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随着体内一声轻响,郑龙双眼大睁开。
    "金鳞刃,起!"
    五柄金鳞刃从体内冲出,每一柄竟然都有幻金兽的虚影奔腾。
    郑龙缓缓抬头,看着此时锋芒毕露的金鳞刃,也是长吁一口气。
    "这?就是郑龙的金系法门?这,这是幻金兽的天赋技?"
    当於弘文看到郑龙这五柄势不可挡的金鳞刃后,总算是明白自己跟郑龙的差距有多大。
    整个人顿时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颓废不堪。
    其体内的金系之力疯狂跳动,开始紊乱失去控制。
    "哼!你这蠢徒,还不快固守丹田?你想死么?"
    这个时候,一道呵斥声在於弘文耳边如同炸雷般响起。
    后者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运功调息。
    若不是自己师傅及时出现的话,刚才他就要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了。
    只见一道身形从於弘文身侧缓缓走了出来。
    其一头银色长发,气息厚重低沉。
    正是宙玄灵院七大长老之一。
    青峰长老!
    此时青峰长老缓缓看着上空五柄金色大刃,忍不住赞叹道:
    "能将幻金兽一脉的天赋技修炼到这般,你这个小子足以自傲了!"
    "若是被幻金兽一脉看到的话,怕是要将你活活拍死!"
    "里面竟然还融入幻金兽一脉的势和自己的道蕴,妙啊!"
    若是被青峰长老知道郑龙二弟就是幻金兽一族的话,怕是要惊掉下巴。
    郑龙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
    与此同时,五柄金鳞刃迅速落下,没入体内。
    体内景门,也达到了九丈之高!
    随后朝着青峰长老走来,撇嘴道:
    "青峰长老,你这弟子倒是自傲的很啊?若是你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要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了!"
    然而,一旁的於弘文调息过后,身形迅速腾起,怒吼道:
    "谁要你来救了?郑龙,你可真是放肆,怎敢这种口气跟我师父说话?"
    轰!
    还未等郑龙动手,青峰长老一掌拍在其肩头上。
    厚重无匹的土行之力让得其狼狈栽倒在地。
    於弘文面红耳赤,自己师父竟然因为这个小子来教训自己?
    "师父,你这是为何?"
    青峰长老眉头微皱,掌心内的土行之力再度加重几分。
    "哼!你这蠢徒,技不如人,还不知谦卑,丢人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连为师的脸面也要丢尽?"
    於弘文狠狠咬牙,最终无力低头,不敢直视郑龙。
    郑龙笑了笑,摆了摆手道:
    "青峰长老,你这弟子天赋不错,就是好胜心太强,眼里容不得沙子,太在意别人罢了!"
    "世界如此之大,本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何必如此计较?"
    "若是再这样下去,於师兄的成就也快止步于此了!"
    青峰长老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小子倒是看得透彻。
    随后狠狠瞪了一眼於弘文。
    "臭小子,听见没有?为师早就跟你说过,你非但不听,不扎实自己的功法,硬要往上闯!"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金神功被你练得漏洞百出,还妄想成为'九灵'?"
    郑龙倒是很想接一句:你可拉jb倒吧!
    於弘文此时神色暗淡,他清楚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
    之前未出现岔子,所以就抱有一丝侥幸,一心只想提升自己,完全将打磨自身,牢固根基抛开。
    直到修炼到后面他深刻意识到这些瑕疵已经开始影响他的修炼进度。
    可是郑龙冲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让他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你郑龙在炼体和元神上的造诣已经足够出众了,为何还要来争夺他在这金行一道的名气?
    殊不知,对于所谓的名气,郑龙丝毫不在乎。
    他完全只是本着强大自己而修炼。
    "弟子知错!"
    此时青峰长老出面,他也无话可说,虚心接受。
    随后更是一脸祈求之色,抬头看着青峰长老。
    "师父,现在弟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弟子不想给你丢脸!"
    都说师徒如父子,青峰长老眼底闪过几分疼爱,缓缓收手。
    "哼!只要你认清自己就行!"
    於弘文心脏砰砰直跳,连忙起身,冲着郑龙恭敬抱拳。
    "郑龙师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郑龙挠了挠头,这个家伙倒是服软挺快。
    "没事,你老老实实听你师父话就行!"
    顿时青峰长老嘴角抽动,你这小子,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行了,一会你跟我走吧!九灵之争在即,能弥补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於弘文连忙喜形于色,连忙站在青峰长老身后。
    "多谢师父!"
    青峰长老点了点头,再度看了郑龙一眼。
    "你这机缘话真不小,罗宙那小子有的应付了,可别输了,黎安然那妮子可是先让你击败'九灵',她才接受你的挑战!"
    此话一出,於弘文身形再度微颤。
    黎安然对郑龙竟然这么高看?
    随后,青峰长老带着於弘文消失在原地。
    郑龙耸了耸鼻子,无所谓道:
    "害,还得先击败九灵?这不是浪费时间么?"
    "算了,也正好见识一下宙玄灵院的各位天才师兄师姐吧!"
    "别以为小爷我不知道,你是想事先见识一下小爷的能耐,好知己知彼吧?"
    郑龙自信十足,倒是将黎安然的小心思猜得透彻。
    随后转身,朝着金行七重天的中心走去。
    "我再来破点记录吧!好让你们后来人,更有动力一点!"
    说完,郑龙身形三步化作两步,迅速来到隔膜前。
    五柄金鳞刃从体内冲出,耀眼无比。
    金鳞刃,量天尺!
    轰!
    数个呼吸后,郑龙进入金行八重天。
    与此同时,金天榜震动。
    金行八重天,郑龙!
    一众子弟猛然抬头,比郑龙还要兴奋不已。
    "金行八重天了,郑龙师弟冲击到金行八重天了!"
    "啧啧啧,这九灵之争,郑龙师弟必有一席之地,哈哈哈,这么多年了,黎师姐终于有了个正常点的对手了!"
    "靠!郑龙师弟就是个怪物,怎么正常了?不过他要打败九灵才能与黎师姐一战,这次九灵之争,绝对燃爆了!"
    ......
    九灵之争还未开始,整个宙玄灵院的弟子就已经热血沸腾,期待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