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知道,接下来这五米的距离,自己所遭遇的攻击,肯定会前所未有的凶猛。
    在这凶猛的攻击之下,他只要被那长剑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伤痕,都会万劫不复!
    "月玄战甲,现!"
    伴随一声低喝,以陆云胸口为中心,一块块虚幻的冰蓝色甲片开始飞速蔓延。
    但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月玄战甲在显化的过程中,竟隐隐有龙吟虎啸之音传出。
    甲片之上,也浮现出了道道模糊的图纹,像极了迄今为止,他所觉醒的螭吻、负屃、狴犴三大龙子真灵!
    怎么回事?
    这月玄战甲,怎会发生如此变化?
    难道说,先前吸收冷刹储物戒指里的元石,真的让它发生了某种异变?
    疑惑的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陆云用尽全力,一记月落残空劈向前方。
    咔嚓咔嚓!
    长剑崩碎的那一刻,他的视野随之也变得白茫茫一片。
    "冲!"
    他张口怒吼,以一种强势无比的姿态,向前猛冲!
    那施展月影剑谱招式的白雾长剑,接连劈在他身上,就算是有月玄战甲不断将分散至全身,也依旧让他感觉,像是有一柄柄大锤轰在全身各处。
    那可怕的撞击震荡之力,只一会儿,便让他头部七窍皆有血丝溢出。
    肉身,仿佛都要裂开!
    眼看月玄战甲就要因为不堪重负而崩碎,陆云咬牙,强忍那几乎摧垮神智的剧痛,终于穿破了白雾,来到那残阵阵体前。
    "这……"
    没了白雾的阻隔,陆云发现这残阵阵体,只是一块朽烂不堪的石块。
    石块表面,有着一片片虚淡如雾,却隐隐迸射寒光的阵纹。
    在陆云的注视下,那些符印仿佛具有生命一般,不断在石块表面游走移动。
    而且,也似乎感觉到了陆云的接近,那那些符印在游走移动的过程中,还隐隐颤抖着。
    就像是在恐惧。
    心念一动,一道灵魂印记凝于手指。
    眼看陆云就要一指点出,将这道印记烙印在这残阵阵体上,眼前又是一花。
    陆云的眼前,接连出现了南太虚、姜若灵、罗浩等等一切他所认识的人。
    全都跪在他面前,哀求他手下留情,放过一马。
    "给我醒来!"
    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黑袍儒生伸手按碎眼前幻象的同时,用罕见的焦急语气提醒:
    "动作快点,再晚,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陆云用力摇头,并咬破舌尖,用疼痛让自己清醒了些。
    之后,他伸手一指。
    残阵阵体的颤抖,前所未有的厉害。
    但在灵魂印记落在阵体上,融入那些符印之后,却陡然安静了下来。
    原本即将落在陆云身上的那些白雾长剑,也突然就没有了杀伤力,在接触到他身体的那一刻,便化为片片雾气,消弭于无形。
    而陆云,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这残阵阵体之间,多了一种特殊的联系。
    仿佛自己一个念头,自由操控它。
    但这种联系,与认主了某件宝器不同。
    仿佛,这残阵的阵体,不是某种器物。
    而是某种特殊的生命。
    甚至,它还会对自己释放出一种极其明显,类似喜悦和友善的情绪。
    "呼……"
    陆云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都结束了么。"
    话音才落,面前的残阵阵体,轻轻一震。
    封困整座石台的白雾,瞬间就散得一干二净。
    "陆,陆云?你……"
    远处,邢鹿那微微有些发颤的声音响起。
    陆云想了想,笑着来到邢鹿面前,说道:
    "我没事,请前辈放心。"
    见他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表情眼神,都无比的正常,邢鹿长出了一口气。
    他真怕陆云像被残阵力量影响的人那样,就此浑浑噩噩,完全失去神智。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着,邢鹿一把抓住了陆云的胳膊,望向一直在关注此地的秦磐、温黎等符阵师公会高层:
    "会长,事已至此,这百符大会的第一名是谁,应该很明显了。"
    秦磐的目光,接连那已经完全安分下来的残阵,以及陆云身上掠过,嘴角渐渐多了笑意:
    "那是自然,下面我宣布,残阵解密的优胜者,即百符大会第一名的人选是……"
    "等一下!"
    略显尖锐刺耳的叫声传出,将秦磐的话音打断。
    发声之人,正是齐晟!
    不等秦磐开口发问,齐晟便一脸不忿和怨毒地道:
    "刚刚的残阵解密,根本不符合惯例!这结果,我不认可!"
    同样已经恢复了神智的吴辩,以及其他红袍符阵师们,同样面露不服之色。
    残阵解密的进行方式,是符阵师们站在石台边缘,一边抵挡残阵释放出的力量,一边解析那构成残阵的符印。
    最终,解析出符印数量最多者,便是残阵解密的优胜,即百符大会的第一名。
    在此之前,吴辩、齐晟以及其他七名红袍符阵师,早就阅读过邢鹿对残阵的研究心得。
    所以,他们很清楚怎么做,最容易解析出残阵的阵纹。
    甚至于,他们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把邢鹿研究心得上记录的那些符印原样画出来,也不违反这第三关的规矩。
    因此,和他们相比,陆云的劣势,真的十分明显。
    吴辩甚至都已经百分之百肯定,身为蓝袍符阵师的自己,肯定能笑到最后。
    不光他这么想,在场大多数人,包括邢鹿都是这么认为。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残阵自被解封的那一刻起,就发生了不可预料的异变,场面直接失控。
    而正当符阵师公会高层们竭力控制局势时,陆云竟然最先从被幻象控制的状态中,恢复了神智!
    不仅如此,之后陆云还在残阵异变持续之时,选择了正面冲阵,并且冲阵成功!
    而吴辩、齐晟等人,直到陆云冲阵成功之后,才慢慢恢复了神智!
    解析阵纹,只是对符阵的一种了解。对符阵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皮毛。
    而冲阵成功,便意味着能够破阵,这个道理,连符阵学徒都明白。
    两相对比,但凡脑子正常的,都能明白谁更优秀。
    所以,齐晟此刻宣称自己不承认秦磐那即将宣布出来的结果,不过是死鸭子嘴硬,输不起的表现。
    不过,齐晟以"不符合惯例"作为不认可结果的理由,却是让人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毕竟,刚刚发生的事情,确实不符合惯例。
    "你的意思是,你不服我?"陆云发问。
    "没错,我就是不服你!"齐晟大声道,"都说你冲阵成功,但我就是不信!"
    "这样啊。"
    陆云想了想,又是问道:"那以符阵师的角度,我该如何做,才能让你认可我的成绩?"
    问题此话,齐晟脸上,立刻多了一抹阴笑。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想让我服你,除非你拿出证据,证明你刚刚真的冲阵成功!"齐晟冷笑,"否则的话,你就是招摇撞骗,故弄玄虚!"
    "拿出证据,证明我冲阵成功?"
    陆云却是笑了:"那好,我现在就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