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一字,最是磨人,姐夫也是拗不过他,这是个死心眼的孩子。
    攸宜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当然知道攸宜那孩子好,可这俩孩子没有缘分。
    攸宜心有宏愿,志在千里,不是个心里只想着小情小爱的孩子,说到底,还是玄仁配不上她。
    "李世子有建功立业之心,倒是极好!"赵承宣自然是熟悉李玄仁的。
    幼时,李玄仁作为大哥哥还带他一起玩过。
    确切的说是李玄仁自小就喜欢围在长姐身边玩,他跟着沾了光。
    顾昭华苦笑着点头,好是好,就怕是动机不纯啊。
    不过,这话题到此为止,两人都没有再说下去,徒增忧伤而已。
    宫宴结束时,大家都有些醉意,赵承宣吸取上次喝醉的教训,滴酒未沾,送各位长辈离开时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明感。
    赵恒带着陆瑶先回了凤阙殿,年纪大了,这些迎来送往的事就让太子去应酬。
    赵承宣虽是太子,但今日来的都是长辈,又是私宴,他在这些人面前还不敢摆太子的谱。
    苏婉茵陪在赵承宣身边,笑着和女眷告别,宛如璧人这样的话今晚她听了不少,可她不敢真把这话放在心上。
    她知道自己和他的差距。
    太子是从小作为大齐未来的皇上培养,而她不同,如今的身份地位都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虽不必妄自菲薄,如履薄冰,但她要学的还很多,她想做最好的自己,配得上他,也不辜负自己。
    寒冬的风很冷,墨灰的天空,看不到月亮,星星也躲了起来,看样子,明日不是个好天气。
    苏婉茵走得很慢,赵承宣配合她的步伐也不紧不慢的走着,宫人们提着灯笼不远不近的跟着。
    赵承宣素来沉默,苏婉茵也不是话多之人,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却并不尴尬。
    进了东宫后不久,一条是去苏婉茵宫里的路,另一条是回赵承宣书寝宫的。
    赵承宣到路口时步子明显犹豫了下,他离京一个多月,压下了不少宫事,可……
    苏婉茵袖子下的手紧了紧,终是鼓足勇气开口:"殿下,殿下可要同臣妾一起守夜?"
    今日是除夕,晚辈是要替长辈守夜的。
    最关键,这是她入宫后第一次和赵承宣过除夕夜。
    "你先回去,孤一会儿过去。"
    苏婉茵的笑容有些僵硬,殿下这是委婉拒绝了。
    不过,苏婉茵倒没有失态,躬身道:"是,那臣妾不打扰殿下了。"
    是她逾越了,怎么能擅自打扰太子殿下。
    赵承宣看了眼苏婉茵消失的方向,没什么表情,旁边的春生有些着急了,这大晚上的太子殿下还要处理公务吗?今日可是除夕啊,是不是太不解风情了?
    不解风情的太子殿下面色淡如,缓缓道:"走吧!"
    春生提着灯,不敢耽搁,小碎步快走着为太子开路,赵承宣回了自己院子倒没有去书房而是道:"孤今日让你带回来的东西你放在何处?"
    "就在殿下寝宫里。"
    赵承宣迈步进去,果然看到了榻上他的包袱,很快便找到了那个小盒子。
    赵承宣打开看了眼,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这才微微勾了勾唇,将盒子收好,往外走:"去春华殿。"
    春生愣了下,刚才太子妃娘娘请他不去,这会儿自己巴巴的过去,这是……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