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段被遗忘的旧案,为了几名和自己不相干的臣子,贵为储君,拿自己前途命运去赌一个未知。
    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这样的君王,怎能不让大臣们去追随,为之鞠躬尽瘁?
    虽然当时他不在京城,但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果真是那句话,心怀正气则无敌。
    这些年,皇上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心怀正气,看如今的朝堂便能瞧出端倪。
    虽有党派之争,利益之争,却不像过去那般以置对方于死地为目的。
    皇上眼中揉不得沙子,看不得不干净的东西。
    想必祖父他老人家在世,看到今日的太平盛世也不会后悔当时的决定吧。
    至于他这位舅兄大人,那就更不消他多说了,这么多年相处,他绝对当得起一句真乃神人是也。
    顾郡王,不对,他早被皇上封了亲王,接过父亲的兵马大元帅一职,掌天下兵马。
    如今谁见了不称一声顾大将军,也不能怪皇上对他偏爱,毕竟那功劳也是自己实打实挣来的。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起异心的地方节度使,十多年前的蜀地之乱,顾将军一战成名,从此再无人敢小瞧这位年轻的大将军了。
    皇上对顾将军的偏爱有恃无恐,顾将军对太子的宠爱更是实打实的,也的亏当年顾夫人生的是位姑娘,否则,只怕一出生就要被抱去做小和尚。
    太子府的护卫可都是顾将军精挑细选,一个个手把手传授功夫,生怕他们不能护得太子周全。
    "承宣,不是你顾叔说你,你这酒量该练练了,将来君臣痛饮,滴酒不沾就煞风景了。"男人嘛,酒该喝还是要喝的。
    这种话也只有大大咧咧的顾将军敢说,而且,他说的是将来君臣痛饮,如今的君王可就在上面坐着呢,这种话多少是有点犯忌讳的。
    "顾叔说的是。"赵承宣笑着应下。
    说起酒量,好像的确是差了些,那日……不提也罢。
    "就是嘛,你母后宫里有不少好酒,你去拿些尝尝,好东西可别忘了你顾叔。"
    赵承宣笑意更染了几分:"是,明日我便派人送去。"
    母后爱酒,父皇从各处搜罗了美酒给她,旁人是碰都不让碰的,连顾叔都不行。
    其实,那些酒也不见得比顾叔府上的好,只是,大概是那句,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就像六叔府上的好酒也常常被惦记,据他所知,曾大人这么些年,没少到六叔府上喝酒。
    "还是承宣对顾叔好,不像玄仁那臭小子。"顾昭华笑道。
    李玄仁是顾昭华的嫡亲外甥,对他也是极其疼爱,可这两年因为长公主远嫁,没少醉生梦死,前些日子他才痛揍了他一顿,不打不行了,干的都是什么事。
    赵承宣听到顾昭华提起李玄仁微微失神,也不知长姐在草原过得如何,她性子要强,是半点不会向人诉苦的。
    "李世子近日可好?"
    "别提这个臭小子,吵着要去戍边,他爹到底还是同意了,开了春就走。"顾昭华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