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您可是许久没来宜春院了。”

    宇文墨一进青楼一个极其性感的女子扭着腰走近,说着套近乎的人话。

    要是换作其他人宇文墨早就让人动手“请”开了。

    只是这人宇文墨认识,没什么客人,每天就知道瞎晃悠,此人一大爱好八卦,嘴没个把门,什么消息到她口中不出一天满京城便会传遍。至于叫什么名字,宇文墨还真不知道。

    “如烟姑娘呢?”一听宇文墨这话就知道他常来。

    “老地方。”宇文墨抬头看了看如烟的房门,如往常一般挂着一个黄色风铃,满意得笑了一下。

    女子以为是宇文墨想到之后便会与如烟翻山*,暗自偷笑。

    “好,知道了,没你事了,记住不要来打扰。”宇文墨的语气一股风流味儿。

    “奴家懂。”女子一脸坏笑。

    “知道就好,本太子自己去。”

    “您慢走。”

    女子离开嘴里还嘟囔着:“如烟可真是好命,勾搭上这么个主儿,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好命啊?”

    这话说得小声可是宇文墨听到了。

    宇文墨走远,看着宇文墨的背影,笑着嘀咕一声:“只是快了点儿。”

    这话宇文墨可不会听到,不然他怎么会放过她,说别的什么都可以,可是这话千万说不得。

    “你们几个在门外看着,任何人不许靠近。”走到熟悉的房门前,宇文墨跟往常一样吩咐着侍卫。

    “是,殿下。”

    宇文墨一进门一个妖艳女子便凑上前来,“太子殿下,您可许久没来看过如烟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哪有?”如烟一脸娇羞。

    “说吧,近期发生什么事情了?”

    “殿下,您怎么一来就说正事,怎么也不问问如烟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如烟一脸委屈。

    如烟知道宇文墨的性格,每次她都是点到为止,只要稍稍一过宇文墨必定生气。

    “好了,我的如烟姑娘,谁还敢欺负你啊,你要不欺负别人就好了,本太子可是听说了,前些日子你可把新来的花魁给打了,人家可一辈子吃不了这碗饭了。”

    “我这可是为她好,哪个女子愿意来这里,她还要感谢我呢。”当然她是自愿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正经事。”

    如烟一秒正经。

    “殿下,近期又有几个新入朝的官员成为柳承的党羽。”

    “这不用想就知道,那只老狐狸可是比谁都精,这些新入朝的官员没有什么官场经验,一时之间被诱惑在所难免,关键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收归囊下,还有就是这些人还会为他鞠躬尽瘁。”

    宇文墨很是了解这些人的心性,没有阅历,没有靠山,要想在朝廷之上找到一席之位能够傍上像柳承这样的人物求之不得。

    对于这样人人宇文墨不屑于收为己用。

    “还有别的吗?”

    “最近柳荜逖来找我,如烟听到了一个消息,不知对殿下有没有帮助。”

    “柳承的那个纨绔儿子?”

    “正是。不知殿下是否听说过他的那位妹妹。”

    “如果本太子没有记错的话,她的妹妹应该也是天骄学院的学生,叫什么来着,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对于这些不重要的人宇文墨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的。

    “柳涟漪。”如烟提醒着。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这不重要,为何会突然说到她?”

    “不知殿下是否还记得之前苏府二公子坠马的事情?”

    “怎么会不记得,前几日还见过面,那位二公子可是伤得不轻啊,如果貌似摔伤了脑袋,不记事了,苏轩可是气坏了。怎么会突然说到他,他与柳家兄妹有什么关系?”

    “听如烟慢慢道来。前几日柳荜逖前来喝酒,如烟将他灌醉,意识不清醒时说今日他那花痴妹妹终于做了件让他刮目相看的事情,他告诉如烟是柳涟漪将巴豆下在苏婴马屁的粮食中,才造成了惊的假象。”

    “此话当真?”

    “当真,如烟亲耳听见。”

    “这是为何,柳涟漪与苏婴会有什么恩怨?”

    “好像是柳涟漪喜欢他的表哥宇文烨,但是宇文烨跟苏婴关系匪浅,柳涟漪觉得他们两有一腿。”

    “你的意思是他两断袖?哈哈,苏兄一脸女子相,让人误会也是正常。”宇文墨是越想越觉得好笑。

    “殿下您怎么了?”

    宇文墨一时之间失了神。

    “很好,这对我们来说可谓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没想到柳涟漪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可给她老爹增添了大麻烦,坑爹的兄妹两。”

    “殿下,您想怎么做?”

    “苏家父子是出了名的护短,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害苏婴受伤的人是柳荜逖,你说苏家的人会怎么办?”

    “殿下英明。”

    “需要如烟做什么?”

    “这里人多口杂,每天人来人往,消息很容易走漏的,比如楼下那位。”

    “殿下是说媚娘,如烟明白。”如烟秒懂。

    “原来她叫媚娘啊,这么久了貌似帮过我们不少吧。”

    “是,好几次都是她咱们才能顺利成事。”如烟如时回答,可是心中疑惑;殿下为何会突然关心起媚娘来?

    “好,这件事情还是如此,切记不可暴露自己。”

    “是。”

    说完这个宇文墨起身离开。

    “陛下您这就要走了吗?”

    “是,有这个消息就够了,胜过千万的消息,不说了,本太子找人喝酒去了。”

    “是。”如烟有些失望。

    每次宇文墨来这里都是因为公事,每次来都呆不了多久,可是如烟就是很想看到宇文墨,可是每次宇文墨都是似知似不知,有意回避。

    如烟因为有宇文墨这个有钱有势的大金主,尽管无数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垂涎如烟的美色,但是在宇文墨的庇护之下没有人敢轻薄与她,所以到现在为止如烟都是艺妓的身份在宜春院,可这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之所以她还留在这里是因为这样才可以时不时见到宇文墨。

    离开的宇文墨真的是去找人喝酒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苏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