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语猛然一怔,刚想问到底怎么了,可是还不等她说话,隋缘忽然转身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这一推角度隐藏的很好,加上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寒山引到了高空,林诗语就这么被推到了一个无比隐秘的区域。
    几乎是在林诗语站稳的同时,一道无比沙哑的声音突然从众人所视的地方传了出来!
    "要我们怎么做?"
    寒山目中黑芒一闪,笑道,"你们应该明白。"
    两名黑袍身影微微一笑,同时将目光放到了人群中的隋缘身上,其中之一嘿嘿笑道,"很意外是吧,魔幽?"
    被称之为'黑琼'的另外一名身影同时笑道,"的确呢,魔冥。"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拥有印灵属性的人类!"
    两人异口同声,随即同时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虚空一握一抓!
    隋缘的身形就仿佛受到了不可抵触的牵引一般,飞速的朝着两名黑袍身影飞掠而去,直至悬浮在半空中方才停顿下来;
    继而两道漆黑的魔元瞬间升腾起来,顷刻间化为犹如触手般的漆黑胶着物缠绕在了隋缘的身上,将其牢牢的束缚了起来!
    这个现象惊诧了在场的所有人!
    因为他们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空间中有声音传出,然后......
    隋缘便像是被鬼魅附身了一样,伸展着双臂,双脚并拢悬浮于半空之中,神情透露出难忍的痛苦!
    "人魔?!
    寒山你这个老匹夫!!
    你竟然勾结人魔!!"
    看到这里,如果冰喾还发现不了问题,那他这近乎千年的冰神殿大长老也白当了!
    "那又怎样?"
    寒山眸中的黑芒闪烁的更为激烈,连带着他那张原本总是挂着淡漠神情的脸颊也随之变得狰狞了起来!
    并且随着他的神情变化,眼中的黑色丝线从瞳孔中延伸的越来越多!
    "只要最终冰神殿的主权在寒家手中,与异魔联盟又有什么关系?"
    冰喾怒极大喝,"寒山,原本我敬佩你的聪明心机!
    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你就是个疯子!
    你怎么会和如此肮脏的杂碎!呃!"
    话语只说出了一半,冰喾的双目猛然一突,因为愤怒涨红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继而那面苍老的脸颊被不可置信布满。
    缓缓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破开了一个巨大洞口的胸膛,以及那被无形之物瞬间贯穿的鲜红心脏,他的脸上除了错愕还是错愕!
    于此同时,两道立于空中,咧着嘴角冷笑的高瘦身影!
    其中之一,正举着手臂,在其身前,一根手臂粗细的漆黑利刺直入冰喾的胸口,透体而出!
    "嘿嘿,肮脏的杂碎?
    人类还真越发天真狂妄了,你说对吗魔冥?"
    令一名黑袍身影桀桀一笑,用几乎一样的语调回道。
    "对啊,不过在我们面前狂妄的代价可不小啊,对吧魔幽。"
    "那当然。"
    一语说罢,封魔魔幽蓦然拔出了刺入冰喾胸口的漆黑利刺,只听哗啦一声,一捧鲜血如同瀑流般从冰喾的胸口中喷涌而出,在下落的瞬间被寒气冰封,化为一咳咳殷红的玄冰冰晶插入了地面!
    "大长老!"
    "老祖爷爷!"
    一时间无数的惊喊从冰氏的族人中传了出来!
    冰雪更是直接从长老之中冲了出来,朝着冰喾冲了过去!
    可是就在这时,拔出漆黑利刺的封魔魔幽手腕闪电般的来回切割了几下,然后在冰雪和众人的眼中,冰喾的身体就那么爆裂成了一堆鲜红的碎肉,和着无数的鲜血哗啦一声溅射了开来!
    "冰喾长老......"
    喃喃出生,被束缚的隋缘在挣扎间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瞳孔骤然放大,一种难以掩饰的悲凉刺入了他的灵魂深处;
    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冰喾那温和慈祥交流的景象。
    仅仅第一次见面便为自己做出的计划承担的景象,不顾空中的寒山从寒山森手中救下自己的景象统统的印入了他的脑海!
    再与最后冰喾化为碎肉的一幕结合起来,一股莫名的怒火和清晰的恐惧从隋缘的心中喷发出来!
    "说别人杂碎的蝼蚁现在却变成了杂碎,嘿嘿嘿,这算不算人类所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身呢,魔冥?"
    缩回凝固的魔元利刺,魔幽伸出殷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了下自己修长的手指,嘴角挂着一抹嗜血的笑容看向下方的冰氏族人;
    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麻烦了,好像瘾又犯了......"
    封魔魔冥闻言轻哼,"反正这里是极南之地,即便动用魔元也不会遭到教主的责罚。"
    魔幽立即愉悦,兴奋道,"寒山,这边的人给本魔杀上几个可以吗?"
