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那个小李在发过来消息,到目前为止,才不过是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呀。
    最关键的是,这小李乘坐最快的飞行魔兽,都还没有抵达王国炼药师联盟协会这里。
    他一个分会的会长,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而且,这个家伙还已经通过了他们昨天举办的初赛,就足以说明对方来这里的时间是好几天前了。
    能够在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内就能够抵达这里,这是人能够办到的事情吗?
    古河山感到了万分震惊,也觉得难以置信。
    但实际上,如果要是知道对方在不到短短一天抵达这里的时候,估计会震惊的连下巴都掉下来。
    片刻功夫之后,古河山收住震惊的表情,带着一脸的不解开口问道:"你已经向老夫承认,你就是毒害那个我们联盟协会吴长老的凶手,这是打算自投罗网吗?"
    他想不通,对方如果真的是毒害他们联盟协会吴长老的凶手,按理来说,会躲到天涯海角找一个藏身地方,躲起来才对。
    为何如此胆大来到他们王国炼药师联盟协会,而且还加这件事公开说给他听。
    孟景笑了笑,"老先生,我可没说是我杀了你们联盟协会的吴长老。"
    至于他为何挑明自己的身份?
    "那是谁?"古河山追问。
    既然不是他这个分会会长,毒害他们王国炼药师联盟协会总会长,那又有谁做出这样的事?
    谁敢去得罪他们王国炼药师联盟协会啊。
    孟景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没错,在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整个炼药师工会,已经人去楼空,更别提有什么机会,见到那位吴长老的尸体,去找什么凶手的存在了。
    古河山皱眉,"既然你没有任何的证据,那老夫为何要选择相信你?"
    说真的,你一没有任何证据,来洗脱自己的罪名。
    二,没有任何的证据,来找到真正的凶手。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想要他一个联盟协会的总会长,选择去相信一个年轻人所说的话,这怎么可能吧。
    这很容易引来旁人的闲话,他这个总会长的位置,还能不能够保的住,不好说。
    "就因为这个。"
    孟景再次摊开了自己的手掌,掌心中再次亮起了一团白色的火焰。
    古河山捂着脸,苦笑着点了点头。
    "能……"
    "可是光老夫一个人相信,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啊。"
    没有办法,那青年手里的火焰,太具有话语权了。
    "嗯,只不过,让老夫相信之前,能不能老夫多问一句。"
    孟景点头,"老先生,你直接说就是。"
    "就是这团火焰,您是如何得到?"古河山问。
    虽然说这一团火焰的确,很具有说话的权威性。
    但不过这仅仅只是对于他个人,或者说是对于不少崇敬第一任联盟总协会的人,而言的。
    毕竟,不少人的心里可是将药尘当做了神一样的存在。
    而见到他的那一团骨灵神火,更是要奉若神明。
    孟景笑了笑,"那位老先生,传承给我的。"
    虽然药尘现在不在自己的戒指之中,他们之间的关系,偶尔会拌嘴几句,可真要说的话,他们应该是师徒之间的关系吧。
    古河山的眼神变得火热无比,整个人的表情变得尊敬起来,身子微微发颤,略有些神情激动。
    "真的吗?"
    孟景嗯哼一声,随手掏出了一部功法扔给了古河山。
    古河山小心翼翼,再打开那功法之后,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色红润。
    如此模样,让梦禁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他怕的就是这个老家伙一激动,心跳停止跳动,嗝屁了,怎么办?
    到时候自己前面的冤屈,还没有来得及洗刷清白。
    这后边他就成了杀人凶手啊。
    关键这老头还是一个炼药师联盟协会的总会长啊。
    那身份地位可不比那个吴长老,要高的许多?
    古河山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略显激动,很快就是大口的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片刻之后,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在一旁的孟景,一脸黑线。
    完了完了,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抽风了吧?
    "你们四个老家伙,恐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吧。"
    "真是天助老夫!"
    很快,在一声放荡的大笑过后,古河山两手抓住了孟景的肩膀,一脸凝重的看着孟景。
    "小家伙,有兴趣当总会长吗?"
    "总会长?"
    孟景愣了一下。
    这老头的意思是要把总会长的位置让给自己?
    好家伙,他原本的打算是通过炼药师比赛,来接替那位吴长老的位置。
    但谁曾想,这个老家伙居然有意想要将自己的位置拱手,让给自己?
    这个便宜不要白不要啊。
    刚准备答应那位老者,又是松开的肩膀来回的在房间之中,走来走去。
    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不行不行,这个小家伙太过年轻了。"
    "若是太早得到炼药师公会总会长的位置,很容易被那四个老家伙给盯上。"
    "是老夫时日不多呀。"
    孟景道:"老先生,说真的,你是真的打算将总会长的位置,让给我?"
    古河山的脚步,顿了下来,一脸认真:"说真的,小家伙。"
    "你也会对老夫的这个位置感兴趣,对吗?"
    孟景点头。
    这怎么可能不会感兴趣啊,这可是王国炼药师联盟协会总会长的位置啊。
    除非那个人是白痴,才不会想要得到这个位置。
    在随着孟景点头,古河山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的表情,犹豫了片刻,道:"算了算了。"
    "有些事情还是让你过早的知道比较好。"
    孟景点头,"好!"
    古河山道:"小家伙,你也知道我们联盟协会之中是有着五大金刚的位置对吧?"
    孟景嗯嗯两声。
    "这五大金刚的位置是为了制约总会长的权利过大,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而成立的。"
    说白了,一旦联盟协会总会长,做出什么不利于协会发展的事情。
    那么,五大金刚就会有理由罢免总会长的位置。
    说到这,古河山叹了一声气,"可是在随着这些年来的发展,这五大金刚之中有四大金刚已经联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