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他们的表演更加真切,周全特地给聂晓婉设计了一套的生活方案。
    先从他的人物背景设计,她是外乡来寻亲的,暂时在客栈住,后来听说亲属死了,就要去寿衣铺跟纸扎铺准备丧葬用品,到坟前焚烧。
    就为了能够让人物更加生动,唐杰还特地的弄来了鬼妆案里的涂脸膏,这是她后来为了搞研究研制的。
    给聂晓婉化好妆之后,又给她找了一身跟黄李氏几乎差不多的衣服,加上她与生俱来的泼辣劲儿,说她是个泼妇一点都不过分。
    她从客栈早上起床,先到纸扎铺跟寿衣铺周围买早餐,然后回去,近中午的时候,到镇里的一家空房子敲门,然后跟旁边的邻居打听里边人的下落。
    跟邻居说明自己的假身份是寻亲的,然后打听寿衣铺跟纸扎铺的位置。
    先到寿衣铺讲价,再到纸扎铺讲价,讲完价让他们出样品,让他们两家竞争,尽量挑起他们两家的矛盾。
    这样一来,两家的母老虎就又能干仗了,这才有可能让两个胆小的男人触碰内心的逆反之心,从而迫使他们就范。
    聂晓婉按照他们的计划做了,可是两家干纸活的似乎都不在意她的要求,全都摆出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
    周全为此也大为不解,以前都见过他们当街对骂,这怎么有活还不接了。
    聂晓婉说:"是不是他们发现了咱们的计划?"
    周全摇头道:"应该不会,虽然他们现在要比之前小心了,但不至于连生意都不做了吧?"
    唐杰说:"要不然咱们请他们吃饭,看看他们两个谁是兰花指,直接给他抓了不就完了么?"
    周全说:"你有直接证据么?"
    众人不语。
    周全说:"现在咱们锁定的目标,全都是从假设而来,即便是符纸上的指印跟他们两个人当中的一个相符,也不能排除有可能是他们两个共同作案的。"
    "共同作案?"
    周全看了眼聂晓婉说:"不可能么?"
    唐杰端着下巴不言语了。
    周全说:"晓婉,这几天就得辛苦你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
    周全思索了良久,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么就给他们弄一笔大单,可要是大单的话,又不是新死的人出殡,凶手再傻也得怀疑的。
    当天晚上,周全带着一众军士站在曹德军的家门前。
    曹德军的尸体躺在棺材里,偌大的灵堂仅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搭建而成。
    而且,看守镇口的探案跟军士也全都调回来了。
    聂晓婉穿着孝服,脸上的装扮没有改变。
    她跪在曹德军的灵位前,不停的往火盆里放纸钱。
    "曹叔叔,我爸知道你没有子女,特地让我来帮你守灵,起码你死后有个尽孝的后人不是,你就安心的走吧。"
    说一声哭一声,虽然不是太真,但不仔细听的人是听不出来的。
    这时候,两名军士带来了四个人,刚到曹德军灵位跟前,一位军士就跑到了聂晓婉身边。
    "小姐,扎纸活的来了,您看要不要跟他们说说?"
    聂晓婉回过头去,只露了半边左脸,随后又将头转了回去。
    她说:"曹探长想必你们都知道他的为人吧?"
    四个人不言语,只顾着点头。
    聂晓婉又说:"他曾经的梦想是指挥千军万马,现在他死了,我要给他烧去千军万马,你们能弄么?"
    聂晓婉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后边的人发出了感叹。
    "你的意思是,真真的做千军万马?"
    聂晓婉说:"不做一千,起码也得百八十个吧?"
    还没等聂晓婉的话音落下,后边就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这活我们刘记寿衣铺接了。"说话的是刘二愣子的媳妇。
    徐东的媳妇不干了,说:"我们也能接这活,他们家的手艺不行,做出来的人都不真,用我家。"
    "你个贱货,怎么哪说话哪有你,你们家那点小作坊,百八十个的纸人纸马,恐怕你们得做到明年吧,你家徐东哪赶得上我们家二愣子的速度?"
    见到两家人火药味出来了,聂晓婉的眼神直往屋里看。
    坐在角落里的周全,冲着她点了点头,跟身边的军士嘀咕了几句,军士跑了出来,跟聂晓婉耳语。
    聂晓婉说:"我叔叔是意外身亡,所以尸体不能存放太久,现在我要求你们两家一起帮忙制作,五十匹纸马,五十个军士,三天后出殡。"
    说完话,她身边的军士拿出了一袋子钱扔在了地上。
    随后,聂晓婉就说了句:"送客。"
    这头徐东跟刘二愣子两家人走了,聂晓婉就从地上起来了,坐回了椅子上。
    而棺材里的曹德军叼起一根烟,嘴里嘀咕着:"没想到这棺材躺着还挺舒服的。"
    周全笑了:"曹探长,这场戏你演的不错啊,我想他们的尾巴很快就会露出来了。"
    唐杰问:"下一步是不是得监视他们?"
    周全点了点头说:"这事儿我想还得我去,我得搞清楚他们两个谁是那个凶手?"
    当晚,周全就跟聂晓婉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于老二的家里。
    因为在这可以看清楚他们两家的动态。
    可是,两个人在于老二家里守了两个晚上,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徐东跟刘二愣子两个人都非常认真忙活着手里的活,就算是他们的媳妇没事儿唠叨几句,骂两句,丝毫都不影响他们工作。
    等到第三天要交货了,他们两家开始收尾,很快就把活干完了。
    这一连三天把周全困得不行,因为他一直都没法合眼,本身徐东他们一忙活就能干到凌晨,他还需要监视他们的举动,所以一天睡觉的时间也就一个多小时。
    从于老二家出来之后,周全两只眼睛成了熊猫眼,走路都晃晃悠悠的。
    他回到客栈,一头就倒在床上酣然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傍晚了。
    交货的时间到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洗了把脸飞速跑下了楼,一路飞奔到了曹德军的家中。
    此时,有许多百姓都在曹德军家周围围观,纸人纸马将他家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军士大声说:"这匹马怎么少了只耳朵?"
    与此同时,徐东跟刘二愣子两个人莫名其妙的一同冲到了那匹马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