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请强者的地方并不在内宫,而是在百战庭,是天玄皇朝专门为了功臣摆宴,或者皇室庆贺而设立的。
    因为地方够大,所以即使里面坐了数百人,也依然觉得足够宽敞。
    不过这次却未能见到冰吟或者雅雪,而是一直由蛇人老妪操持全场。
    而在这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坐在靠前的四名老者了,他们都是准仙境界,最强的有准仙六重,最弱的也有五重巅峰,而看他们的穿着,倒也不难猜出他们正是龙门剑宫的四宫代表。
    至于整场筵席谈论的话题,也无非就是关于圣坟的事。
    不过身为女皇的冰吟没到,所以也都只是众人私下谈谈,而真正能见到女皇的时间,还要在三天后,等到各地该来的高手都来了,女皇才会亲自到这里安排进入圣坟的时间。
    首次筵席十分简短,所以很快结束,所有人也在宫女侍卫的带领下前去休息。
    赵辰没跟侍卫走,而是径直带着桃夭夭去了以前自己居住的石屋。
    本想带她住下,不料到了地方才知道,这里居然被改成了神庙!
    没错,专门用来供奉赵辰这个圣使的神庙。
    "明明自己还活着,可为什么还是有种英年早逝的感觉呢?"
    端详着神庙里自己的画像,看着大半夜还有很多蛇人虔诚朝拜的神庙,赵辰不自觉的开口嘀咕道。
    "这画像画的不好。"
    桃夭夭指着画像说道。
    赵辰倒是十分豁达,并用一副宽容的表情说道:"没什么,画师的能力有限,能画出真人百分之一的神韵,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
    桃夭夭摇头认真说道:"不,我是说实际上本人并没有画上那么好看。"
    赵辰闻言,脸瞬间黑了。
    但没想到的是,这次还没等赵辰开口,一旁朝拜画像的蛇人们,就已经纷纷怒视了过来!
    也难怪,毕竟上面画的,可是拯救了整个蛇人种族的恩人,圣使赵辰大人!
    他们平时只是念一下名字,都要磕头尊敬的新神!
    可如今被两个外来人指指点点,你说他们能高兴得了?
    "这里不欢迎你们!快滚出去!"
    有个蛇人壮汉起身怒喝道。
    "没错,滚出去!"
    "滚出去!滚出去!"
    "竟敢对圣使大人不敬!我看我们还是干脆放火烧死这两个人吧!"
    随着吵闹升级,有红了眼的人甚至已经开始点燃火把了。
    "你们至于的吗!"赵辰有些哭笑不得。
    好在这时候有巡逻的蛇人战士经过,见到居然有人敢在圣使大人的神庙里吵闹,顿时也怒红着双眼急吼吼的冲了进来。
    要知道,在蛇族,圣使大人的地位,可是要比女皇还要高一些的。
    你在皇宫门口吵闹,顶多也就是被训斥一下,但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圣使大人的神庙里,那绝对就是整个蛇族最不可饶恕的事了!
    "你们来的正好,我跟我的朋友来这里参观,没想到就是多说了一句话,他们这些人就要对我喊打喊杀的!"
    赵辰见到蛇人战士之后,也赶忙对着他们解释道。
    要搁平时,有人这么挤兑赵辰,他肯定早就动手了!
    但是现在,赵辰却完全没办法动手,总不能说因为你们太崇拜我了,所以我要砍死你们吧。
    但没想到,赵辰话刚说完,蛇人战士就直接怒喝道:"不管有没有道理,在神庙里吵闹就是对圣使大人不敬!全部抓起来!"
    这话一出口,赵辰噎了。
    而原先吵闹的那些蛇人,似乎也终于从愤怒中惊醒。
    但却不是害怕,而是因为回想起这里是神庙,而自己刚才居然在神庙里大喊大叫!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
    "对!抓我,我该死!我居然在圣使大人的神庙里吵闹,我真是该死!"
    "呜呜呜,是啊,我居然这么不尊敬我们的圣使大人,你们别抓我了,干脆直接杀了我吧!"
