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昊也不管什么面子问题了,他现在,很需要自己的修为,否则他死定了。
但其实是罗浩的清风玲,丝毫不在意。
这让清风昊觉得,师妹是变了吗?
“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说完,红玉惠的双臂猛地伸长,竟然想把自己的双腿从伤口之中拔出来。
看到红玉惠竟然想要自断双腿,清风玲顿时笑了。
“你疯啦,你想死我还不想呢!”
说完,清风玲手掌一挥,火龙立刻朝着红玉惠冲了过去,想将红玉惠彻底烧死。
火龙和红玉惠刚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剧烈的火光,无数的烟尘弥漫开来,将四周笼罩其中。
看到烟雾中的情况,清风玲顿时皱眉道:“糟糕,这火焰竟然有毒,我的身体似乎在渐渐的麻痹,而且,我的灵魂也有一种被抽走的感觉。”
看到自己反被火焰包裹住,清风玲顿时严肃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被困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了,这一切还是跟自己有关的。
第一次,还是和林枫在那个黑色的洞穴里遇到的那种诡异的状态。
想到这里,清风玲便开始运转灵魂之力,想要挣脱火焰的束缚。
“哈哈哈,你以为这点程度的火焰能够困得住我吗?真是可笑,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红玉惠一脸不屑的笑道。
清风玲不由得皱眉。
她感觉的出来,这火焰虽然对她的身体没有多少威胁性,但是对她的灵魂却是很大的影响,因为她的灵魂受到火焰的影响,所以她现在的精神力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哼,你也就逞逞口舌之力罢了,你的灵魂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红玉惠说道。
清风玲闻言,顿时皱眉:“这怎么可能!你竟然能看穿我的灵魂?”
“哈哈,我是什么,我可是红玉族之灵,我的能力岂是你这样的小虾米能够懂的?”红玉惠狂傲的说道。
这红玉惠的身份,绝非凡物,而且看她在妖魔化后依旧还有基本的意识,这个女人,真的很强。
“不过,这也就只有我才能够看出来,你的灵魂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现在已经开始萎靡不振了,你拿什么和我斗。乖乖认输吧!”红玉惠继续狂妄地说道。
“是吗?那可未必!”清风玲冷冷的说道。
说完,清风玲一抬手,火焰再度朝着红玉惠喷射了过去。
红玉惠见此,急忙躲闪。
火焰再度擦着红玉惠的身体飞过,并且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我劝你还是赶快投降吧,我可是很仁慈的。否则,等我将你解决了之后,我可是不介意再次将你的躯体给吃了!”看着狼狈的红玉惠,清风玲笑嘻嘻地说道。
“你休想!”听到清风玲的话,红玉惠不禁愤怒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了。”说完,清风玲的手掌微微握拢,然后猛地松开。
清风玲手掌微动,一团火焰便快速地从她的手掌上冒出来。
火焰越冒越旺盛,最后竟然形成一颗硕大的火球。
清风玲看着手中的火球,冷笑道:“我现在就送你归西,去见你们红玉族的先祖。”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能杀掉我?真是天真。”红玉惠大笑道。
清风玲闻言,顿时疑惑道:“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什么本事吗?”
“当然!”红玉惠冷笑道。
“为什么。”清风玲不解道。
“因为,我不仅要杀你,而且,我还要将你的身躯和灵魂炼制成丹药。你放心,我保证你的身躯一定不会比你的灵魂差,到时候,我可就厉害了。”红玉惠笑眯眯地说道。
清风玲闻言,不由得皱起眉头。
她不是傻瓜,当然听明白了红玉惠这番话的意思。
红玉惠竟然打算炼化她的身体,然后将她的身体作为自己的武器,然后让她做傀儡!
“哼!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竟然敢打我的主意,那么,你就等死吧。”清风玲冷笑着说道。
对于这个红玉惠,确实非常邪门。
本来罗浩只是想拿她练练手,现在却发现这个人竟然能看穿自己的灵魂伪装。
不论如何,他必须得杀了红玉惠。
红玉惠冷冷一笑,道:“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现在你灵魂受到了重创,现在的你,就像一个垂暮老人一般,而且,你的修为也被封印住了,现在的你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你就等着被我吞噬吧!”
说着,红玉惠便一步一步地向着清风玲走过去,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哼,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说完,清风玲的身体便消失不见。
“不好”"红玉惠脸色顿时一惊。
这个清风玲竟然能够瞬间消失,这种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
“哼,想逃,没门,我一定要抓住你。”
说完,红玉惠身形一晃,快速地向着空气中飞去。
红玉惠在四处寻找着清风玲的踪迹。
“不好,这个家伙追过来了!”
突然间,清风玲的灵识突然感应到了身后传来的一阵阵破空声,顿时脸色一变。
红玉惠紧追着清风玲的身后。
不到片刻时间,两人便来到了一片树林当中。
清风玲看了四周一眼,然后身形一晃,便冲入了密林当中。
红玉惠见此,顿时怒骂一声,身形一晃,也冲进了密林当中。
密林中。
清风玲和红玉惠一前一后的在丛林里面狂奔着,速度极快,几乎眨眼间便已经消失在密林的尽头。
“该死的混蛋,今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红玉惠愤怒地说道。
说完,红玉惠身形猛地加快速度。
片刻后,红玉惠便追上了清风玲,然后一拳轰向了清风玲的后背。
“砰!”
一股强大的劲力猛地袭来,使得清风玲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口中不停地喷出鲜血。
“该死的家伙,竟然连这一拳都抵挡不住吗?”红玉惠皱眉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