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走,她是来找我的,你们自己小心。"眼见着黑狐气势汹汹而来,秦尘让诸葛宰我等人分头逃散。
    "尊上,大不了我们跟她拼了。"
    "胡闹,她是仙帝分身,不好对付,你们先走,我来周旋,放心,她想杀我也不容易。"
    "尊上保重!"
    众人四散,果然,黑狐认准了秦尘,直接冲着他来了。
    "贱婢,信不信我喊一嗓子,帝宫仙藏之内所有人都要来找你拼命?"秦尘怒骂。
    "小家伙,有本事你喊啊,你敢庇护九尾天狐一族,我怕什么暴露,不过是一具分身,死就死了。"黑狐笑了,声音很清脆。
    这该死的,竟然夺舍了一尊强者。
    "有种你去找白红尘,天天缠着我干嘛?"
    "当然是姐姐疼爱你,对你很感兴趣,白红尘那贱婢藏了起来,三万年了我也没找到她,不急于这一时。"
    秦尘咬牙切齿,黑狐在故意戏耍他,一直吊在身后,却始终不追上来,老猫戏鼠玩的不亦乐乎。
    "这贱人,心思当真歹毒。"秦尘咬牙切齿,自己堂堂丹皇,前世就算尚未修至仙帝,也是炼丹师协会第一人,一众仙帝谁都不敢得罪他。
    现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黑狐不过弄了个小小分身,竟让他疲于奔命。
    帝宫仙藏,也没有什么藏身之地啊。
    倏然,秦尘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好去处,立马兜兜转转,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越过千山万水,秦尘偶尔也会闯入原住民的驻地,大都是狂族。
    黑狐冷笑,出手毫不留情,以她玄仙的修为,诛杀这些狂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倒是秦尘先行一步,一路上收了几件好东西。
    玄仙不好对付,但冷静下来后,秦尘也想到了几个办法。
    若是黑狐大意,秦尘可以把她收入自己的丹田空间。
    毕竟,时至今日,知道他丹田内修有空间的还没有几人。
    此外,秦尘可以瓦解仙帝法则,就用天河仙帝的力量,让白娇等人能短时间能出来战斗。
    到时候大家一拥而上,不怕黑狐不死。
    只是,这些手段都需要冒险,瓦解仙帝法则可不容易。
    一路奔逃,目的地终于在望。
    九号探查到的,土著最强战力所在地,连古仙都不止一位。
    眼前所见,是一片山脉,一共八座山峰,八座山峰合围,中间有一片净土,里面便是土著狂族最强大的族群所在地。
    秦尘没有犹豫,遁光加摧直接闯了进去。
    黑狐同样毫无顾忌,紧随秦尘就进入了山峰之内。
    "小弟弟,这些狂族可不是我对手,你这样不过是自欺欺人!"
    "哼,你这贱人有本事把这帝宫仙藏之内所有土著都杀了。"秦尘不屑。
    "小弟弟你很坏哦,这是让姐姐我大开杀戒?"
    "你原本就是负面情绪所化,每一缕念头都充满了仇恨,杀戮是你的本性。"
    "咯咯咯咯---小弟弟你很了解姐姐嘛!"
    "滚,死贱人,迟早有一天杀了你。"
    "小弟弟,你可知道死亡对于姐姐来说是解脱啊。"
    "吼!"
    怒吼之声传出,果然,山峰之内的狂族杀了出来,一口气便是六位古仙。
    秦尘皱眉,不仅仅是古仙,这山谷之内还有元仙。
    元仙级别的狂族,嗜血强大,直接拦在了秦尘面前。
    "滚开!"
    秦尘手中雷光一闪,暗雷剑狠狠劈了出去。
    狂族浑身一颤,即便是元仙,也不敢硬接,身形一闪,避过了秦尘的剑光。
    秦尘加速遁光,一口黑血喷了出来,催动暗雷剑,哪怕是辟出一剑,对秦尘来说消耗都很大。
    "小弟弟,你这是何必呢?"
    "贱人,你自己慢慢玩吧。"
    夺路奔逃,但是,秦尘很快在高空来了一个急刹车,身体跟神念都不听话了,走不了了。
    他看到了山谷内的东西,一口仙井,扎根大地之中,不停散溢仙气。
    "卧槽!"
    秦尘大骂,仙帝就是仙帝,即便跌落神坛,还有如此好东西。
    仙井啊,能够从虚空汲取能量,诞生仙气,这东西是太古之物,传世的并不多。
    守护在仙井旁边的,是三尊元仙狂族,各自盘膝而坐,像是修行者一样,它们的脑袋也没有普通的狂族大,看着有点人形了。
    如此至宝,秦尘自然是心痒难耐,但是,三尊元仙战力彪悍,一人一拳足够将他击杀。
    后面,狂族大战,黑狐冷笑,抬手就捏死了一尊古仙,战力十分彪悍。
    "如此机缘,万万不可错失,修士逆天求强,本尊也不能例外,今日过错了这仙井,来日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咬了咬牙,秦尘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从丹田空间内拿出了一个东西。这东西,一直镇压在建木之下。
    远处,黑狐看到了秦尘的动作。
    "小弟弟,把九尾天狐一族交给姐姐,我帮你抢夺这口仙井如何?"
