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程摇摇头,"好像没有。白天的时候,我接到助理的电话,那批原材料,兜兜转转还是卖到了叶辰的手里。因为,他找了第三方来跟我们谈合作。"
    唐沐瑶耸耸肩,并不意外。
    "我找人核算过了,比起乔木直接与我们合作,通过第三方,乔木的成本反而缩减百分之二。"凌宇程轻叹一口气,"表面上看上去,我没有亏本。但实际上,叶辰压了第三方的差价。"
    "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参与。"唐沐瑶道,"我本来数学就不咋好。当年要不是文科厉害,我也成不了学霸。"说完,她看向凌宇程,"所以你也不用跟我解释那么详细。你跟叶辰之间的生意往来,我不干涉,也不会帮任何一方说话的。所以,你想给叶辰使绊子,结果是被他换了种方案解决了。"
    "是啊,到最后小丑竟然是我自己。"凌宇程自嘲道。
    唐沐瑶双手撑在栏杆上,"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最好的朋友会背着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沐瑶,对不起。"
    "那你现在跟我坦白,又是打着什么主意呢?你不继续挑唆我们了?"唐沐瑶已经有了明显的怒意,"凌宇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藏着这么多小心思呢?"
    "我只是想证明,叶辰对你,不是真心的。"
    "是不是真心的,我自己心里有数。"唐沐瑶厉声说,"在你们眼里,我就是这么恋爱脑的人吗?就算今天,他真的利用我,伤害我了,哪又如何?失恋而已,又不会死人。你们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好吗?这是我感情路上要经历的东西,不是你们护着就能避开。我跟叶辰的牵绊,不是今天才有的。这一点,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听了这话,凌宇程的脸色煞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配合林思楠,亏你想得出来。"唐沐瑶猛吸一口气,"网上的黑帖,之前的侵权,不管你们是互相配合,还是彼此助力推进,这些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可你让她住在我对面,时时刻刻恶心我,凌宇程,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生气说完,头也不回就跑远了。
    "沐瑶,沐瑶!"凌宇程追出去喊了几声,但唐沐瑶已经不见了人影。
    唐沐瑶气呼呼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叶辰见她的样子,心中也猜到了一二。
    给她倒了杯水,然后走到她身边坐下,"降降火?"
    "降不下去。"唐沐瑶生气说,"等一下,你知道凌宇程刚跟我说了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无意间发现的。"叶辰淡淡说,"主要还是林思楠,她来滨城太过突然,她去你对门住也太过巧合。"
    "就是啊,这是什么孽缘啊,竟然能让她租到我对面住下。她这样的大小姐,直接买个房子都绰绰有余吧,何必租房子。"唐沐瑶道,"没想到竟然是有人暗中帮忙的。"
    "他现在选择坦白,也是好事。"
    "好什么好。"唐沐瑶说,"这事儿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凌宇程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这么做?他明知道林思楠对我是有敌意的,他还跟这种人合作?还把人搞到我对门住下?我生气的是这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就算,就算不满我们在一起,想要搞点小破坏,我都可以理解。但我不能理解他联合林思楠……他这是什么行为你知道吗?他这是在背后给我捅了刀子,然后还假装好心好意替我擦血,帮我疗伤。"说着说着,唐沐瑶心口一股子气又涌了上来,眼眶也泛红了。
    叶辰伸手揽过她的肩膀,其实他也找不到理由为凌宇程开脱什么。
    失魂落魄的凌宇程走向自己房间,在门口发现了夏沫,"我有点累,你……"
    "我都听见了。"夏沫打断道,"我不是有意听的,她有个东西放我那儿了,我不方便交给叶辰。所以……"
    "是不是觉得我挺差劲的?"凌宇程说,"我彻底伤害了沐瑶。"
    "差劲谈不上,但你的方法确实不太好。"夏沫说完,默默叹了口气,"唐沐瑶在你心里这么重要,我突然好像没有自信了。"
    凌宇程听了后,苦笑说,"所以,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不值得。"摆摆手,凌宇程打开门,进了房间,把夏沫关在了门外。
    一夜过去,凌宇程几乎整晚没睡。
    早上听到门口的动静,他立刻爬起身走到门口,看到唐沐瑶拖着行李箱走出来,"沐瑶,你,你要回去了?"
    唐沐瑶看都没看他一眼,拖着行李箱就往电梯那里走。
    没过一会儿,叶辰也出来了,看到凌宇程,"瑶瑶准备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我陪她就好。"
    凌宇程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亲自说她都已经气炸了,如果是林思楠添油加醋的话,恐怕我们真的是友尽了。"
    "我不负责帮你哄。"
    "你别落进下石,我就算谢谢你了。那你好好陪她吧,一会儿我退房回滨城。"
    "嗯。"
    "那个原材料的事情……是我大意了,但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凌宇程道,"感情上的较量,我可以认输。至于其他,才刚刚开始。"
    "随时恭候。"叶辰说。
    随后,他便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往电梯那边走去,凌宇程目送后,叹了口气回了房间。
    ……
    滨城,机场
    林思楠翘首以盼看着出口处的人群,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后大力挥着手,"叶叔叔!"
    叶陶然回到久违的故乡,多少心里还是有点触动的,看到林思楠,朝着她挥挥手,然后往前继续走。
    "欢迎叶叔叔回归故里。"林思楠手捧鲜花递给叶陶然。
    "你这丫头啊。"叶陶然乐呵呵笑着说,"你没跟叶辰说吧?"
    "他最近不在滨城。"林思楠说,"可能最近一个星期都不回来,我听他助理说,他休假了。"
    "休假做什么?"叶陶然眉头一皱,"一个星期,公司的事情不用处理了?"
    "没事啦叶叔叔,叶辰在公司也辛苦,放假也可以放松一下,回来之后就能更好的工作啦。"林思楠笑着说,"就是我也不知道叶辰住在什么地方,不好送您过去,不过我帮您订好酒店了。咱们先去那里吧。"
    "嗯,不着急。'"叶陶然道,"我们先去酒店,然后你陪我去拜访一下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