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以后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定当竭尽全力。"青年脸色惨白,伤势极重,拱了拱手说了几句场面话。
    滴血的大刀并没有手起,时刻防备着胖子,对方可不会无缘无故救他们,莫非是看上自己师妹的容貌不成?
    白衣女子一身白衣已经染成了红色,身体踉跄,也同样谢过了韩立。
    至于容貌,披头散发,脸上都被血液染红了大半,就算再漂亮,胖子现在也不会有半点想法。
    见二人态度还算恭敬,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道:"两人觉悟但是蛮高的。"
    "先不说妖兽,我且问你们,此乃大周国何处?附近可有宗门?你们又是谁?"韩立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
    这二人实力并不弱,青年修为辟脉境八重,女子修为虽弱,却也和他同级,只是年龄明显大了一些,青年大概二十四五岁,女子年龄,应该没有超过二十,如此年纪便有了这等修为,可见天赋也是极佳。
    当然不能跟他和师尊比,他们毕竟是少数,胖子默默将自己和苏牧拉到了一个天赋级别,可见心态也是很膨胀的。
    "大周国北部,白云宗在此坐镇,只不过……"说道这,青年神色黯然,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白云宗?没听说过,应该不是什么强大的宗门,估计是个二流宗门,撑死有几个斗魂境武者坐镇,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能建立宗门,不行哪天等我到了斗魂境,也建立个宗门玩玩?"胖子不由想到。
    他是有些意外的,师尊说生死历练,怎会将他随手碰到了一个二流宗门内,难不成真的是要他当宗主?
    "只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啊。"胖子语气并不好,他最烦有人说话说到一半就停下,能把人憋死。
    青年并未开口,一旁的女子神色复杂,咬了咬牙接口道:"只不过白云宗今晚被灭宗了,只有我和几位师兄逃了出来,刚刚战斗,几位师兄也死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
    说到这,女子眼睛中出现了血丝,神色中满是仇恨,屹立百年的宗门,就这样说没就没了,那帮该死的畜生,她现在就想杀回去。
    "被灭宗了?什么人做的?"韩立眉头也皱了起来,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他要经历的危险在成倍上升。
    "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某个邪教组织,专门屠戮弱小武者和宗门,甚至普通人也杀,这附近千里的几个宗门应该都被灭了。"女子回道。
    这样的事情在神武大陆,甚至六国也经常发生,并不少见,为了提升实力,有些武者可不会顾及那么多。
    "邪教组织?接连屠戮数个宗门,就这般没有吃相明目张胆?你们的周天子都不管的吗?"胖子话音刚落,就后悔了。
    哪里还有什么周天子,已经被他师尊干掉了,以后说话他得注意点了,毕竟这里是大周国,尤其是他师尊还斩杀了人家的天子,一旦他暴露了身份,定然会死的极惨。
    "大周国天子战死,没有人皇镇压,国家已经动乱,没人管,他们也管不了了。"白云月说出大周国现状。
    韩立点头,再次询问道:"你所说的那些邪教武者实力如何?另外,你们的宗门都被灭了,你们几个区区辟脉境修为,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能逃不开说明这二人在白云宗身份并不简单,他这次也算是救对人了,一旦冒冒失失进入了邪教是极度危险的。
    "斗魂境武者十八人,半步龙象境强者一位,辟脉境上百人,至于真元境及以下数千人。
    其中九位斗魂境武者被家父和数位长老联手斩杀,他们的统领也受了伤,辟脉境武者也死了将近一半,低阶武者也死了很多。
    我们是从密道中逃出来的,密道入口已经被毁了回不去了。"
    白云月一一告知,也由此可见,白云宗并不弱,除了没有龙象境强者坐镇,甚至不弱玄天道宗。
    "你打听这些,莫非也是要加入他们?"白云月美眸盯着韩立,语气也变得十分冷淡,邪教武者都是畜生,加入邪教的武者一样也会变成畜生,那些人根本没有一丝人性可言。
    青年却是暗中拉了拉女子,示意她不要激怒对方,以他们二人现在受伤程度,并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否则也不会乖乖留下来组织交谈。
