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漠这样的美景,张东也是心神皆颤,大步走到一个沙丘上,抬头看着那一轮红日,看着那无边无际的金黄色沙丘,心中涌起了一波波的感动,一种顿悟也悄然涌现心头。
黄沙很霸道,固执地要把一切绿洲淹没,固执地要把一切绿色吞噬和侵占,使用的手段是潜移默化,持之以恒,永远不会退缩,永远都在为吞噬一切绿色,把一切绿洲同化成沙漠这个目标而努力。
这轮红日更加霸道,远在虚空无穷远处,却要用自己的光线把虚空全部充塞,就是这个距离红日极远极远的地球,也被它的光线所笼罩……
我修炼的吞日神功很霸道,能吞噬任何强大存在的真气,也能吞噬一切天才地宝,把之转化成自己的真气,让自己变得强大。
我修炼的我身永恒神功也很霸道,霸道到要让自己的躯体和天地同在,我身永恒,天地灭而我不灭。
我的性格也很霸道,自小就乖张凶悍,读书的时候甚至把全部调皮的学生打服。得到监控仪后,就更是霸道无边,当时在荷花山庄,直接灭杀唐老爷子的得力属下唐琳琳,然后挑战世界第一高手长眉大师,得到突破,一跃成世界第一高手……
而来到三国,由于担心改变历史,自己做事没有那么霸道了,小心翼翼的,这却是和自己的本性相违背。
所以,自己总是觉得别扭,而昨夜做了一件霸道的事情,直接霸占了甄宓和小烟。当沐浴着她们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自己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很多武学道理是豁然而来,要寻的道也变得更加清晰……
霸,是我的性格!
霸,是我的招式!
霸,是我修炼的功法!
霸,是我的武道!
霸,是我的精神,我的意志,我的信仰!
张东在心中疯狂地喊着,缓缓盘膝坐下,陷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之中,就这样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目中的精光是一闪而逝,脸上全是激动的色泽,也夹杂着一丝遗憾,自己虽然又有了顿悟,自己的道有了雏形,但似乎还缺少了什么,似乎还有什么关键的地方没有悟透,还需要一段的时间的积累、思忖和领悟。
“啊……”
他虎地站起身来,仰首发出一声长啸,抒发心中的喜悦、激动和遗憾。
他的啸声如同雷霆,蕴含着一种霸道的意境,如同海潮一样滚滚滔滔向四面八方传递,高亢悠长,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甄宓和小烟是一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张东,一连看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把目光移动开去,而当张东发出威猛霸道的长啸,身上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时,她们目中泛出了迷醉的光芒,不由自主想起昨夜他那勇猛,让她们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挞伐。
但是,他到底是不是袁熙?
其余美女们个个脸上浮出惊喜之色,她们可是清楚地知道,张东在寻找自己的道,显然,他今天又有了进展和领悟。一窝蜂围上去,询问了一番,当得知张东真是有所领悟,距离寻到自己的武道之路不远时,她们就更是心中欢喜,欢呼着,雀跃着,用特别的方式庆祝着。
她们脱掉靴子,赤脚走在黄沙上,如同一群美丽的精灵,而当黑羽和花花也从高空俯冲下来,她们就更是欢喜得大喊大叫,一一双脚互相点动,娇躯就冉冉升高,眨眼就升高到了几十米的地步,或是降落在黑羽和花花的背上,或是抓住了黑羽和花花的双脚。
黑羽和花花早就和她们这样嬉戏惯了,是连续扇动翅膀,带着她们在大漠上空盘旋,她们那动听的笑声自然就从上空倾泻下来,让这个没有任何生机的沙漠变得春意盎然。
把这一切看在眼中的甄宓和小烟的脸上全是震撼,天,不会他是神仙,这些女人全是仙女吧,否则怎么能够跳到几十米的空中,否则怎么有这么巨大的雕?否则他怎么拥有那么神奇的宝贝?
