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系统的声音。
    罗峰心中晒然一笑。
    这个案件对于卧底十年,看过无数破案故事的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见半晌沉默不语,县令何安有些急躁。
    可无奈,自己也毫无头绪,只能小声道:
    "罗捕快,是否需要去案发现场勘查一番?"
    言下之意,先来个缓兵之计吧。
    谁知,罗峰却朗声道:
    "大人,此案甚是简单!现在就可断案,只是……"
    "只是什么?"
    "我想听一听魏大牛捕快有何高见?"
    罗峰说罢,笑吟吟的看着向魏大牛。
    有对比,才能分出优劣。
    光是自己说有什么意思。
    魏大牛一怔,抬眼看向自己的叔叔。
    见魏文炳微微点头。
    他方才哈哈一笑:
    "罗峰!"
    "你会破个鸟案?"
    "没本事就闪一边去!"
    见他一副嚷嚷叫叫的样子,何安皱了皱眉:
    "大牛,你有什么对策就直接说。"
    "回县令大人,依小人之见,金手镯作为赃物收归库房,这两人押解大牢,分别用以严刑,谁撒谎,谁是实话,立刻便知!"
    严刑拷问!
    妇人王氏和中年男人张三闻言,吓得腿都软了。
    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这里面有苦主,怎么拿回自己东西,还要受刑?"
    "太残忍了吧!"
    "这帮老爷,没有人性啊!"
    县令何安也是摇头。
    他虽然迂腐,却也心善。
    只是头脑不灵光,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见众人指指点点,魏大牛拿眼一瞪。
    拱手对何安道:
    "这帮刁民,糟践之货罢了!"
    "只要能破案,用些手段又怎么样?"
    说罢大模大样的一挥手:
    "还愣着干嘛?"
    "用刑!"
    王氏和李三慌忙就饶。
    这下更不会有人承认了。
    没罪都要上刑。
    那有罪岂不要被活活杖毙?
    罗峰摇摇头,高喝一声:
    "慢着!"
    "滥用私刑!这岂不是草菅人命!"
    "受害者也要挨罚,如此以后,谁还敢来衙门告案?"
    魏大牛插着腰,笑道:
    "那你有办法?"
    罗峰胸有成竹:
    "自然有!"
    "那要是判错了,该当如何?"
    "如果错判,我愿受众人唾面!辞去捕快之职,反之你魏大牛也要照做!"
    堂上众人一愣。
    随后其余捕快都是轰然笑起来。
    罗峰是出了名的木讷,呆板。
    人称"罗傻子"。
    他会断案?
    就是这捕快,也还是他死老爹把这个职位传的。
    魏大牛捧腹大笑:
    "好!咱俩就打这个赌!"
    罗峰不动神色。
    拿起两个金手镯,走到王氏和张三面前:
    "既然你们都说手镯是自己的,不如一人一个,公平公正,也不用争吵。"
    "拿去吧~"
    说罢,在大伙骇然的眼光中,将两个镯子,分别塞到两人的手里。
    这下,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
    "哪有这么断案的!"
    "真是天大笑话!"
    "糊涂县老爷,就有糊涂捕快!"
    有人骂骂咧咧,连县太爷也顺道骂了。
    县令何安被羞躁的满脸通红。
    他本以为能扶罗峰上位。
    自己在县衙好歹有个心腹。
    如今看来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这罗峰年纪轻轻,却比自己还老眼昏花!
    魏大牛咧着大嘴:
    "这罗峰在县衙,简直伤了我等颜面啊!"
    主簿魏文炳也说道:
    "大人,捕头一职,就让魏大牛担任吧!"
    何安垂头丧气。
    事已至此,罗峰确实扶不上墙。
    魏大牛成了捕头。
    以后这县衙,自己可就真成了摆设啦!
    那一边,罗峰笑眯眯的对两人说:
    "分了镯子,还不走?"
    张三一脸喜色。
    弯腰作揖道:
    "大人明断,小的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欢喜的将金镯子攥在手里。
    可妇人王氏却一脸的愁容。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罗峰见状问道:"你有话说?"
    王氏抽泣了一声:
    "民妇不敢……只是,哎!"
    旁边的张三道:
    "大人已经断过案了,还不走!"
    说着,喜滋滋的转身就要离去。
    可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却如鹰爪般,牢牢的锁住了他的肩膀。
    罗峰劈手夺下张三的金手镯,放在王氏手中。
    随后一脚将张三踹在地上。
    厉声呵斥道:
    "光天化日强抢他人财物,小贼,还不伏法?"
    众人一下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就把张三打成贼了?
    魏大牛还一脸的不明所以:
    "罗峰,你搞什么?"
    "凭什么认定张三是罪犯?"
    县令何安也是大惑不解。
    只有魏文炳眼中闪过一丝精明: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精明了?
    罗峰慢慢的走向围观群众。
    淡然道:
    "金手镯本来就是王氏的东西,无缘无故的少了一只,自然不愿意。我说一人一个,这无赖张三平白得了笔财,肯定满心欢喜。"
    他话说完。
    场下先是一片寂静!
    随后,反应过来的众人爆发出喝彩声:
    "对啊,一人一个,镯子主人肯定不愿意,小贼无缘无故得财,当然同意了!"
    "谁同意一人一个镯子,他就是贼!"
    "原来,刚才是小捕快用的计谋!"
    此时,知道事迹败漏。
    无赖张三已经不打自招:
    "大人饶命!"
    "是我看王氏洗衣服,镯子放在石头上,见财起意,请大人饶恕!"
    王氏则是转忧为喜:
    "这位罗捕快真是英明!"
    "民妇多谢!"
    事情反转。
    罗峰转瞬间就揪出了罪犯。
    何安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
    他一拍惊堂木:
    "来人!把犯人张三杖责二十棍,收监一年!"
    "是!"
    等张三鬼哭狼嚎的带下去。
    何安再次发令:
    "捕快罗峰破四大淫贼案有功,今有破了金镯子案,本官宣布:即日起,升为县衙捕头!"
    群众一片欢呼。
    罗峰还没上前致谢。
    魏文炳却再次道:
    "耍些小聪明就能当捕头?"
    "何县令未免考虑不周详吧!"
    泥人也有三分火。
    任命一个捕头,都处处受阻拦。
    何安拉长了老脸:
    "魏主簿又有何意见?!"
    "三番两次阻挠此事?"
    魏文炳皮笑肉不笑:
    "大人息怒,我也是为了罗峰好。"
    "捕快一职,接触的都是流氓地痞罪犯,倘若没几下身手,恐怕性命不保!"
    "这方面,还是魏大牛合适些。"
    罗峰弱不禁风。
    武功和力量都是捕快里垫底!
    之前没少被这帮人欺负。
    魏大牛也趁机道:
    "捕头靠的是拳脚,不是小聪明!"
    "怎样?敢不敢身手上较高低?"
    罗峰哼了一声。
    脸上冷笑:
    "好吧,不过你得把刚才的赌约履行了!"
    "被大家唾面,再滚出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