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大惊,连底下的慕容兮都一脸惊愕看着林尝瑜。
    这女子看着美若天仙,但是武修爆发出来,竟然如此之强。
    虽然她不懂武修,但是刚才那魂元的力量,的确是有生以来见过最强之一。也怪不得楚云会对她另眼相看,这林尝瑜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是万中无一。
    或许也只有如此女子,才能配得上楚云。
    林尝瑜冷眼看着底下的卫冉,冷声道:"今天我尚且留手,下次若再犯贱,我才不管你是哪里的人,绝不留情。"
    身为林家人,又是天恒学府的学宗,林尝瑜向来冷面示人。
    她的手段不少人都知道,真下起手来,也绝不会拖泥带水。
    不过对方好歹也是人魂境五重武者,虽然自己在魂元上占优势,但若是拼命起来,这又是另一番局面了。
    卫冉有些郁闷,一跃跳上擂台。
    他的魂元正好被对方的克制,可以说是吃了一个很大的哑巴亏。
    没想到这楚云身边的女人,竟然如此强大。关键这长相,还貌若天仙一般。
    卫冉看向擂台下的楚云,目光之中顿时满是嫉恨。
    "废物,只会让女人帮你出头。楚云,别以为我这样会放过你,要么你上来打,要么以后我天天在这里骂你是废物。"卫冉瞪着楚云,大声骂道。
    楚云朝前走去,才走了一步,就被慕容兮拉住。
    "云弟,你真要上去?"慕容兮问道。
    "兮姐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楚云温柔一笑,慕容兮还在惊讶,他已经走上擂台。
    卫冉这下满足了,表情一冷,恶狠狠说道:"楚云,那日你杀我父亲,今天你必死无疑。老子不杀你,枉为皇城武学院弟子。"
    "轰……"
    他修为完全爆发,魂元提起,魂气尽数绽放出来。
    这实力明显是要拼命了,和刚才对战林尝瑜时,又强了几分。
    "飞掠杀!"
    卫冉怒喝,身形一跃而起,朝着楚云急掠而来。他的双手在身前挥动,一股气劲凝聚朝着楚云头顶拍下。
    "小心!"
    林尝瑜也看出了门道,刚才对付若是用出这招,自己也很难招架。
    楚云的修为应该和自己相似,要挡住这一下定不容易。
    "帝龙闪!"
    楚云心中默念,身形蓄势待发。
    "轰轰轰轰……"
    正当这一掌轰落之时,楚云的身体瞬间消失,眨眼间,他已经出现在对面三步的地方。而卫冉的身体则重重砸在地上。
    一声巨响,这擂台直接被砸出一个深坑,石屑飞散。
    卫冉一惊,落地才发现楚云已经在身后。
    "这是什么身法?"他惊声问道,只是下一瞬间,却见楚云一剑横扫,朝着他的身侧劈来。
    "给我,滚!"
    卫冉抬手一掌,冲向这一剑。
    毕竟也是人魂境五重的武者,这一掌的威力也是不凡。只是掌剑相交,卫冉感受到掌心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冲破他的手掌,朝着他体内钻进来一样。
    他急忙后退,十几步才稳稳停下。
    卫冉捏起拳头,掌心的刺痛,传遍全身。
    "废物,你是什么修为?"卫冉怒声问道。
    楚云并没回答,而是看着卫冉,眼中也泛起一丝冷意。
    "我不是她,她看似凌厉,心肠却慈悲,不曾将人重伤。我却不一样,你伤我徒弟,辱我家人,那就让你死。"
    卫冉一怔,顿时放声大笑。
    "你想废老子修为,有种……"
    他正笑着,却见对面的楚云身形晃动,竟然凭空消失。下一瞬间,楚云已经出现在他身前。
    "碎魂绝杀!"
    一道低喝,电光火石之间,楚云的掌印直接轰向卫冉。
    "什么……"
    卫冉大惊,双臂去挡。结果对面掌印上的力量重逾千钧,他只感受到手臂剧痛,筋骨早已断裂,随后那股蛮横的力量生生撞击在胸口处。
    "咔咔咔嚓……"
    卫冉的身体直挺挺被打倒在地上,力量太大,身体倒在地上直接弹起了两下。
    而地上的石板也直接被他的身体撞的龟裂开来,裂缝向着整个擂台蔓延。
    卫冉倒在地上,口中吐了数口鲜血,这才停下。
    他目光之中满是惊恐,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楚云,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再一瞬,他眼前赫然一张脸孔,正是楚云,满是杀气。
    "你……要杀……我?"卫冉瞳孔一说,表情有些惊恐起来。
    "我是……皇城……武学院的,弟子。"卫冉喘了几口气,大声说道:"你敢杀我,整个武学院,都不会放过你的。"
    楚云微微一笑。
    "我当然不会杀你,皇城武学院,有点意思。"他淡然笑道。
    卫冉心中这才松了口气,好在自己这身份也算值钱,要不然今天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今天算是一命换一命吧,大不了我以后不再找你楚家麻烦了。还不快扶我起来,给我疗伤。"卫冉对着楚云,带着几分傲气的说道。
    不管怎样,他的身份,可是皇城武学院的弟子。
    这种身份在东陵郡任何地方,就算修为不如,也可以轻易碾压。
    "你想多了。"楚云笑道:"我不杀你,并不是怕了你皇城武学院。而是我听说天恒内门也去了一个皇城武学院的弟子,正好,拿你去吓吓他,这才不杀你。"
    这话一出,卫冉面色猛地一变。
    "石星河,你连这小子都敢惹?你活腻了吗?"卫冉大声喊道:"对了,我和石师弟交情过命,你敢动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说的大声,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
    "要的就是他不放过我。"楚云淡淡一笑,对着卫冉的胸口又是一拳。
    "噗……"
    卫冉猛地喷出一大口血,双眸死死瞪着楚云。
    "你敢……废我……修为。"卫冉睚眦欲裂,满脸不敢置信说道。
    楚云则轻松走下擂台,来到若沓身前。
    "师父,对不起,让师父丢脸了。"若沓看到楚云,急忙低头认错。
    楚云查看了一下若沓的经脉,受伤挺重,身体倒是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服用丹药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
    "龙万钧,把这家伙送去天恒内门,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到。"楚云说道。
    龙万钧是上了擂台,一把拎起了卫冉,朝着城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