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是五彩缤纷的。
    但是,在妙成天的眼中却是漆黑的。
    无尽的黑暗。
    她抱着双腿坐在桃花树下,画面绝美,但却少了几分生气。
    显得有些孤寂,可怜。
    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心情好的时候,妙成天就回在桃花树下坐一坐,吹着风,嗅着淡淡的桃花香气,整个人都会特别放松,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来桃花树下坐一坐,听听潺潺的流水声,烦躁的情绪也会得到安宁。
    想事情的时候,也会来。
    但是现在,这三种情况都不是。
    妙成天坐在这里,出神了。
    无悲无喜,怔怔出神。
    就连妙音宫中有人进来都没有发觉,来人静悄悄的走到妙成天的身边,微微躬下身子,探出手,在妙成天的脚上摸了一把。
    感受到触觉,妙成天顿时娇躯紧绷。
    两只完美的玉足缩了回去。
    然后起身,身上有神辉流动,气息凛然。
    "谁!"
    她的声音有些冷彻。
    显然是被吓到了。
    看着妙成天的反应,桃花树下传来咯咯的笑声。
    清脆悦耳,犹如天籁。
    "妙姐姐,是我啦!"
    熟悉的声音传来,让妙成天身上的神辉收敛,冷凝的气息也缓缓消失,刚刚被轻薄的愠怒也逐渐平复。
    "你什么时候来到,我都没发现,还有,下次不许摸我的脚..."
    说着,妙成天别过头去,脸颊上有几分淡淡的红晕。
    像是含羞的少女一般。
    "妙姐姐,你在想什么啊,那么出神,这可不像你啊。"玄净天凑到妙成天的身边,眨着眼睛观察着眼前的倾城女子,而后笑道:"还有,妙姐姐的脚生的真好看,白白呢嫩嫩的,摸起来滑滑的,像是玉雕的一般,不知道将来要便宜那个男人呢。"
    "玄儿,不许乱讲!"
    妙成天有些羞恼,脸上的红晕越发动人。
    "好,不说不说。"
    "对了,妙姐姐,刚刚那么出神,是在想那个姜云凡吗?"
    此话一出,妙成天沉默。
    然后否认。
    "没有。"她的声音平静:"我与他只是普通的朋友,我想他做什么。"
    "各自安好便好。"
    说着,妙成天拉着玄净天坐在一起,聊起了女儿家的私事。
    说说笑笑。
    "妙姐姐,我觉得那个姜云凡挺好的呀。"说着说着,玄净天又把话题带到了姜云凡的身上,妙成天也没有刻意回避玄净天的好奇。
    两人关系极好。
    有些事,说说也无妨。
    "他是很好。"
    "那你为什么当众拒绝他呀,他可是说了,来圣院,登九重战场可都是为了你呢,万众瞩目下能说出这番话,我们都被震惊了呢,我要是你,我肯定会答应他的。"
    玄净天抱着妙成天的手臂,靠着她的肩膀,想个小妹妹一样。
    "答应什么?"
    妙成天笑了笑,"他的话从头到尾都不是表白,我答应他什么?"
    "我与他的关系很复杂,但也很简单。"
    "两不相欠,就是最好的结果。"
    "那你喜欢他吗?"玄净天又问。
    再一次,妙成天沉默了许久。
    良久,动人的红唇轻启,悦耳的声音缓缓传出:"喜欢,一直都喜欢。"
    此话一出,玄净天惊了。
    一双大眼睛盯着妙成天看。
    其中尽是不解之色。
    "啊?"
    "妙姐姐,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接受啊!"玄净天有些听不明白。
    身旁,妙成天抬起手揉了揉玄净天的头。
    像是大姐姐般宠溺。
    她的脸上带着笑,却说出了最苦涩的话:"可是,他不喜欢我啊..."
    ……
    圣院,太一峰。
    姜云凡与姜灵儿两人都换上了圣院的院服。
    皆白衣。
    腰间配着圣院的身份玉牌。
    两师徒头对头的凑在一起,低着头,共同研究着圣院的堪舆图。
    一上午的时间,将他们太一峰的位置找到了。
    又大致的了解了圣院各处的方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正当两人想要好好逛一逛他们太一峰的风景时,虚空之中传来了钟声。
    回荡在山川之间。
    一声接一声。
    姜云凡回头,目光闪动:"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伴随着钟声,虚空之中一道道神光流动。
    那其中尽是圣院弟子的身影。
    他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灵儿,圣院有事,我们也去看看。"说着,姜云凡也带着姜灵儿朝着诸天骄共同的方向而去。
    圣院,中央道场。
    那是一座圣峰,场地诺达,周围有擎天白玉柱,其中铭刻着一道道神纹,透着神光。
    在道场之中,已经汇聚了无数圣院弟子。
    新弟子,老弟子都有。
    很快,姜云凡带着姜灵儿过来了,打量了一番之后,姜云凡看到一行人朝着他走来。
    是秦问天他们。
    "老姜,你也来了?"秦问天含笑开口。
    闻言,姜云凡问道:"当然要来。"
    在秦问天身边,是徐天策,牧云霆以及龙曌,很快,姬凤梧与沈星晚还有安妙音也都过来了。
    他们在战场之中相熟,算是朋友。
    众人聚在一起。
    姜云凡轻声问道:"这是做什么?"
    闻言,秦问天笑道:"是修行。"
    此话一出,其他几人也都纷纷看向秦问天,神色疑惑。
    秦问天继续道:"听闻圣院修行全凭个人造化,但既然入圣院修行圣院也当有教导之责,因此每半年便会在道场之中传道,圣院弟子必须到场。"
    说到这里,秦问天看了一眼姜云凡,然后笑道:"但,圣院八十一峰的弟子可不来。"
    同时,其他人也都看向姜云凡。
    眼神之中都是羡慕之色。
    姜云凡抹了抹鼻子,"圣院传道,当然要听。"
    身边,姜灵儿认真点头。
    其实,他来不来无所谓,但是,姜灵儿必须要来。
    她为人不久,许多事情与做人的道理都是不太清楚,培育人才是圣院的专长,有圣院培养,比他的野路子要强的多,同时,秦问天等人也都注意到了姜灵儿,纷纷开口。
    "她是?"
    还不待姜云凡开口,姜灵儿便认真的解释道:"姜云凡是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