黑羽和花花在大漠上盘旋了几十圈,就翩翩降落在张东面前,等众美女嘻嘻哈哈从它们身上跳下,互相追逐着远去后,黑羽流着口水说:“东哥,我饿了。”
“真是两个吃货。”张东在心中嘀咕着,去运输箱中拿鸡腿果,却发现,鸡腿果只有几个了,便取出一个鸡腿果的果核,埋入沙粒之中。
鸡腿树不愧是高级智慧生命研究出来的食物树,就是在沙漠这样没有任何绿色的地方,也是瞬间生根发芽,快速地长大长高,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空中冲去。
张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鸡腿树生长,再次有了顿悟,鸡腿树很霸道,就是沙漠这样吞噬一切绿色的地方,却还是霸道地长大长高,在这沙漠中傲然挺立,继而结出果实,看来,霸道也分层次,没有最霸道,只有更霸道,而自己的武道之路同样没有止境……
黑羽和花花自然是一直是流着口水看着鸡腿树冉冉长高,等待着鸡腿果成熟。
至于甄宓和小烟,再次被这样神奇的事情震撼了,看看鸡腿树,瞅瞅张东,心中有点惴惴不安了,因为,她们猜测到,这个男人十有八九不是袁熙,自己两人是被他抢走了,霸占了。
张东结束了顿悟,大步走到两人身前,伸手去搂抱她们。
两人都是一颤,但还是没有闪躲,任凭张东把她们搂入怀中,而当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感受到他珍宝一般把她们呵护在怀中,再想起昨夜的恩爱,两人又沉迷在这种别样的美好之中。
张东轻声说:“甄宓,小烟,现在为夫传授你们修炼功法,之后努力修炼,能够青春永驻……”
甄宓和小烟脸上全是骇然之色,难道他真是神仙?自己两人是被神仙带走了?还来不及问出心中的疑问,张东便开始传授她们玉女功法了,然后直接把她们的武力值提升到499点的地步,再带动她们的真气在固定的经脉中运行了好几圈。
两个美女很快就进入到一个神奇的境界,静静地修炼着,静静地运转着体内的真气,直到这些真气全部被她们炼化,真正成为了她们自己的,她们才停止了修炼,感觉自己比先前强大了无数倍,更是震骇莫名。
“夫君,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好?”甄宓激动地问。
“因为我喜欢你们,所以要呵护你们到永远,让你们过上彩虹般艳丽的幸福生活,脱离一切苦难。”张东爱怜地说。
“夫君……”
甄宓深情地呼唤着,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投入张东的怀抱。
小烟也紧紧地搂住了张东的虎腰。
此时此刻,对她们而言,这个男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走进了她们的心中,他对她们是真正的宠爱,而一个铁的事实是,她们已经是他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再没有任何关系,那个男人包括袁熙。
“你们没有什么疑问要问吗?”
张东问。
微微沉默片刻,甄宓便娇媚地问:“夫君,你不是袁熙,对吗?”
“我当然不是他,他怎么有资格得到你们?”张东霸气地说,“你们这样的绝世美女,唯有我有资格获得,唯有我能呵护你们到永远,唯有我爱你们永不变。”
“他果然不是袁熙。”甄宓和小烟雾同时心中一颤,但很快迷失在张东的情话之中,爱恋无尽地看着张东,这个男人,自然是比袁熙强大无数倍,神奇无数倍,好无数倍。
“夫君,你没有杀他吧?”甄宓轻声问。
“我是直接潜入袁府,打昏了那个傻蛋,然后当了一回新郎,再带走了你们,放心,不会连累到你的家人,一切我都有安排。”张东笑着说。
“咯咯……”
甄宓和小烟同时娇笑起来,给了一个你真坏的白眼,却显得风情万种,春色无边。
张东也是嘿嘿地笑了起来。
“夫君,那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甄宓又好奇地问。
“我叫张东……”张东有先上车后补票的感觉,开始介绍自己,当然,心中涌起一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
201年十二月的某一天,趁天气不冷,阳光明媚,孙尚香带着一百名身穿铠甲,腰佩宝刀和弓箭的婢女,策马入山打猎。
孙尚香继承了父亲孙坚的基因,是修炼内家功法的天才,年仅十六岁,武力值就达到了1325点,就是这个时代的普通大将,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所以,孙权手下的将领没有不怕她的,就连勇猛过人的太史慈看到她也头皮发麻,是赶紧绕道走的,因为她一见到孙权手下的任何一员大将是必然要邀请其和她比剑,偏偏她功力不差,剑法又厉害,他们用全力自然能打赢,但这是他们主公的妹妹,他们自然得让着点,但稍稍一让,就会被揍个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在一百婢女的拱卫下,孙尚香威风凛凛策马来到山中一个方圆十几亩却分外美丽的湖泊边,然后,所有人就傻呆呆地愣住了,脸上全是震撼之色,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事情的确有点怪异,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英俊魁梧,嘴角挂着一丝不羁微笑的少年,正在湖中舞刀,人如同没有重量,轻飘飘走在水面上,每一步都会踏出一个涟漪,手中的刀舞动得水泼不进,刀罡纵横天空,发出呜呜的奇怪声音,似乎连空间都被切割开了。而刀罡一落在湖中,水就冲天而起,激射长空,然后轰然砸落下来,化成了滔天的波浪,还真是气势惊人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