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纸,是来自法院的判决书,被执行人写的正是她的名字。
    沈柔的心仿佛在猛然间坠入寒潭,凉了个彻底。
    杨伊说的都是真的……
    突地听到房门外传来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她立刻麻利地将那个盒子锁上又放回原处,将那份法院判决书藏进口袋里。
    刚做完这一切,书房门就被推开。
    看到沈柔在书房里,佣人狐疑问道:"少夫人,您怎么会在少爷的书房?"
    "我……"沈柔心虚的四下看了一眼,解释道:"他有份文件不见了,让我帮他找找是不是在书房。"
    佣人"哦"了一声,开始打扫起书房来。
    沈柔的手一直假装不经意的遮挡住口袋,趁佣人没发现她的异样,快速离开了书房。
    回到房间,她才重新拿出那份法院判决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是对于她的刑事审判,而起诉她的人正是廖凌。
    而回想起廖凌给她看的结婚证上的日期,他们结婚应该是在她出狱后不久。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廖凌如此匆忙的选择跟她结婚?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杨伊所说的——为了报复。
    沈柔的手蓦地一阵颤抖,手中的判决书掉落在地上,她僵硬地弯腰捡起来藏好,脸色已经是一片惨白。
    原来她唯一信赖的人竟然如此恨她,也难怪廖老太太不喜欢她。
    正胡思乱想着,卧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沈柔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进门的廖凌,表情微微变了一下。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沈柔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廖凌一边脱外套一边说道:"本来想着早点下班去商场接你的,后来问了司机才知道你早就回老宅了。"
    他径直走到沈柔面前,扯了扯束缚领口的领带,笑问道:"怎么样?逛街逛的还开心吗?我听说你买了很多东西而且有一大半都是给奶奶买的,怎么没送给奶奶?"
    沈柔的确买了很多东西给廖老太太,无非就是想借此来讨好讨好廖老太太,但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
    有些事并不是她努力就能够改变结果的,就算她把姿态放的再卑微的去讨好,廖老太太也不会高看她一眼。
    "你去替我送给奶奶吧,反正她也不会想见到我。"
    听出沈柔语气的低沉,廖凌立刻劝哄道:"不会的,这些都是你对奶奶的孝心,奶奶欣慰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不想见你呢?"
    不由分说的拉着沈柔站起身,推搡着她走出去,同时笑着打趣道:"走吧,我陪你一起过去,给你壮壮胆。"
    沈柔不情不愿的和廖凌走到客厅,廖老太太正在慢条斯理的品茶,难得静下心来。
    看到他们两个,廖老太太的眼神立刻沉冷下去,重重放下手中的茶杯,冷声问道:"你又把她带到我面前来做什么?是嫌我最近血压不够高吗?"
    只是听到廖老太太的话,沈柔就想打退堂鼓,她想要转身离开,奈何手腕被廖凌牢牢抓住。
    廖凌主动开口替她说道:"奶奶,柔儿今天去商场给您买了很多的东西,她可是满心都惦记着您呢!"
    说着,他轻轻推搡了沈柔一下,直接把她推到了廖老太太面前。
    沈柔只有硬着头皮,在廖老太太灼热目光的注视下将那些东西放在沙发上。
    刚直起身,就听到廖老太太一声冷哼:"买这么多东西,一定花了廖凌不少钱吧?拿我孙子的钱来表自己的孝心,你可真是会算计!"
    沈柔身形一滞,心蓦地沉了下去,在廖老太太心中,她只配依附于廖凌而生活。
    "不是的,这是……"
    廖凌正想替沈柔解释,却被沈柔打断:"这些东西没花廖凌一分钱,您若是不喜欢,丢了便是。"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这一行为激怒了廖老太太,她愤然汁问道:"这就是你对长辈讲话的态度吗?"
    沈柔脚步一顿,心里有无数的委屈想要宣泄,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兀自回房。
    "看看!这就是她对我的'孝顺'!我可受不起!"廖老太太生气地将那些东西都扔到地上,丝毫没觉得自己说那番话有多过分。
    廖凌原本是一番好心,想要借此机会缓和她们二人的关系,没想到反倒变成了她们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又要操心公司的事,又要担心廖老太太和沈柔的关系,廖凌也是身心俱疲。
    他无力的叹了口气,声音低沉:"奶奶,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因为外界的那些流言而对柔儿态度大变。柔儿她人虽然失忆了,但仍然想着哄您开心,难道您就一点都不为所动吗?"
    廖老太太的面色依旧沉冷着,冷哧了一声,言语刻薄:"她接二连三的和别的男人举止亲密,谁知道她和那些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现在甚至都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奶奶!"廖凌被一语激怒,罕见的对廖老太太发了火:"您如果质疑那个孩子,那才是对我最大的羞辱!"
    廖凌转身离开,走出没两步,他突然开口道:"我自己的女人我了解,旁人可以不信她,但我信。"
    廖凌大步走上楼上的房间,站在门前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
    卧室内,沈柔正一个人沉着脸靠坐在床头,明明发现廖凌进来了,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廖凌扯出一个赔罪的笑脸,试探着问道:"真生气了?"
    沈柔面无表情,没打算理他。
    "奶奶她就是嘴硬心软,你……"
    "廖凌,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高兴?"沈柔突然打断了廖凌的话,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廖凌措手不及。
    他拧紧眉头,对视上沈柔冰冷的视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特别高兴'?你觉得我希望你们吵起来?"
    "不是吗?"沈柔冷笑了一下,"你推搡我去讨好老太太,不就是想借此机会羞辱我吗?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