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过甚的热情,不过是想要困住有能力帮助他们的人留在此处。
    毕竟谁也不愿重新过上那种水深火热的生活……
    而这一次,临东王府差点被灭。
    是她的到来,解决了危机,因此她成了百姓们新的救赎,所以才会出现刚刚的情况,想尽办法永远将她留在禀城。
    顾南幽有些无奈。
    "这种法子,只会将人更快吓跑。"
    "言之有理!"
    可除此之外,他们又能如何?
    他们没错,他们不过是想寻求庇护罢了。
    说完百姓之事,顾南幽瞧了瞧魅公子,微微扬眉,似笑非笑询问道。
    "魅公子怎么在这?"
    "不在这在哪?难道还要在城墙之上吹冷风?在下与魏氏父女可没太多话语。"魅公子知她上过城墙,也没打算隐瞒。
    原来她去城墙上时,魅公子看见她了。
    "你为何如此?他们之间的事情为何不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她的意思是魅公子明显知道魏氏父女的下落,为何在宋四司苦苦寻找的时候不告诉他?
    "他们自己如何解决?以宋四司的性子,又怎会将他们弃之不顾?必然会千言万语相劝。
    可在官大势大的宋四司面前,魏姑娘不过是一个唯唯诺诺、未曾见过后院险恶的姑娘,就算她忽然敢忤逆自己的恩公,那她又胆敢忤逆一位大人?
    在下已几次三番询问过他们的意见,若不是他们果断决绝,在下又如何会替他们隐瞒。
    所以啊!本就不对等的人,又如何公平交谈?"
    此话不无道理。
    或许是魅公子不太了解宋四司,所以才会如此认为,但这样何尝不是对宋四司的不公平,至少此生他都会对魏姑娘深感愧疚。
    顾南幽虽不怎么赞同,但人生在世,向来如此,谁都不可能舒舒坦坦过完一生。
    此事已了。
    日后,若宋四司问起魏氏父女,她如实说便是。
    只是……
    "没想到魅公子也是性情中人。"
    "性情中人?不过是笼络人心的把戏罢了。"
    "好一个笼络人心。"顾南幽淡淡开口,不以为意。
    双方心里都明白。
    魏氏父女只是普通百姓,无权无势,谈何笼络人心?魅公子恐怕求的不只是心安。
    ……
    冬日里,日子越过越冷。
    她偶尔会出门,但是她惊奇发现,街道上原本形形色色的行人。但自从那日被围堵的盛况之后,基本变了个模样,成了男人的仙境。
    各式各样的男人,五花八门的打扮,上至八十岁老叟,下至牙牙学语的孩童,都明目张胆与她偶遇。就连她的画像,无论画得美丑,只要写上她的名字,都成了炙手可热物品,见了她,更是像饿疯了的狼群,直面朝她扑来。
    这样的场面,再一次刷新了她对禀城百姓的认知。
    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信?
    此后,顾南幽基本上就待在临东王府,若非必要,坚决不踏出王府半步。
    当然!
    禀城百姓的狂热,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消退。
    两个月之后。
    临东王妃已从逐渐回到现实,除了夜里偷偷抹泪,白日里她经常与顾南幽闲聊,偶尔也看看顾南幽与世子、魅公子他们谈天说地。
    日子仿佛清闲自在。
    但了解顾南幽留下来的实情之人,都在暗暗等着,等着一场盛大的雪夜。
    就是这一日。
    禀城又下了雪,天空灰蒙暗沉,仿佛积攒了几千年的怨气,铺天盖地地环绕着这块并不太富庶的旧城,雪花飘落,无尽飞舞,似乎要掩盖一切。
    仅仅一个上午,大地已然白茫茫一片,到处都是银装素裹。
    后院一处暖房中。
    围坐着一群人,皆是府中幕僚,甚至还有几名侍卫,他们目光定定看着棋盘上的厮杀,一个个皆提着一颗心,怎么都无法放松。
    顾三小姐与魅公子对弈,孰胜孰败?
    若是以往,他们必定站在魅公子这一边,可顾三小姐连输两局之后,魅公子又连输两局,五局三胜,他们的全部家当都押在了魅公子身上,极少人看好顾南幽。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因为顾南幽银子多,他们赌局规定是,输掉棋局之人可要赔付赌赢之人双倍银钱。
    也就是设赌局的不是管家,而是顾南幽与魅公子,两人原先只是相互拿银钱对赌,输者要多给一倍价钱。
    旁边之人看了,不由得纷纷下注。
    然而!
    事实证明,顾南幽也不是省油的灯,棋盘上的厮杀,咄咄逼人,气势压制,堪比大将风范,让魅公子不得不全身心投入到棋盘上。
    看着他们揪心的模样,临东王妃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她看了眼坐在身旁世子,轻声道:
    "诩儿押了谁?是顾三小姐么?"
    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临东王妃以为他将钱财堵在顾南幽身上。
    谁知……
    世子笑而不答,只是反问。
    "母亲猜猜?"
    不是顾三小姐就是魅公子,这还要怎么猜?
    最了解实情的当属管家了,他们所押的银两全在他那儿,管家十分清楚,无论哪一边赢,世子爷都不会输,因为世子爷两边都押了同样多的银子。
    他只是旁观,图个乐。
    却不知图个乐也能掉进别人编织的陷阱中。
    最后一颗棋子落下,顾南幽嘴角一勾,如幽如兰的声音脱口而出。
    "平局!"
    一群'赌徒'瞬间傻眼。
    怎么就平局了呢?
    平局该怎么算?
    顾南幽似乎清楚他们的想法,于是又再次开口:
    "百年难遇的平局,自然是由庄家 也就是我与魅公子平分,这是事先说好的。"
    嗯?
    "事先说了吗?"众人懵!
    "事先说好了,我可以作证。"管家开了口。
    有管家证明,那就确实无疑了。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顾南幽与魅公子来到管家那里分银钱,两人都笑意满满。
    "都说这是聪明之举,你还不信,眼下尝到甜头了吧!"
    "在下佩服,顾三小姐这招甚妙,下次还这么干。"
    "行!哦,对了,管家也帮了忙,这是十两,管家且收好。"
    管家笑了,"甚好甚好,下次还有这种好事,还尽管来找老朽。"
    "好说 好说!"
    众人:"……"
    这么正大光明说出来真的好吗?
    有没有考虑一下被骗之人的感受?
    他们现在要抢回银子还来不来得及?
    临东王妃掩嘴低低笑着,血本无亏的世子只能干瞪眼。
    就在众人摩拳擦掌之际,暖房大门突然被打开,风雪瞬间冲进暖房中,从外面进来两人,一位是严肃异常的临东王,一位是微微讶异的沧海拾遗阁阁主。
    见他们二人。
    顾南幽与魅公子都立马正了脸色,分银子的动作瞬间停住。
    "雪夜今至,诸位好生待在府中。"
    仅仅一句话。
    临东王又与沧海拾遗阁阁主转身匆匆离去。
    幕僚们还在一头雾水,顾南幽与魅公子已速速抽身离开,神情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世子也起身跟随一起。
    暖房房门再次被关上,里面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