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咱们就在这里看着?”

    “不急。”

    柳涟漪不知道怎么的,在进落月院之前与之后判若两人。

    要是换做以前的柳涟漪这个时候必定会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作为柳涟漪的贴身丫鬟凝香有些看不透她了。

    “哇,少将军真厉害。”

    与柳涟漪这边的安静不同,苏婴那边倒是一副欢腾的景象。

    有宇文嫣这个小迷妹在场,苏轩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捧场。

    “兄长的箭术确实精湛,佩服!”

    “苏婴公子这是你第一次见到苏轩兄射箭?”

    “李凡兄你真是说笑了,当然不是第一次,但是也差不多,你忘记我失忆啦!”

    “对对对,是李某健忘了。”

    “苏婴,你连这个都忘记了?”

    “我应该记得吗?我连他是我哥都忘了。”

    “哎,真替苏轩感到不值,养了个白眼狼。”宇文墨此时心疼苏轩三秒。

    “哪有,我是忘了以前的事情,可是我绝对不会忘记现在啊,我知道兄长对我好。”

    “苏婴兄,你当真忘记过去,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宇文烨想再确认一遍。

    “二皇子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宇文烨急忙否认。

    “不要紧张,我是在开玩笑。”

    “苏婴哥哥,你是不是因为柳涟漪才失忆的?”

    “你又知道了?”

    “这京城谁不知道啊,我就不用说了,该知道不该知道的统统知道。”

    “看来你是八卦小能手啊。”

    “嘿嘿,承蒙夸奖。”

    “你们说什么呢,还不快来”宇文嫣已经迫不及待了。

    “嫣公主,弓箭的后坐力很强,臂力不足或者身体素质不过关很容易受伤的,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您先从最基本的练起吧。“

    “不要啊,我想学。”

    “嫣儿,不用任性,苏轩兄说得对,你现在不适合。”

    “我不要,我偏要学。”

    难得有可以正当接触少将军的机会我怎么会放弃!死缠烂打我也要学!

    “嫣公主为什么那么大反应,射箭有那么好吗?”

    “奕哥哥,说你无知还不承认,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看来真的是要好好教育你了,这么小就学会早恋了。”

    “哪有。”

    “元奕兄,杉原还小,这些他不懂的。”

    “哎。”

    “不说了,李凡大夫有没有兴趣比试一场?”元奕觉得胜券在握主动提出。

    “奕哥哥,你可要想清楚,凡哥哥可是很厉害的。”

    “厉不厉害不是嘴上说说的,拿出真材实料来。”

    “元奕兄,李凡大夫是文人,这些打打杀杀的功夫不适合他。”宇文烨出来打圆场。

    “李凡大夫怎么害怕了?”

    “李某乐意奉陪。”

    “李凡大夫不要说在下欺负你,我元奕也是一条汉子,为了公平起见在下让你三步。”

    说完不等李凡回答,元奕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元奕兄你不必如此,元奕兄这么做是在看不起李某,还是请元奕兄回到原位吧。”

    好大的口气,这时候逞能,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

    “奕哥哥,你还是回来吧,我怕你到时候输了就怪自己让了这三步。”

    “杉原,你哪头的?怎么这么说呢?你觉得我会输?”

    “奕哥哥,我不想打击你,鹿死谁手不一定,祝你好运。”

    “元奕兄,要不就算了,大家都是同学为了这件事伤了和气可就不划算了。”

    “二皇子没事,既然元奕兄有这个意向,李某岂能扫了大家的兴致,元奕兄你的邀战在下答应,你无须照顾我。”

    “好骨气,李凡虽然你人讨厌了点,但是你有骨气,我元奕佩服。”

    “不说了,咱们开始吧。”

    “杉原,怎么啦?”

    “苏婴哥哥,奕哥哥要跟凡哥哥比试射箭。”

    “比试射箭?走,我们去看看热闹。”

    “啊,看热闹?此时不是应该去劝人吗?”

    “不必,正好今日无聊正好有戏可看,干嘛要劝。”

    “可是你不担心他们会受伤?”

    “杉原,你担心吗?”

    “我.......咱们走吧。”

    “真是个机灵鬼。”

    “走啦,兄长,嫣公主,咱们暂且不学了,先去看看比试。”

    “对对对,嫣公主咱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啊,少将军你还没有答应我呢!”

    “这个话题过会儿再议,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再说,万一他们任何人出了事情可都是我的错了。”

    宇文嫣想了想觉得苏轩说得在理。

    “好吧,但是少将军你之后一定要给我答复。”

    “好。”

    “苏婴兄,真是好弟弟。”

    “太子殿下?”

    “怎么被看到了心虚了?”

    “没有,有什么好心虚的。”

    “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道嫣儿的心思,你与嫣儿不是朋友吗,作为朋友不是应该帮忙撮合吗,你怎么不帮忙反而有意拆散?”

    “太子殿下在说什么,苏婴不明白。”

    “苏婴兄难道说你喜欢嫣儿?”

    噗,要是面前的不是宇文墨,苏婴恐怕要笑死。

    这是什么逻辑,怎么会绕道我喜欢嫣公主,真是匪夷所思。

    “苏婴兄你这是什么反应?”

    “怎么可能,看你最近的种种现象都表明你对我有些误解,太子殿下仿佛太关心我的生活了吧。”

    “咳咳,不要扯别的,说实话到底是不是?要是的话就大胆承认,我做哥哥的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苏婴欲哭无泪,真是服了这个宇文墨的脑回路,自作聪明。

    “太子殿下请放心,我苏婴确实知道嫣公主喜欢兄长,但是绝对不会破坏,与之相反帮助,请相信我。”

    “这是什么理由?苏婴兄虽然你苏家两兄弟是我宇文墨公认的好兄弟,但是我宇文墨也不会纵容任何人伤害嫣然么。”

    “这点请放心。”

    “那么说苏婴兄喜欢的另有他人?”

    “苏婴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

    听到没有二字宇文墨嘴角上扬,宇文墨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苏婴兄以后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一定要跟本太子说,宇文墨定会帮你抱得美人归。”

    “多谢殿下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