    "贱人闭嘴!"
    秦尘手中是一团被禁制包裹的东西,层层叠叠的禁制,让人头皮发麻。
    黑狐神情不善,"这是什么东西?"
    "要你命的东西,你可以上来抢。"
    秦尘冷笑,直接解开了层层禁制,能封天禁地的禁制,是他自己布置,如今他亲手解开。
    守护在仙井旁边的三个元仙狂族终于睁开了双眼,它们感知到了危险,比黑狐还要警觉。
    "杀!"
    三位元仙同时出手,要绝杀秦尘。
    危机当口,秦尘将盒子打开了,露出了里面三根头发。
    一时间,整个帝宫仙藏都震动了,周围天地之力似乎都在惊颤。
    三尊元仙狂族,怪叫一声,连忙后退数十丈,一脸忌惮,死亡,它们感受到了清晰的死亡气息。
    "不详,竟然是不详,该死的,秦尘你找死吗,你竟然随身带着不详,还是不详本体之上脱落的三缕头发,你活腻歪了?"
    黑狐惊叫,连夺舍的玄仙躯体都不要了,化作一道黑光闪现,是一只漆黑的狐狸虚影。
    虽然是分身,但是只要沾染上不详气息,立马就会传递到本体。
    遇到不详,仙帝都会莫名其妙陨落。
    "你不是想死吗,跑什么?"秦尘笑骂。
    不过是不详身上的三缕秀发,怕什么?
    看着铁盒里面的三缕秀发,秦尘也有些犯怵,自己得了这东西后,遭遇了不少不幸。
    媳妇离开,又被黑狐追杀,如此种种,绝对是秦尘不想经历的。
    "都是怂蛋!"
    嘴里面骂着,秦尘也不敢耽搁,上去直接开启丹田空间,将仙井连同周围的大地都给收入了其中。
    一下子,秦尘体内灵罡就损失了泰半,挖掘仙井,太耗损灵罡了。
    但是,得到的好处,也让秦尘兴奋。
    拎着盒子,别说是黑狐,就是狂族都绕着秦尘走,根本就不敢上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秦尘把仙井挖走。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帝宫仙藏之中传来,是仙帝的气息。
    "本座太元尊,所有人离开帝宫仙藏,否则杀无赦!"
    终于,有仙帝降临了。
    长空之上,一个个虚空通道开启,是仙帝手段,要让探险者离开。
    秦尘见此,化光便要没入一条需用通道。
    但是,一股仙帝之力破空而来,阻拦了去秦尘的前路。
    "干什么?"
    秦尘怒了,太元尊是道门的仙帝,他知道,牛鼻子老道,脾气倔强的很。
    好端端的,拦下本尊干吗?
    "留下仙井,否则杀无赦!"
    秦尘气的半死,这该死的,竟然也想要仙井。
    不得已,秦尘把刚刚闭合的盒子再度打开,"仙帝就欺负人吗,有本事你来拿啊。"
    一瞬间,太元尊的气息退去,远离秦尘数千丈。
    "不详?"
    "想不想要,你们道门不是有无上道辉吗,用你们道辉来净化这不详,要不,我给你留下一根头发在这帝宫仙藏,让你好好观摩观摩。"
    天元尊气急,这个该死的蝼蚁,竟然敢如此揶揄他。
    "小兔崽子,你找死吗,本尊乃道门大德先天,信不信我碾死你。"
    "有种你来!"
    嘴里面骂着,秦尘走的也很快。
    身形一闪,秦尘便破空离开,仙帝都来了,他就是想继续探寻,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进入虚空通道,下一瞬间,秦尘便来到了冰域之中。
    远处,那山峰缝隙还在,周围也有不少人陆续被传送回来。
    太元尊并没有大开杀戒,堂堂仙帝,杀这些蝼蚁,对道门清誉不好。
    "小畜生,杀我妖神山王仙,今日必杀你。"
    一道玄仙气息爆发,破空锁定秦尘,一剑碾压一切,直冲秦尘而来。
    是妖神山的玄仙,他们提前离开,就是为了等秦尘出来。
    玄仙杀入圣,洒洒水。
    秦尘脸色大变,没想到妖神山的孽障还在等他。
    万般无奈,秦尘只得把铁盒往身前一送,你想打,你打不详吧。
    剑光冲击而来,刚好震荡在铁盒之内。
    铁盒没有破碎,里面的不详被惊动了,那头发直接暴涨,明明是一根头发丝,却直接洞穿了虚空,寻根究源,没入了那玄仙的天灵眉心。
    "啊---"
    妖神山的玄仙惨叫,一脸惊愕,很快便没了动静,它的本源被不详腐蚀,直接化作飞灰随风而散。
    "怎么回事?"
    众人震惊,随即感应到了不详的气息,一个个如遇蛇蝎。
    "不详,是不详啊,不详杀人了啊。"一个王仙惨叫,化作遁光破空,比兔子跑得还快,被吓得够呛。
    "孽障,你怎么能把不详弄出来。"有人哀嚎。
    沾染上不详,哪怕是一丝气息,都十分恐怖。
    更别提,他们看到了不详,还看到了不详杀人,这是不详本体上脱落的头发?
    "我的妈啊---"
    远处,众人啥都不干了,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