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基'巨峰。
    火海禁制当中。
    青帝的脸色,渐渐凝重,厚重的金仙巅峰气息,开始缓缓荡漾而起。
    他。
    要动强了。
    在他眼中,云霄留下阻碍自己脚步的连环禁制,虽然巧妙,但只要给他时间,他便一定能够将其破解。
    只是。
    如今,他想要率先一步登上山顶,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岂能浪费到这里?
    准备动强的前一瞬,青帝十分谨慎的取出来了一件青铜宝塔。
    那宝塔之上金光流转,通体镌刻着诸多古老的符文,一看便是不菲。
    这是一件具备无上防御之能的法宝,是昔年一位妖庭大能,模拟太上老子'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打造而出的至宝,虽有残破,但妙用依旧无穷。
    之所以取出此宝,是因为青帝心中有些不太确定,自己强行破除云霄留下的连环禁制之后,会不会引发什么危险?
    此刻,宝塔刚刚取出,立即流水一样淌出诸多金光,化作厚厚的光幕,将青帝整个人笼罩其中。
    随即,他轻哼一声,右手握拳,运起金仙巅峰境界的强悍修为,狠狠一拳轰在那幻化出火海的幻禁上面。
    "轰!"
    一声巨响。
    熊熊火海,直接崩溃四散,消失一空,禁制也是不复存在。
    之后,青帝脚步不停,连续挥舞拳头,一一打在那些普通的禁制上面。
    不过片刻,便是打碎了大半的禁制。
    正打算一鼓作气,直接冲出连环禁制的时候,突然间,青帝面色一变,整个人不做任何犹豫的,快速后退。
    只是。
    就在他后退的同时,滚滚传送之力,在他脚下荡漾而起,从那些被他强行轰碎的禁制当中而生,瞬间将他包裹,展开传送,使得他的身躯,眨眼之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再度出现的时候……
    "轰隆隆。"
    阵阵雷霆迭起划过,轰隆隆的巨响传遍八方,无数连空气都能腐蚀的血色雨水,如倾盆一般从天而降,哗哗间直奔他的身躯而来。
    更有道道恐怖的闪电落下,堪比天威。
    而四周。
    滚滚血色迷雾翻滚,跳跃。
    这里,赫然便是之前他耗费了两件至宝,更是消耗了大量时间,才走出去的那片血色迷雾。
    "不!"
    眼看血色的雨水落下。
    望着恐怖的闪电袭来。
    这一刻,青帝想死的心都有了,仰头发出一声无比凄惨的咆哮。
    更有不知道是因为急迫,还是因为悲伤而流出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慢慢滑落。
    ……
    与此同时。
    李昊这边。
    "传,传送禁制?"
    云霄瞪大了双眼,张大着嘴巴,难以置信的开口道,一张俏丽的小脸上面,除了惊讶之外,不知道为何,还有少许古怪的意味。
    "咳咳!"
    "是的。"
    "只要青帝那家伙耐不住寂寞,不想耗费大量时间去破除那连环禁制,而是选择暴力破解的话,就会触动本师叔设置得最为隐匿的传送禁制。"
    "只是。"
    "那传送禁制设置得实在是太隐秘了,故而传送的距离应该不会太远,本师叔估摸着,只能够把那青帝重新传送到那片血色的迷雾当中去。"
    说到这里,李昊幽幽一叹。
    "唉!"
    "要不是时间仓促,要不是本师叔对列字术的动用,还稍显生涩的话,一定能够把那传送禁制设置得更加完美,直接把那青帝传送到山脚下去。"
    "啧啧,云霄小侄女,你说,要真是这样的话,那青帝会不会气死?"
    云霄闻言,俏脸上面的古怪意味,越发浓郁了。
    须臾。
    她才小声,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小师叔,您把青帝传送到那片血色迷雾当中,才会把他气死呢。"
    "可能就您不觉得那血色迷雾有多么厉害,但是……"
    "其中禁制,真的无比可怕。"
    "要是我贸然进入的话,没有几件数件绝佳的防御至宝护体,是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说到这里,云霄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咯咯咯的捂嘴笑了起来。
    她实在是难以想象,青帝好不容易才走出那片血色迷雾,甚至极有可能在当中消耗了一些连他都会肉痛的至宝之后,猛然之间,却又被传送了回去,重新面对血色迷雾当中的可怕禁制的时候,该是怎样的心情?
    恐怕到时候想死的心都会有吧!
    "那片血色迷雾,真有那么强大?"
    李昊闻言,有些狐疑的问道。
    他之前通过的时候,根本没觉得有什么难度啊。
    云霄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她点头,李昊脸上的表情,也是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随即更是嘿嘿怪笑,开口道。
    "完了。"
    "青帝那小子完了。"
    "除非他有至宝,能够一次性通过那连环禁制。"
    "否则的话,嘿嘿,恐怕他这辈子都要留在那血色迷雾当中了。"
    云霄闻言,十分诧异,不解的开口问道。
    "小师叔,您设置的那些连环禁制,不是已经被青帝强行破除了么?难道您还设置了其他的禁制不成?"
    听她这么一问,李昊脸上渐渐涌起得意的神情,开口道。
    "肯定啊。"
    "沿途所过,本师叔设置了不少禁制呢。"
    "再说了,谁告诉你说,禁制被破除之后,就不能再生了?"
    "你之前不是说过么,有些大神通者设置的禁制,即便是历经千年甚至是万年,只要灵识不灭,禁制依旧还会运转。"
    "即便是被破除,也会自动复原。"
    "嘿嘿。"
    "本师叔刚刚随手设置的那些连环禁制,便是如此。"
    "虽说不能维持千年万年,但,维持个数年、十年,应该还是可以的。"
    话语入耳。
    云霄又一次愣住了。
    我丢啊!
    小师叔您才接触禁制多久?
    就已然能够布下维持数年,且即便是被破除,也会主动复原的禁制了?
    要不要这么离谱?
    要不要我们这些渣渣活了?
    震惊发愣当中,云霄一双美目微微泛红。
    这并不是心酸,而是欣喜,欣喜李昊天赋无双,成长极快,也唯有这样,如今已快面临风雨交加的三教,才会暂时稳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