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离洛两人缠绵了几天几夜,一解数千年的相思之苦,离洛修为尽失,得从头再来,可她有了这副神土息壤铸就的先天神体,一切都不迟,双修数日,她的修为如坐火箭一般蹭蹭的往上涨,突破到了金丹境,虽然没有了修为,可心境修为尚在,即便疯狂提升修为,也不会令根基虚浮,无法掌控突然暴涨的力量。
    两人离开,命门下弟子来拜见。
    "拜见师娘。"金不换,殷小月,石中玉三人朝离洛拜见,三人都见过她,只是当初她是叫穆离,如今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她是他们师父的女人就行。
    "娘。"突然,一道激动,沙哑的声音传来,离洛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也是不由娇躯一颤,望向莫凡,他开口道:"是尘儿,我已经告诉他你复活之事了。"
    复活她后,他就以血脉传递信息给莫尘,告知他娘亲复活的消息,他就赶了回来。
    莫尘出现在山河大殿。
    "尘儿。"
    离洛连忙来到他面前,伸出玉手捧着他的脸,热泪盈眶,跟莫凡有七分相似,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是她转世之身生下的孩子,可也是她的孩子,穆离的记忆她都有,一把将他抱在怀中,她的转世之身最挂念的就是他这个儿子,可以说他就是她的全部,唯一。
    莫尘心中最重要的人也是他娘,就算是莫凡这个爹在他心中的地位都要差一点,毕竟是他娘陪伴了他的成长,母子之情深入骨血。
    石中玉望着他们的母子深情,他心中莫名的触动,因为他无父无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金不换朝师父道:"师父,雷神殿昊天帝子洪昊天要见您,因您在闭关,不准任何人打扰,弟子就把他暂时安置在了宗门内,师父可要见他。"
    莫凡猜到了洪昊天的来意,道:"他来得正好,我也不用再去雷神殿走一遭了,让他来见我。"
    他可是答应过洪兴要替洪昊天治好他身上的道伤,并替他守住雷神殿,他必须做到,洪兴已经背负太多了,若是他最在乎的雷神殿出了什么事,那后果就有点严重了。
    金不换离开,而离洛跟莫尘的母子之情也得以倾诉。
    片刻后,金不换带着洪昊天来到了山河殿,洪昊天望向了莫凡,两人目光对视,他虽然骄傲,可礼数还是懂的,不朽大帝值得任何人尊重,行礼道:"见过仙尊。"
    莫凡点头道:"你的来意我知道,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虽然洪兴背叛了人族,可雷神殿为人族做的功绩是无法磨灭的,声誉也无人能玷污。"
    洪昊天还是问了心中最想问的,以质问的语气道:"敢问仙尊,当初你和青莲帝君为何出手抢夺殿主的天命之气,若非你们二人出手,他绝对不会承载天命,也不会投靠神族,成为神庭天主。"
    "洪昊天,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这种口气跟本尊说话,是在质问本尊吗?"莫凡眉头一挑,露出一抹怒意,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意志威压,朝他压迫而去,这股意志威压压迫的不是肉身,而是意志,他的意志极为强大,可却也无法抵挡,抵挡片刻后便晕厥过去。
    金不换道:"师父,你不会是要杀了他吧!"
    他瞥了他一眼,道:"你师父我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
    他没有说话,可眼神却是出卖了他,似乎就是在说,师父,你是不是这种人心里没点数吗?当然了,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若是说出来,少不了要被师父揍一顿。
    "都下去吧!"莫凡将弟子们挥退,离洛则是带着莫尘离开,母子二人有好多话要说。
    望着昏厥在地的洪昊天,莫凡虚手一抬,他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他以不朽之力替他化解道伤。
    "小子,助你一臂之力吧!"
    掌心凝聚出一道红色雷霆,正是天罚神雷,当初他渡帝劫时,内世界吸收了不少的天罚神雷,天道意志分解了天罚神雷,他已经能初步掌控天罚神雷了,以这道天罚神雷淬炼他的肉身,一点点的将天罚神雷融入他的血肉之中,助他将雷神不灭体修炼到圆满境界。
    天罚神雷的力量何等霸道,天罚神雷淬体痛苦无比,洪昊天被痛醒过来,脸上露出痛苦,狰狞之色,莫凡道:"炼化天罚神雷,尝试掌控它,若是你能够掌控天罚神雷,那你的实力将提升数倍,轮回境大圣也得惧你三分。"
    洪昊天强行忍下了灵魂的痛苦,尝试炼化天罚神雷,他身负人族大帝血脉和雷族血脉,天生就对雷霆有着异于常人的超凡悟性,肉身很快就适应了天罚神雷的毁灭力,一道道红色雷霆在体内穿梭。
    啊!
    仰天咆哮一声,体内释放出了一道道红色雷霆,莫凡连忙出手抵挡,不然整个山河大殿都会被摧毁。
    莫凡道:"你的悟性的确妖孽,这么快就掌控了天罚神雷,虽然只是初步掌握,可已经不凡了,这天罚神雷算是天道权柄,窃取天道权柄,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洪昊天知道是他治好了他身上的道伤,还助他掌控了如此强大的天罚神雷,道:"仙尊的恩情我记下了,可仙尊还没有正面回答我之前的话。"
    "答案显而易见,你只是当局者迷罢了,我身负万古长生体,可长生不老,这是众所周知的,天命之气对我毫无诱惑,可对别人就不同的,洪兴暗中打伤太上道宗传人林清雪,夺走了天命之气,这无可厚非,毕竟没有多少人能抵挡住天命之气的诱惑,洪兴能这么快突破不朽境,靠的就是天命之气,他已经尝到了甜头,又岂会轻易放弃。"
    "成功渡过帝劫,我和青莲帝君就劝过他,要他交出天命之气,可他已经魔障了,死活不肯交出来,我宁愿人族少一个不朽大帝,也不愿多一个强敌,最终还是没能阻止他,他还是承载了天命,背叛了人族,成为了神庭天主,这或许就是天意。"
    莫凡露出无奈之色,即便证道不朽,依旧无法跟天道抗衡,当然,无奈只是演出来的,演戏就得演得逼真,演圈套。
    洪昊天沉默了,他早就猜到了答案,只是一直不愿去相信,只是想要山河仙尊亲口说,抬头望向他,道:"多谢仙尊告知,告辞。"
    离开了山河大殿。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莫凡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随之笑容收敛,他的这盘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