时的风云无道,他已经做到足不出户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周北风竟然会来到他的院子。
    "风云无道是吧,我听说你得到了一把不错的弓,不知可否让我欣赏一下,实不相瞒,本人对于射箭一道颇有兴趣呢。"
    听说?
    风云无道扫了一眼抱着周北风右臂的许岚,露出一抹笑意:"当然可以,喏,就是这把弓。"
    "哈哈,你倒是爽快。"
    周北风大笑的上前几步,从风云无道手中接过太蟒重弓,翻来复起的查看,期间口中还不断发出赞叹声。
    "好弓,确实是一把好弓,这弧度恰到好处,弓弦坚韧,很是强劲呐!"
    风云无道沉默不语,自打那晚的神秘血图之后,弓内的妖莽之魂外人已是难以感受得到,否则的话,在周北风握住此弓的时刻,也会发生如同那日在高台上的事情,精神遭到蟒魂的侵袭。
    突然,一旁的许岚开口说道:"风云无道,北风看来很喜欢你这弓啊,这样,你把弓卖给我们,价钱你随便开~"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风云无道再度撇了一眼许岚,心中已是对这个女人有了几分杀意,太蟒重弓与之存在神秘联系,更是能够让他进入奇异状态,十分重要,怎可离手。
    许岚这话无疑将他推入了两难之地。
    "哈哈,许大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周公子何许人也,金甲门的弟子啊,怎会看上我这口凡弓呢。"风云无道回答的巧妙,话中意思明显是在拒绝。
    只是,在巧妙的回答也挡不住早已有的决议。
    周北风呵呵一笑:"这话不错,我金甲门内宝物众多,这口弓好是好,却无法与它们比较。"
    "周公子所言极是。"
    "但是……"周北风似没看到风云无道脸上刹那间的僵硬,笑意不止的说道:"此次出行匆忙,我却忘记把自己的弓带上了,我让许岚在城内寻了几日,唯有此弓勉强趁手,说吧,你要什么价位。"
    风云无道眼皮微跳,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周公子,我不太想卖。"
    "嗯?不想卖?"周北风挑眉,一股压力随之涌现,压向对方。
    许岚再度开口,多少有些不客气:"风云无道,北风能看上这弓是你的荣幸,有什么不想卖的,放心吧,价钱绝对让你满意,你大可用这钱去购置一把新的弓。"
    "没错,价钱你随便说,我周北风都付得起。"
    听到两人这样说,风云无道忍不住摸了摸脑袋,心中的怒气已是上升到了一个临界点,倘若眼前的不是金甲门之人,而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他绝对一拳捶过去了。
    "赶紧说价格,我没时间在这里与你耗。"周北风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
    长长的吐气声代表着风云无道心中的某种决断,面对高高在上的周北风,他扬起了一抹灿烂笑容。
    "好吧,既然周公子这般喜欢我的弓,那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价格吗……嘿嘿,说出来不怕周公子笑话,本人对于许大小姐暗恋已久,只需她陪我一晚,这弓就归你了,放心,一夜之后,我一定完璧归赵~"
    此言一出,周北风与许岚两人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风云无道敢说出这样的话。
    周北风双目微眯,声冷如刀:"小子,我给你重说一遍的机会。"
    风轻轻的拨动着风云无道额前的黑发,凝视着周北风锐利的目光许久,他再度开口,更加的直白,更加的放肆。
    "嗯,只要周公子让我睡一晚许大小姐,这弓就是你的,呵呵,其实周公子也不要觉得亏,毕竟许大小姐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了,呵呵。"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不是完璧之身了!"许岚恼羞成怒,对着周北风喊道:"北风,他羞辱我,你要为我做主啊!"
    "哼,放心,我一定让他后悔此刻说的每一句话!"
    话音落下,周北风一步踏前,右腿瞬间化作残影,带着一股刚猛至极的劲风扫向风云无道的脑袋。
    砰!
    一声沉闷的肉体碰撞声后,风云无道像是踩中了香蕉皮,一路滑行,直到轻轻的撞在几丈处的石桌,这才堪堪停下。
    甩了甩发麻的双臂,风云无道在心中暗暗惊叹于对方强悍的肉身之力。
    看的出,对方根本没有尽力!
    "周公子,付不起价格就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满。"风云无道也是放飞自我,再无顾忌了。
    人家都在头顶上撒尿了,这还怎么忍啊!
    "风云无道,今日你死定了!"
    风云无道:"呵呵,堂堂金甲门,何等的高贵啊,可门下弟子竟这般无耻,强买强卖,令人不齿!"
    "我金甲门如何行事还轮不着你来评判,三招,三招我周北风一定送你上路!"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院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