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一行众人散去,季白自然是跟随着小雪月去了雪月商会,一是为了拿到一些功法,药材,而也是答应她的承诺。
    但是,季白这个决定和雪月的提前邀请让其他两个女孩子有了一点危机感。
    "公主殿下,看来这个小丫头的眼光也是丝毫不差呢?而且看起来比你更愿意下本钱哦?"
    秋千颖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眼中闪烁着一丝醋意和惊讶。
    今天,雪月才刚刚认识季白,仅仅是一场战斗就让雪月决定投资他,秋千颖不知是在感叹雪月的决定和选择。
    "哎。"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骄傲或者是因为自己的不勇敢。
    "不用叹息,这也是季白他的一条后路。只是但愿他这一生没有用到它的时候。"
    蓝熏公主说道,眉宇之间多了一丝风轻松之感。
    "后路。"
    秋千颖没有放过这两个字,因为它所代表的信息量太大了。
    她们都是人皇界最为出色的年轻一辈,能被蓝熏称为后路的人所代表的势力,一定不简单。
    但是,她也没有多问,既然对季白无害,那就随它去吧。
    ——
    和蓝熏两个人交谈完毕,季白带着愉悦的心情,一路哼着小曲跟着雪月走在街道上。
    "季白师弟,看起来你心情不错啊?"雪月娇冷的说道。
    "那是当然啊,有雪月师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同行,当然心情愉快啊。"
    季白笑眯眯的说道。
    雪月微微一怔,然后粉唇微弯,纤眉弯翘:"季白小师弟不但长的好看,天赋也很好,嘴巴还这么甜,要是季白师弟不是喜欢公主的话,师姐说不定……嘻嘻。"
    季白却仿佛压根没把蓝熏放在心上,对雪月笑眯眯的说道:"没关系,等到时候,我想蓝熏公主一定不会拒绝的,你说对吧,雪月师姐?"
    "哎呀,季白师弟看起来很了解女孩子嘛?快跟师姐说实话,师弟以前是不是祸害了不少女孩子了?"
    季白的,面前,雪月抬起螓首,她仰起奶白的脸儿,在最近的距离,怔怔痴痴的看着季白……
    面对这双灿烂如星辰般到眼睛,听到她如此魅惑到话语,季白的眼中顿时一片朦胧,脑海之中顿时回想起在中州大陆上小仙女到影子。
    "哎呀呀呀,师姐,我们还没有到地方吗?"
    "哼,不想说就算了。"雪月焖声道。
    ……
    "嗯,季白师弟,前面就是我的雪月商会了,不过等会你要小心一点,今天可能会有一点变故。"
    "变故?"
    季白一听,好像是听到说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雪月商会到名头太大,能有什么变故?要是真有变故也不是自己可以解决的,
    季白再一次来到雪月商会的门口,眼前浮现出初次见到公主的情形,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他这一次来主要是跟雪月要一些功法秘诀,和药材的目录,毕竟姬璇所修炼的玄功层次太高,季白现在的实力无法入门。
    而且,在万兽森林得到的霸天宗的独门秘术也是暂时不敢修炼,以免惹祸上身,暴露自己的秘密,这一次跟随雪月也是想学一点商会的好功法。
    而雪月商会也是在大明王朝很是独特的一个势力,虽然掌握天下财富,但是却是异常的低调,自从建立以来一直都是在外大肆扩展分会的势力,就好像是要赚走整个人皇界的钱财一样。
    而且,雪月商会的人实力强劲,新生一辈的人才层出不穷,但是却是从来没有参加任何的争锋和比赛。
    不知道是看不上,还是不在意?
    "对了,雪月小师姐,大明皇室也跟雪月商会有什么交集吗?那天我看公主殿下在商会似乎也有不小的权利啊?"
    季白开口问道,他自从知道了雪月的身份,就对这三个女孩子的背后实力起了不小的兴趣。
    "是啊,雪月商会建立之初就跟皇室关系不错哦。有时候一些珍贵重要的物品大明的军队也是会派兵保护的。"
    "原来如此。"
    季白小声暗叹到,果然还是关系不浅啊。
    "话说,小师姐口中说的变故,究竟算是什么意思?"
    季白沉思了片刻,突然转头对着身后的雪月问道。
    "哎,今天是雪月商会之中几大阁比拼弟子实力的日期,具体来说就是接下来这个意思。"
    雪月话音一落,一个容貌俊美的少年自内堂之中走了出来,气度不凡,容姿华贵。
    "这个是林山,我们雪月商会年轻一辈之中最厉害的两个人之一,不过脾气很臭,而且还很烦人,总是惹得本小姐生气。"
    雪月在季白的耳边一顿吐槽,但是丝毫没有压低声音,也没有可以隐藏,似乎就是想要他听到。
    果然不出所料,林山一听雪月的话,顿时脸色一边,怒上心头。
    "大小姐,您回来了。"
    "嗯。"
    雪月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应答。
    林山目光在假币身上停留了一下便移开,眉宇间挂着深深的傲然。隐约还有一丝不满,显然是不爽他们竟然在这深夜里去过二人世界。
    "这位是什么人,看起来很是脸生,而且修为这般差劲,识相的话赶紧离开这里。"
    林山两眼一眯,看向季白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冰冷,嘲讽之语出口毫不留情,还隐约冷笑了一声。
    "哦?还未问明来意便下令赶走客人,你该不会是冒充雪月商会的小偷,来偷东西的吧?"
    季白丝毫没有怯意,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既然躲不过那就只好正面交锋了。
    林山脸色再度一沉,起身向前。
    一只手很不友好的打在了季白的肩膀上,季白回过身来,看到了正冷眼看着他的林山,顿时微微笑道:"怎么了,被拆穿了脸面挂不住了吗?"
    林山眼睛眯了眯,露出一脸轻视不屑的冷笑,那目光,犹如在俯视一个卑微的下等人。
    "你叫季白是吧?小孩,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靠什么手段混在雪月的身边,但是,你最好好好学着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免得到时吃了苦头再来怪我没提醒你。"
    林山还未说完,真玄境四级的玄力被直接调动,八成的功力直接附在手心之中。
    "还有,记清楚了,以后离雪月远点,越远越好,以后再看到你像刚才那样和她在一起,我可有的是方法让你滚出月城,哼。"
    说完,一股巨力自季白的肩膀之处升起,那力道没有丝毫的留手,似乎是想要直接将季白的肩膀捏碎。
    "本事不大,口气还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