    "没错,也杀了我吧!"
    神庙里众人哭着忏悔。
    看那样子,好像生怕死别人后头一样!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赵辰也想哭!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蛇人一族对神明的崇拜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但每次看到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感到抓狂又无奈!
    "吵什么吵?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边哭的正烈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斥责声忽然自附近响了起来。
    赵辰不用回头,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小女王来了。
    果然,倩影一转,就见雅雪女王陪着女皇冰吟出现在了神庙门口。
    虽然赵辰也好奇这俩人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来这里,但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就赶忙走上前准备解释一下。
    但不料,还没等他走近,就听雅雪女王忽然出声何止道:"你想做什么!谁让你擅自靠近女皇陛下的!"
    "我这……"
    赵辰一时无语。
    我靠近自己妹妹,怎么还要先磕几个才行吗!
    "行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在这里吵闹总归不合适,今晚的事就此揭过,谁也不许再提,也不许再闹,都散了吧。"
    女皇冰吟皱着眉尖淡淡的说道。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发话,今晚这地方怕是真的要死几个了。
    至于说对圣使大人的崇拜,她就没有别人那么深刻了,虽然也崇拜,但内心深处更多的是妹妹对哥哥的崇拜,而不是对遥不可及的神明的崇拜。
    "等一下!"
    就在女皇命令刚下的时候,原本有些不耐烦的雅雪,忽然抽了抽精致的鼻尖,像是闻到了什么似的,并大声阻止道。
    "女王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冰吟不解的看向雅雪。
    "咳咳,我觉得,今晚的事并不是小事,这两个人可是冒犯了我们的圣使大人,而且我看他长得也像奸细,所以我认为,我有必要再亲审一下这件事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我们对圣使大人的尊敬!"
    雅雪忽然将眼一眯,然后目光灼灼的说道。
    你滚犊子吧!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居然开始信仰我了!
    "总之,就从这个丑陋的男人开始好了!你们其余人都先出去,我要单独一对一的亲自审理他!"
    雅雪不管赵辰无语的目光,就直接对着所有人驱赶道。
    "可是……"冰吟想说什么,但雅雪一样不给机会,而是直接就把她也一起驱赶了出去。
    神庙内。
    此时也就只剩赵辰跟雅雪两个人了。
    "你想干什么!你想对我干什么!"
    赵辰表情极不自然的大声吼道。
    不料雅雪却很直接,猛地走上前来,就把他推到了墙上!
    之后,便疯了一样将那红艳的小嘴儿印了上来。
    赵辰咬紧牙关宁死不从。
    不料却被雅雪一手捏住脸颊,强行把他的嘴巴捏开,"张嘴!配合!没看到本女王在审你吗!"
    "你,你你你……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夫君吗!你……唔唔!"
    赵辰狠狠说道。
    但话没说完,就又被堵上了嘴巴。
    这一次,足足盏茶功夫,雅雪才总算放过了赵辰。
    "唔!嘶……夫君不要,万一外面的人闯进来,人家就真的要丢脸了。"
    "你明明有夫君,居然还对别的男人下手,你对得起你夫君吗!"赵辰手上加重了一下,并黑着脸说道。
    "嘶!嗯!夫君别闹了,我知道是你,我的赵辰小男人夫君。"
    "你怎么知道的?"赵辰愕然问道。
    "不告诉你,省的以后人家做错事了,你要躲我的时候我找不见你。"
    雅雪抱紧赵辰,娇声说道。
    赵辰无语,就像当初凝儿找到自己的时候一样,她也不肯说怎么做到的,不过对于她们的这点小心思,赵辰倒也没有不悦。
    正是因为她们真的在乎,所以才会对自己用这种小心思的不是吗?
    "好了夫君,你先放过我吧,今晚我不陪女皇睡,你去后宫找我,好不好?"
    "不,今晚你想办法把我妹妹弄晕,我直接去她的寝宫找你。"
    "夫君你好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