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枫闻听此言冷笑。
    "脸真大,都能把脸贴到桌子上抢坐了,仗着身边带条狗吗?"
    金香原本就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当初离开他就是为了傍上大款。
    面对这种女人没必要心慈手软。
    旁边的刘成东被这句话给惹怒了。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小心老子投诉你。"
    一直都认为沈枫就是在这里工作,牛排快餐是至尊食府里面最低档的。
    "请便!"
    沈枫完全不想跟这两个人废话,说完这句话埋头吃起自己的牛排。
    "叫你们经理来!"
    刘成东冲着旁边的服务员叫嚣。
    "好的!"
    服务员也是有眼水之人,能来这里的他谁都惹不起,让经理出面最好。
    不到十分钟,王胖子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看到刘成东上前恭敬的开口。
    "王少爷,您来了?"
    刘成东怎么说也是这里的白金会员,有什么事情化简便好。
    "把这个人给我赶走!"
    刘成东一脸气愤的开口,再次靠近王胖子。
    "王胖子,你好呀!这个位置一直都是我的专著,凭什么让给他?"
    王胖子一听这话,立刻脸上陪笑。
    " 王少爷,这只是会员专座,你不是还没来吗?"
    心里去想着,王家少爷还真是够强势的不讲理。
    白金会员专座,又不是他家买的位置,真是够嚣张的。
    眼前这个穿着平凡的人,说不定也是他惹不起的主。
    "狗屁!"
    "就眼前这个土狗,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就是,一个乡下赤脚医生,能吃得起至尊食府的牛排吗?"
    旁边的金香也跟着开口。
    还别说两个人的脸嘴还真像两口子,都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类型。
    胖子有些为难了,看了一眼不愿意搭理两个人的沈枫。
    虽然穿着平凡,却有着自高不凡的气势。
    虽然没说话,但全身散发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场。
    心里想着,只有他家少爷才符合这种气势,眼前的人定是玩低调的富二代。
    "王少爷,要不这样,我重新给你调个位置。"
    "不行,老子就是这个位置,你必须马上给我把人赶走,否则我打电话在冷总那里投诉你。"
    刘成东不乐意了,毫无形象的叫嚣着。
    旁边的人也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至尊食府是什么地方,那都是有素质的人用餐的地方。
    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这一叫嚣,刘成东反倒被人像看猴一样的打量着。
    "没错,我换位置没完!"
    金香在旁边不依不饶,不屑的瞪着沈枫。
    "一个乡下医生,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家刘少爷抢位置。"
    胖子一听到乡下医生几个字,转头看向正在吃东西的沈枫。
    沈枫连头都不抬一下,似乎在心里面有些认定了两个人的话。
    走到沈枫面前。
    "这位先生,要不我重新给你安排个位置,因为这位客人喜欢这个位置。"
    为了以防万一,王胖子说话小心翼翼,不愿意得罪人。
    人玩的就是格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要是这小子真是什么富二代,自己岂不是自毁前程。
    "我也喜欢这个位置!"
    沈枫只是淡然说了一句,掏出口袋里面的镶金名片放在桌子上。
    "你不是要给冷总打电话吗?"
    "你应该不知道他的号码,这是冷总的名片,可以随便用!"
    刘成东看到名片彻底被吓住了,不过转念一想,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有冷笑天的名片。
    这张名片肯定来路不正,随即怒吼了一声。
    "小子,你tnd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盗用冷总的名片,你是不想活了!"
    "打电话报警,你小子肯定是个强盗!"
    他在这里办了个白金会员,都不知道托了多少人的关系。
    冷氏集团的会员卡和冷总的镶金名片,那都是冷总的朋友可以用的。
    这小子有什么资格。
    再说了,一个乡村医生,和高高在上的冷笑天,八竿子都打不着。
    经过这么一提醒,王胖子倒是有几分相信。
    他家冷总说过,拥有此名片人,是他都要礼敬三分的。
    眼前这个是个乡下医生,虽然气质不凡,可这一生连地摊货都不如。
    再加上两个人的讲述,此人并不是什么富二代。
    "先生,拥有此卡,你应该是我们人中最珍贵的朋友,可否请你给我们冷总打个电话?"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胖子开口提议了一句,这一张卡座是偷来的,这小子竟然不敢打电话。
    沈枫刚好吃完牛排,勾唇冷笑,看着碰着和刘成东他们。
    "也好,我顺便叫冷总教训一下他身边的狗,还有这些不长眼的疯狗!"
    说完后拿起电话便准备拨号。
    "真不知道你是哪个品牌的塑料袋,真能装,到这个节骨眼上还能装得下去。"
    刘成东开口讽刺。
    王胖子脸上则是出现了几分慌张。
    旁边的金香开口。
    "沈枫,以前我们两个谈恋爱的时候,你就是个穷学生,不过那个时候没这么能装b,好歹还能看。"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你他妈不仅穷困潦倒,还这么能装逼。"
    王胖子闻听此言,立刻确认眼前的人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富二代。
    他是知道的,金香不过是刘成东的玩物,和这种女人谈过恋爱的人,并不是什么有钱人。
    否则刘成东早就被收拾了。
    "有种你打!"
    断定了这一点之后,立刻讽刺的开口。
    沈枫拨通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冷笑天的嗓音。
    "沈医生,有什么事吗?"
    "马上来美食一条街的至尊食府,教训一下你手下的狗。"
    沈枫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冷笑天回话的机会。
    刚挂完电话身边的几个人。
    "哈哈哈!"
    "装逼的技巧不足,给你打零分!"
    金香嘲笑的开口。
    刘成东则是撇了一下嘴。
    "小子,赶紧麻溜的滚,不要影响老子用餐,否则接下来你会很惨。"
    王胖子则是转头冲着服务员开口。
    "把账单拿过来!"
    他可不能让这个人吃白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