    寒山眼中黑芒爆闪,耸肩道,"随大人喜欢。"
    封魔魔幽越发兴奋,刚要冲刺,却忽然察觉自己身后猛然爆发出一股无比异常的灵力波动!
    这灵力之中不但有着极致纯净的冰属性,更是拥有极致纯净的火属性与木属性!
    "魔!族!"
    在脑海中不断纠织的双重情绪疯狂的冲击着他那几乎消失一空的意识,使得他根本不顾漆黑气息的灼烧痛苦,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魔幽魔冥两名封魔见此顿时大惊失色,随即猛然想起了什么,惊愕道,"三重印灵属性!这人类是那家伙?!"
    不错,身为人魔绝对高层的魔冥魔幽顿时想起了两个月前从黯月城传来的消息!
    那个拥有光属性灵力的家伙!再没有比这个更加明显的特征了!
    三重印灵属性!
    "绝对没错!"
    根本无视隋缘的挣扎,两名封魔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惊喜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给本魔老实点!"
    大喝一声,封魔魔幽顿时大喝,意识一动,无数道魔元凝聚的黑色利刺蓦然从隋缘的背后刺了出来!
    "噗噗......"
    随即,数根墨刺便贯穿了隋缘的双臂,双腿,以及肩甲六个非死角却能彻底封锁一个人行动的部位!
    被突然禁锢,隋缘体内涌现的灵力转瞬被阻隔,从丹田涌出的灵力迅速倒卷,产生了巨大的反噬作用,让隋缘还未爆发便彻底萎靡了下来!
    更郁闷的是,这种反噬的痛苦太过强烈,让隋缘根本没有昏厥的机会!
    不过也正因为这种痛苦,却让隋缘失去的狼再次回归了本体,一脸恐惧的看着下方的一个角落;
    在那里,林诗语正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不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想来也是,她毕竟是第一次接触人魔。
    现在他心中的那抹恐惧却更加浓烈,因为刚才这个被称为魔幽的封魔已经对冰氏动了杀心!以其残忍的手段,如果林诗语被......
    不!
    他无法脑补出那种场面,也无法接受!
    可是现在他除了在这里纠结,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唉......罢了,就让老夫这把老骨头再疯狂一次。"
    正在隋缘几近崩溃的时候,一声万分熟悉的感叹从他的脑海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不知所措的隋缘忽然发现一股力量萦绕在了自己的灵魂和意识上,随即自己的灵魂和意识逐渐的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而于此同时,另外一道白色的半透明身影与他的意识凝聚体交错,等他想要去看清这道身影的面孔时,却发现留给他的仅仅只是一个挺拔的背影,和那飘逸的火红色长发。
    "老祖......"
    于此同时,外界的隋缘躯体因为灵魂和意识的抽离而陷入假死之中;
    封魔魔幽轻咦一声,不屑一笑。
    "难以想象,这家伙竟然在如剧烈的魔元腐蚀下还能昏厥过去;
    魔冥,你说我是该夸他呢还是该鄙夷教主大人评论他的威胁程度呢?"
    一边说着,封魔魔幽已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隋缘的头顶的头发,将他那因为假死低垂的脑袋提了起来,巨大枯瘦的手掌猛然握紧,漆黑的魔元转瞬凝聚,一根根漆黑的利刺从其拳面突刺了出来!
    没有任何犹豫,对准隋缘的面门便轰击了过去!
    尽管这一击看似没有使用多大力气,但若被其轰中,隋缘的脸上绝对血肉模糊!
    然而,就在封魔魔幽的拳锋距离隋缘仅有一寸的时候,隋缘那宛若熟睡的安详面容忽然变得冷厉了起来,继而一双邪魅到极致的紫色炎瞳豁然睁开!
    犹如利刃出鞘,两缕精湛的寒芒化为刀芒从其冷漠的瞳孔中爆射了出来,冲入了魔幽的灵魂中!
    飓风席卷,封魔魔幽的身体猛然一怔,原本应该轰至隋缘脸上的黑刃拳锋铿的一声停在了隋缘的面前!
    一抹惊愕之色蓦然从封魔魔幽的目中传出,看着面前如同洪荒古兽的目光,封魔魔幽的的脑海里蓦然浮现出一双巨大的紫色眼眸;
    这双眼眸中充满了鄙夷,轻蔑,冰冷,无情,甚至是杀戮!
    比他浓烈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杀戮!
    "嗬......"
    滚动了一下喉咙,封魔魔幽的举起的手没来由的颤抖了起来,而他身旁的封魔魔冥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封魔的古怪举动,刚要询问,却发现魔幽的脸上不知何时升腾起了无数的细密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