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我迷迷瞪瞪爬起来,因为心理装着事也睡不着了。
    醒来之后我也就没打算继续睡了。
    扭头看了眼,我不由一愣,发现床头柜上面,多了个信封,我有些纳闷,昨晚睡觉的时候,这东西可是没有的。
    另外房间内有两个人,信封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我可能没察觉到。
    但神成乱步在这边,但凡有异动,他是肯定可以察觉到的,毕竟这家伙警觉性很高,有人偷偷溜进来,他绝对会发现的。
    想到昨晚没啥异常,那这东西就很有可能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伸手拿起信封好奇打量起来,里面摸着挺厚实的,似乎塞了不少东西。
    "是良子家的照片,她家里的确有些奇怪。"
    神成乱步忽然出声,把我吓了一跳,愣了下后,我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盯着他。
    他朝我点点头,我顿时明白过来。
    我靠!
    这家伙难道趁我睡觉的时候,又偷偷出去了一次,拍了良子家的照片?
    等等……不过昨晚深更半夜的,就算拍了照片,他又是跑到那里洗出来的?
    "你怎么洗的照片?"我不解问。
    神成乱步很淡定说:"昨晚回来的时候,恰巧碰到一家照相馆,见到里面还亮着灯,我就去敲门了,原本老板见那么晚挺不高兴,但我表示可以加钱后,他就很快帮我冲洗出来了。"
    "哦。"
    我点点头,但又立马琢磨过来不对味,瞪着一脸淡定的神成乱步,没好气说:"喂!我说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了不要擅自行动吗?为什么偷偷去拍照片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出事吗?"
    神成乱步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淡定表情,我顿时被他噎的说不出话。
    "下次不许擅自行动!"
    "明白了。"神成乱步点头。
    真明白了?我有点怀疑的盯着他,总感觉他这话有点不靠谱。
    于是我只能退而求次,说:"下次至少跟我打个招呼……"
    神成乱步依然点头,我张张嘴,最终发现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只得闭上嘴。
    既然是自己的东西,那就不必客气了。
    我立马打开信封查看起来。
    里面是一沓照片,拍摄的都是一户人家的房间。
    "这里开始是二楼,我就是从这里进去的。"
    神成乱步见我开始看照片,就到一边给我讲解起来,我无语,这家伙居然是从二楼溜进去的,也真够能耐的。
    就那摇摇欲坠的破房子,职业扒手也不一定能从二楼进去吧?
    我拿着照片一张张翻看起来,有神成乱步在旁讲解,很容易就分清了哪是哪。
    二楼上基本上都是正常的,但神成乱步告诉我,有一个房间他没拍。
    我奇怪问他为什么,他跟我说那里应该是一间卧室,后藤琴美应该在里面休息。
    他听到动静后,就特意绕开了那里。
    我微微点头,神成乱步这家伙,有超乎常人的五感,虽然体格十分健壮,但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做起来也是手到擒来,甚至可以说十分'适合'。
    如果换个人去偷拍的话,没准还真会被发现。
    继续朝下看去,里面一间间房都拍的很清楚,大部分照片看上去,都十分的普通,整体看下来,就是个寻常的普通人家而已。
    除此之外能看出来的,就是这家人的条件不怎么样。
    相比起大部分普通人家,房内几乎可以称得上的简陋,虽然打理的还算干净,但却没太多的陈设和电器,显然过 的不怎么样。
    这让我有点困惑,良子虽然是单亲家庭。
    不过家里两个女人都在工作,能赚到两分钱的情况下,再落魄也不至于这样吧?
    "你看这里。"
    神成乱步忽然从下面抽出一张照片给我看。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不由十分诧异,这是一间比较特殊的房间。
    看上去应该是衣帽间的样子。
    相比起其他的房间,衣帽间内不光重新装修过,看上去很上档次,另外里面衣服和鞋也不少,看上去琳琅满目,几乎把衣帽间给堆满了。
    "这有点夸张了吧?"
    我不由暗暗咋舌,女人爱漂亮,衣服鞋子多点倒是正常。
    可除了衣帽间之外,其他地方都那么破旧,似乎说明只在乎自己的形象,至于生活的环境……则完全忽视了一样。
    这让我极为无语,爱漂亮也该有个限度,搞成这样的话不是本末倒置了?
    "这些应该都是后藤琴美的。"
    神成乱步忽然说,我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里面的衣服款式,的确大部分都更适合后藤琴美,而不是良子那样的年轻女孩。
    我奇怪朝前翻了下照片,发现并没有其他衣帽间。
    这让我不由想起之间见到良子的时候。
    她当时穿的,似乎是十分普通的休闲装,远没有衣帽间内的衣服看上去那么亮眼。
    这让我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古怪的想法,但却无法确认。
    "还有这张。"
    神成乱步又拿出一张照片,看到上面的东西后,我不由有点愣神。
    厨房的壁橱内,放满了琳琅满目的酒水,不光有日本酒还有不少洋酒。
    品种之多都够开一个酒吧的了。
    第一张照片内,我没看出太多的东西,但这张照片就看出了不少东西。
    来日本之后,跟小叔他们聚会喝酒的次数多了,见识过酒的品种也就多了起来,照片内不少酒,我多少还能认得出来是什么酒。
    里面不少有挺贵的威士忌和白兰地,甚至于还有山川草木和轩尼诗之内的高档酒……。
    这些东西看的我多少有点懵逼。
    两个相依为命的母女,怎么会存这么多酒?
    而且光是这一柜子的酒,算起来价格就极为不菲了。
    良子看上去似乎不像是爱喝酒的人,那这些酒是谁的,似乎就不言而喻了……。
    难道后藤琴美这人,不光爱漂亮,还是个酒鬼?
    见我神情错愕,神成乱步忽然跟我说,不光是这些酒水昂贵,实际上衣帽间的衣服,也都是高档货。
    其中不乏路易·威登、爱马仕、普拉达这些大牌,衣帽间内的东西,加起来同样是个十分不菲的数字。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对衣服品牌我是真没什么了解。
    但听神成乱步大致给我讲了品牌,以及大致价位后,我不由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