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等吧,齐长风不想这么草率的就做一件事,万一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那反倒把事情变得尴尬了,再说了,顾曼曼说的事情可能是真的,不过也有可能是她添油加醋的说法,齐长风还是得辩证的去看。ω δwww..

    顾曼曼的短信,就像一颗重磅炸弹,在齐长风的脑海里炸开了,齐长风本来就疼的不行的脑袋,现在好像更疼了呢,而此时此刻,齐长风也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多想了,每次碰到跟顾颜有关的事情,齐长风就没办法保持自己的冷静了。

    所有跟顾颜有关系的事情,都可以让齐长风方寸大乱,齐长风心里暗暗感叹,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拜托顾颜这两个字了,无法摆脱这个名字符号下的所有一切了。

    齐长风无法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只好带着这些问题,重新开始了工作。

    日子也依旧是平淡无奇的往下过了,那天以后,顾曼曼也没有再给齐长风提供什么信息,齐长风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了,如果顾颜真的有事,那顾曼曼不会连一点点后续的情报都没有的。

    既然现在没有其他的消息了,那看起来也就是最好的消息了,齐长风总算也把这件事情往一边放了,这段时间,齐长风确实是因为顾颜的事情,寝食难安。

    而顾曼曼跟齐长风说了这件事之后,就完全把这件事情给抛到脑后去了,反正情报她已经给齐长风了,齐长风知不知道珍惜,有没有采取行动,或者采取了什么样的行动,顾曼曼都没有心思去多管了。

    因为这些天顾曼曼一直忙着做她自己的设计,完全就没有空闲的时间再去替齐长风操心他的感情问题了,顾曼曼又哪里会知道自己的表哥这么不争气呢?

    如果顾曼曼知道齐长风得到情报之后也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背后默默难受,没有勇气去顾颜的面前表达心意,那顾曼曼真的是恨不得会给齐长风几拳的。

    顾曼曼没有问齐长风,齐长风自然也不会把自己什么都没做的事情告诉顾曼曼,虽然自己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错,但是顾曼曼肯定就觉得自己的做法太瞻头顾尾,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齐长风可不想自己提供给顾曼曼嘲笑自己的机会。

    因此顾曼曼还不知道齐长风居然什么都没做的事情。

    今天顾曼曼总算是把自己的设计做完了,果然有了顾颜的指导,顾曼曼茅塞顿开,感觉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一下子都算不上是问题了,顾曼曼昨天在工作室就加班做好了设计的收尾工作,可是顾曼曼今天还是早早就来到了工作室。

    顾曼曼还想再检查一下自己设计的作品,这种时候自己认真对待,总归是不会出错的,顾曼曼早早来到工作室,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设计作品,最后一遍确定了没有问题以后,才合上了电脑。

    顾曼曼心里紧张得不得了,新年自己确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设计工作了,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设计的作品水平怎么样,虽然顾曼曼照着顾颜指导自己的地方改进了,但是在改进的过程中,顾曼曼还加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元素进去。

    顾曼曼不确定顾颜是不是会喜欢自己擅作主张加进去的这些东西,不知道顾颜会不会喜欢自己的作品,之前通过顾颜对自己的指导,顾曼曼已经可以确定了顾颜不是那种会公报私仇的人。

    可是顾曼曼并不确定顾颜是不是会喜欢自己设计出来的东西,毕竟要想把自己的作品呈现到客户的面前,就必须得先过顾颜这一关,可是顾颜这一关究竟能不能过,顾曼曼并不知道。

    顾曼曼很清楚的,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所以,即使设计的工作很繁杂,顾曼曼还是抽出时间来琢磨了一下顾颜的设计,可是顾曼曼根本就没办法从顾颜的设计里得出一个具体的风格,因此顾曼曼也就根本看不出顾颜究竟喜欢什么。

    顾曼曼知道,自己就算想再多也没有用,一切都得等顾颜来了才知道,在等待顾颜的一分一秒里,时间都好像被无限的拉长了一样,顾曼曼感觉自己紧张的心,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不再像刚刚那样手足无措了。

    顾颜来的并不早,可是也绝对不晚,顾颜进来的时候,是顾曼曼刚刚在自己心里做好自我建设的时候,顾曼曼已经想好了,如果顾颜不喜欢自己的设计,对自己的设计不满意,自己要用什么样的言语来游说她。

    怎么样让让顾颜理解和认同自己的设计理念,顾曼曼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心里建设了,只要顾颜来了,或者说只要顾颜否定了自己,顾曼曼就可以有理有据的反驳顾颜,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东西,说给顾颜听。

    顾曼曼确信,自己的真诚,就算没办法打动顾颜,至少也可以让顾颜好好的多看自己的作品两眼了。

    只要顾颜多看几眼自己的作品,就一定能发现自己作品里的闪光点。

    “做好了吗?”

    顾曼曼自顾自的想着事情,顾颜进来了她都没有发觉,顾颜突然开口,吓了顾曼曼一大跳,顾曼曼“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刚刚已经做好的心里建设,似乎在看见顾颜的这一刻,全都崩塌了。

    顾曼曼突如其来的举动,反而是吓了顾颜一大跳,顾颜本来就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神经有些衰弱,现在顾曼曼突如其来的举动,也吓了顾颜一大跳,毕竟此时此刻她毫无准备,来应对这样的局面。

    “准……准备好了。”

    顾曼曼紧张得都有些结巴了,虽然顾颜刚刚被顾曼曼吓了一跳,可是看顾曼曼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紧张得过了头了,毕竟这是顾曼曼第一次自己设计这么重要的项目,有些紧张也是人之常情,顾颜可以理解。

    刚刚被顾曼曼惊吓以后的张皇也很快消失了,顾颜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对顾曼曼的影响也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