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七要求见族长,本来以为会很难,没想到要求很快被同意了。
    他被带到姬英杰面前,老七也不废话,开门见山:"我要带念音走,她为姬家服务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让我带她走,我保证绝不会再踏进姬家半步。"
    "不行。"
    姬英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她指着老七,厉声道:"我警告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让你走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了,你居然还想带走念音?她是我们姬家的女人,你想都不要想。"
    老七反唇相讥:"别弄的像个慈母一样了,又不是亲妈装什么呀?装也装不像,你要是真为了念音好,真相信她就不会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把自己女儿关进监狱里。"
    "你,大胆!"
    姬英杰被当众戳穿,脸色涨的通红。
    "来人啊……"
    她要把老七也关起来,给脸不要,那就不能怪她心狠手辣了。
    "咳!"
    里面轻轻咳了声。
    姬英杰立刻不说了,转身离开进了里面。
    很快,她又从里面出来,但态度却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可以,我同意你带走念音,但你说了不算,要念音自己同意,并且发毒誓,你们走了以后再不能回来。"
    老七:……
    他没把握,但准备试试。
    他去和念音说了,毫不意外被拒绝了。
    念音宁可在地牢中死去,都不愿意离开。
    老七在念音耳边轻声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先答应下来,权宜之计嘛。"
    她不同意。
    姬家的女人说话言而有信,没有权宜之计这一说,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善意的谎言在这里也不适用。
    老七没辙了。
    但这时候族长又传来命令:念音,念慈和一众护卫对姬家多年守卫有功,这次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全部都驱逐出姬家境界,以后也不许以姬家人自居!
    主意改的飞快,谁都不知道族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地牢里一片愁云惨雾。
    大家不服,哭喊着要见族长。
    但是并没有用,大家都被赶走了!
    ……
    姬家边界。
    大家被赶出边界,从此就意味着无家可归。
    老七提议让大家跟他去江州,不过没有一个人愿意跟他走,她们还计划着要回去姬家,杀掉那女人。
    念慈劝念音跟老七走。
    如果大家失败,还能留一个种子,将来为大家报仇。
    姐妹们在一起没有哭哭啼啼,只有依依惜别,各自珍重!
    江州。
    盛家。
    老七把念音带回来了,时莜萱很高兴。
    但她很快就发现不太对劲,念音眼睛红肿的像是桃一样,这是哭了多久?
    "怎么回事?"
    一句关心的问候,把念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重新勾起。
    "大姐,姬家有难了……"
    念音抱着时莜萱哭的稀里哗啦,边哭边说,哭了一个钟头,终于把事情全部解释清楚。
    时莜萱拉着念音的手:"别哭了,你安心住在家里,留在江州,姬家的事情我去处理。"
    书房。
    盛翰鈺把老七叫进去,然后把坐在沙发上的盛梓晨赶出去。
    关上门,老七开门见山,说出藏了一路的话:"董事长,我在姬家见到夫人的姐姐了。"
    "谁?"
    老七:"夫人的姐姐,时雨珂。"
    "开始我并不能确定,后来我仔细观察过几次,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我觉得就是她。"
    这件事藏在老七心里好几天了,他连念音都没告诉,告诉的第一个人就是董事长。
    盛翰鈺眼睛眯起,这事有点意思。
    "这件事情你还告诉谁了?"
    老七:"谁也没说,您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嗯,知道了,你去休息吧,暂时不要告诉别人。"
    "是。"
    老七出去。
    时莜萱让方姐收拾出最好的客房给念音住,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念音都会住在这里。
    原来的房子卖掉了正好,一个女孩子自己住在外面不方便,家里地方大,而且也方便老七近水楼台先得月。
    方姐,张妈包括肖雅对念音住进来都非常热情,几个女人热情的不得了。
    围着念音嘘寒问暖,还很默契的不经意间就会夸老七一句!
    大家都喜欢念音,希望能促成她和老七的好事。
    念音再坚强,也是女孩子。
    女孩子都有软弱的一面,喜欢被呵护。
    住在这里本来她是不安的,主要也是不习惯,但被大家热情感染,住进来很快也就适应了。
    这里的女人和姬家的女人不同。
    在姬家,她是守卫者。
    在盛家,念音只是一个年轻女孩子。
    所有人都照顾她,而不是需要得到她的照顾和保护!
    安排好念音,夫妻俩回到房间,时莜萱见老公眉头深锁,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于是问:"你怎么了?"
    盛翰鈺:"姬家那个女人,老七怀疑她是时雨珂。"
    "谁?"
    她现在的表情,和老公第一次听老七说时雨珂在姬家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时雨珂在姬家。"盛翰鈺把刚才老七和他说的,一字不落又和妻子说一遍。
    时莜萱眉头皱起。
    她现在的表情也和老公差不多,夫妻多年,共同点越来越多。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听完后,时莜萱点点头:"嗯,应该是她,错不了。"老七描述的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和时雨珂很像。
    别的都很像,但有一点不符。
    时雨珂没有能力在两天内让姬英杰信服,还让姬英杰对她言听计从更是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事情。
    俩人同时都想到一个人——朱一文!
    这个能力朱一文有。
    这件事突然就变得复杂了。
    夫妻俩几乎一夜没睡,商量了一晚上。
    第二天俩人当着全家人的面宣布——补办蜜月,一个月后回来!
    王颖好把儿媳妇拉到一旁,轻声道:"念音昨天晚上刚住进来,你俩今天就要走,是不是不太好?"
    "别让人家多心,以为你们不喜欢她。"
    婆婆考虑的很周全,她出发点是好的,不过眼光不够高,看问题不全面。
    时莜萱笑笑,安慰婆婆:"妈您放心,我俩不在家,她才会安安稳稳住下来,您拿念音就当自己人指使就行,有力气活就交给她做,这样她住在家里才会更自在。"
    王颖好觉得不妥:"不好吧?虽然她叫你姐姐,但咱也不能太过分呀,再说家里也不缺做力气活的人。"家里有保镖,有男人在怎么能让女孩子做力气活?
    但儿媳妇告诉她,就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