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鼎和捂着鼻子痛呼一声,这夜君君毕竟是习武的女子,这一拳堪比寻常女子的两倍还多,只见丹鼎和捂着鼻梁,两道鲜血从他的手上滑落,最后聚集在下巴处滴在了地上。
“你,我……“
他刚要给自己解释,又是一把箭矢袭来。
他只好一把抓住夜君君的手臂,将她又拉在了自己的怀里。
好巧不巧,他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两团温暖,嘴唇又不小心磕到了夜君君的额头上。
他闭上眼睛,这下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夜君君脸羞的通红,一脚将丹鼎和踢开之后,转身就走。
丹鼎和想要去追她,但一把箭矢阻拦了他的脚步,他眼神一暗,对身边的侍卫道:“去把碍眼的东西解决了,看着心烦。”
“是!“
侍卫转身消失不见,而箭矢也再也没有射过来。
夜君君一路气鼓鼓的回到了客栈。
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子,不知抱她,还对她做那样的下等事情。
真是给他一拳一脚都不解气!
她刚刚那一脚就应该将他踹一个断子绝孙才行!
正气得大口呼吸时,客栈的门被推开,夜君君气恼的道:”谁啊!若是你没事就来打扰本小姐,你就惨了!本小姐现在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想见!“
“谁把我们君君惹生气了?这么讨厌!“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楚慕词从门外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夜君君。
夜君君鼻子一下就红了,声音瞬间便的柔弱,软乎乎的唤道:“表姐!“
“怎么啦?”楚慕词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夜君君就脆弱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楚慕词也气恼的道:“这是什么人啊!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们就当他是一个流氓,将今天的事情都忘了,让这件事过去吧。“
“若是表姐见到了你说的这个流氓,表姐一定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表姐,你最好了。“
“对了表姐,你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夜君君知道楚慕词这一次来的目的,所以也关心她们事情的进展。
“进展的还不错,常家的少爷生了病,所以我决定给常公子治病,这一段时间就借住在常家,这样也方便观察府内的情况,还有那位嬷嬷究竟在不在府中。“
“表姐,你要去常府住啊!那我怎么办?我不想一个人住客栈!“
楚慕词顿了一下,她在常府的时候还真没想到夜君君。
“小姐,要不然让夜小姐住我的房间吧,我留在客栈,夜小姐会武功,关键时刻也可以帮你。“珍儿贴心的说。
“不用,倒是在和常商人说在加一个房间就好,常府那么大,不会不同意的。”楚慕词道。
“那就好表姐,我又能和表姐待在一起了,真好!”
“不过君君,你今日不是去看布料了吗?你怎么什么都没买呀?没有喜欢的吗?”
楚慕词有一些奇怪。
夜君君呆滞了一下,而后缓缓的道:”表姐,那不是因为碰见那个男子,所以就没有心情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