    韩立"英俊"的脸庞,露出一抹笑意:"我和你们一样痛恨那些垃圾,所以我决定去灭了他们,垃圾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浪费资源。"
    师妹千羽的悲惨经历他也知道的,他对那些邪教武者并不感冒,甚至有能力的话,也会见一个杀一个。
    白云月脸色撤回冰冷下来,语气中带着不屑,冷笑道:"你确实有一些实力,可杀他们,你怕还差的远吧?"在她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想去加入邪教。
    她于邪教不共戴天,哪怕韩立出手救了他们,依旧如此。
    "白痴,胸大无脑的女人,你做不到并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现在没你们的事了,滚吧。"胖子懒得和这个女人计较,同时心里也已经开始了谋划。
    白云月脸色难看,以她的身份又何曾被人这般侮辱过,想动手,却被青年死死按住,青年也很生气,但还不至于动手,对方毕竟是救了他们一命。
    韩立没在机会二人,割下了几块雷豹兽的肉,放入储物袋,于二人擦肩而过。
    待韩立不见了人影,女子气愤道:"师兄你为何拦我,他一定是去加入邪教了,邪教徒都该死。"
    她无法接受宗门的覆灭,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师妹,他或者有自己的打算,随他去吧,我们先离开吧,离这里越远越好,等我们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回来给大家报仇!"青年还算理智,终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白云月咬牙切齿,血海深仇,她等不了了,她和师兄二人天赋虽然不弱,可想要突破龙象境几乎是不可能的,等在久也报仇无望。
    想到这,她竟然也朝着韩立所去的方向奔去。
    "师妹!"青年急忙追去,若不是要保护师妹,他已经和宗门共存亡了,他现在只希望带师妹离开,这是他师父最后的遗愿。
    另一边,韩立离开不久,便遇到了几位身穿红衣,遮盖面貌的武者,感受到对方身上的血腥味,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两位辟脉境一重,三位真元境,果然是一群垃圾。"
    韩立没有犹豫,直接出手将之快速斩杀,这些人实力并不强,甚至比同阶武者弱很多,他们本就资质普通,为了获得实力自甘堕落,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提升修为,依旧改变不了他们弱小的本质。
    杀完后,查看一下尸体,穷得叮当响,韩立吐了口唾沫便离开了。
    胖子就这般,一路见到这类人,只要修为不超过他太多,全部一一斩杀,可谓是杀了一路。
    身后青年和女子一路追随,看到地上那些惨死的尸体,羞愧不堪,二人对视一眼,决定跟上去,她们是真想看看以对方的修为,是如何覆灭邪教武者的,或许他们也能帮上些忙也不一定。
    天色大亮,清晨,韩立终于来到了一座残破山门前,门前赫然立着一块巨大石碑,上写"白云宗"三个大字。
    "真不容易啊,终于到了,历练也终于要开始了,下一步便是混进去,成为他们的一员。"
    他已经想好了,这些人贪婪血腥,肯定不会长时间呆着这里不出。
    一旦出去屠戮,他就跟着一起去,做一个他们中的大反派,坑死所有人,一定很爽,当然也会很危险,一个不好就挂了,但这便是他的历练之路。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逗留?"一位守门的邪教徒质问道。
    "肯定是白云宗外出弟子回来了,杀了这个漏网之鱼。"另一位邪教徒已经抽出了长剑,眸光贪婪,准备出手了。
    送上门来的肉,不吃白不吃,吃了就能提升实力,辟脉境武者,很补的。
    "就算不是漏网之鱼,也一定和白云宗有关系,杀了便是。"又一人开口道,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同样贪婪无比。
    狼多肉少,本来剿灭一个宗门就没有太多的油水,何况大头都被那些斗魂境战将给分了,留下点汤还不够塞牙缝的。
    这些邪教武者一个比一个贪婪,实力弱的更是连汤都没有,这年头连邪教都不好混的。
    韩立神色淡然:"本公子是专门来加入你们的,听说你们这里能让武者快速提升实力,怎么我看到的却只是一群废物?"
    "狂妄!"
    "杀了他!"
    "想加入我们,你也得有资格才行,只会耍嘴皮子可是会死的。"
    说话间,几人已经向他杀来,此人现在还没加入他们组织,杀了也不会有人理会,那些战将正忙着分赃,可没空管这里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