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后,毛小秋出现在了南苍国的国都,这里的气温高,据说即便是冬天,气温也不会低于十度,比起东禹国冬天的大雪,南苍国的人几乎没有见过雪长成什么样。
因为天气的原因,这里的人都穿的十分的清凉。
毛小秋故意指着路边的漂亮姑娘道:“护卫哥哥,你看看这里的姑娘们,还真是养眼啊。”
赵钰骑在马上直接无视,认真的护着人。
看着这般沉默的赵钰,毛小秋表示好无聊啊。
天气还很热,热的她好想脱掉衣裳,看看路上男的穿着大褂,女的身穿薄纱,露出小蛮腰。
“白白,去给我弄两套这里的衣裳。”
秋白领命,跳下马车,很快就拎着一个包裹回来了,“主子,奴婢见这里的衣服十分好看,就给您多买了几套。”
打开包裹,毛小秋的眼睛都亮了,这些衣服充满了异域情怀,轻薄的纱若隐若现,特殊技法的绣品,在薄纱下更加耀眼了。
“秋白,我们一人一套。”
说完就将其中一套紫色的裙子扔给了秋白。
自己则拿起一套红色与金色相间的裙子,两人在马车里换上了衣裳,毛小秋也从俊俏少年郎化身性感美少女。
尤其这若隐若现的小蛮腰。
秋白红着脸,有些放不开,可是想到主子都穿了,她们也到了这里,那怎么也得入乡随俗。
只能硬着头皮道:“主子,我们真的要穿着个出去吗?”
“那是当然,不然买来做什么?停下!”
马车戛然而止,赵钰和李一等人,看着马车,正在好奇间,一个紫色的人影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李一有些傻了,这个人真的是那个跟自己一起喝露水,睡山野的野丫头吗?
而赵钰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秋白身后的人。
眉目如画、明眸皓齿、冰肌玉骨……不不,一切美好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在自己心中的模样。
绝色倾城,一瞬间赵钰动了,身上的披风飞了出去,直接将刚站好的人给包裹住了。
毛小秋刚准备一展风姿,就被黑暗笼罩,“谁,是谁偷袭你姑奶奶我。”
“夫人!”
嘶哑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火,接着将人直接拖进了马车里。
而另一半,李一也醒悟过来,直接将自己的披风取下,“小心着凉,快披上!”
这是秋白第一次听到李一开口说这么多字。
只是这个天气?
秋白抬头看着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这个天气真的会着凉吗?
“不用,我都出汗了。”
说完直接条下了马车,这一跳掀起了裙摆,露出脚腕,李一脸都绿了。
“你给我站住!”
秋白白了一眼,“干嘛!”
李一用行动代替了语言,直接用自己的大大的披风将她包裹起来。随后将人一把抱上了马背。
秋白急了,“你这个疯子,你要干嘛啊、”
李一仿佛打定了主意,将人紧紧抱住,“怕你冷,别动,小心惊了马。”
秋白被气笑了,“我说统领大人,你身下这马可是战马,会这么容易被惊吓,你是逗我玩儿呢?”
“没有逗你,你腰都露出来了。”
一想到刚才还有别人看到了她的装束,李一就感觉心里闷闷的,酸酸的。
可是从不知男女之情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只是觉得不能让她继续穿着这个招摇过市了。
“我腰?我腰哪里露了。”
这衣服本就是这种款式,内衬是一件小衣,外衣是透明外纱。
长长的裙子在风中摇曳,露出脚上的铃铛声。
李一不再理会,干脆直接将人敲晕。
被敲晕之前的秋白气得吐血。
而另一边,毛小秋还没来得及显摆的装扮,已经被赵钰给勒令换了下来。
要不是考虑到天气太热,赵钰恨不得将她整张脸都包裹住。
突然,马车外一个妇人带着帷幔一晃而过,赵钰眼前一亮,“李一,去给你们主子买个帷幔。”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府邸面前,布衣等人早早的守在那里。
当看到马车上走下来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看到赵钰出现。
“王爷,秋爷呢?”
因为出门在外,他们统一叫毛小秋为秋爷,反正别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喊的是秋还是丘。
“哼!布衣阿姆,我们赶紧进去吧,我都快热死了。”
现在当真是一点肉都没有露出来啊。
可是真的有必要吗?连脸都不给露的机会、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带着帷幔的人居然是毛小秋。
“秋爷,您不热吗?”
能不热吗?她现在都快热死了。
哀怨的看了一眼赵钰,都是这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说什么那衣服不好看。分明是怕自己穿的太暴露,被别人看到。
对于他的占有欲,她很是理解,也很受用,可是真的有必要连脸都不能露吗?
“热啊,有冰块吗?”
毛小秋一进门就把帷幔取下,看着满脸是汗的人,赵钰也有些后悔了。
可是比起那些人的目光,他只能委屈小媳妇了。
大不了晚上关起门来好好哄哄吧。
“各位前辈,不知你们可有找到什么线索。”
“嗯,他们就在这都城之中。”
申屠一族擅武,更是当初南疆的律法执行者。
“他们不再信申屠,而是改成了申和屠两个姓氏。申姓擅律法,屠姓擅作战。”
“你说的不会是南苍国的刑部尚书申智和大将军屠齐盛吧!”
布衣点点头,“看来王爷早有耳闻。”
“当初就是这个屠将军带着南苍国同北列国一起攻击我东洲、西洲、北境,而且我祖父的死也跟他脱不了关系!”
毛小秋没有想到申屠找到了,却是敌人。
不过敌人也好,省得他不忍心下手了…
“你们可有办法混进屠府!”
“两日后,屠府老爷子六十大寿,身为满仓国的大将军,常胜将军自然是各官员争相拉拢的对象。”
尤其是这位屠将军膝下儿女稀少,如今只有一个尚未成亲的孙女和孙子。
“六十大寿啊,那可马虎不得啊。”
“确实,那日来的人一定很多,我们得好好计划一番。”
这时布衣上前道,“其实也很简单,我与申屠有几分交情,来到这里就给他去了帖子,三日后我会带人去贺寿。当然还得委屈二位了。”
“无妨!只要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委屈下也无妨,不过小秋就不要去了!”
他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屠老将军还好,但是他的儿孙就不行了。尤其是那个唯一的孙子,十足十的纨绔、好色之徒。
毛小秋听着他们的讨论,直接将自己撇开,这样真的好吗。

“相公,我也要去!”
“不行!除非你打扮成男子,还得不好看的男子…”
赵钰豪不掩饰自己的吃醋的心里。
在他看来有醋吃,那就证明自己媳妇优秀。
“那行,我自己画!哼,到时候看谁勾搭的效果…”
赵钰眼神一抹危险闪过,直接将人抱起,随后到,“诸位前辈,晚辈有些事要同夫人商讨,失礼了。”
说完不顾毛小秋的抗议,将人抱住朝给他们准备的房间里去了。
一进门就将将毛小秋丢在了床上。
“相公!你要做什么!”
赵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要说不热是假的。
“今天那车上,你答应我什么?”
毛小秋弱弱的开口道,“不穿奇装异服了!”
赵钰指了指她身上的衣服,“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是男子。说话做事注意点,从今开始在回去之前,你都以男子身份出现。”还有这脸,也让她不要再那么诱人了…
毛小秋想要抗议,可一对上赵钰的眼神,瞬认怂,“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准惩罚秋白,还有其他的护卫们。”
赵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了!”
“今日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去同他们商议下,具体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