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这个圈子接触的太少,所以你不知道。 ̄︶︺sんцつ”邵思苗小声的介绍道:“这家伙,其实真实年龄已经一百五十多岁了,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

    “天赋之王!”

    “……天赋之王?”苏霖对这个土味的名字感觉到无感。

    “是,这是他自己起的,世人都嘲笑这个名字,后来嘲笑他的人,每个人的天赋都被他给夺走了,再之后就没人敢对这个名字指手画脚了。”

    “而让他声名大噪的,是上一次十年一次的世界新人类大会的时候,当时神级天赋拥有者·教皇圣灵也在,结果这个图文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立刻就一瞬间带走了当场各国的新人类精英的能力。这一下立刻招惹了各国的高层,势要把他给抓到手。而他本人,也成了天灾榜第一的新人类。”

    “难怪,需要枪魂大叔在场帮忙。”苏霖这下有些理解了。

    “没错,正式因为这个人图文昌,可是只有一个人能克制住他,就是教皇的圣灵之力,如果不是圣灵之力阻挡住了他,当时他除了吸收大家的天赋,甚至有可能把当时所有人给杀掉。那一场世界新人类大会结束之后,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成了普通人,之后的十年里颠沛流离,无路可走,死的死,自尽的自尽,自残的自残。当你脱离了普通人的轨迹,只靠着自己的能力获得的荣华富贵,而你的能力没有了重新回到普通人里面,你会发现你一无是处,这就是图文昌给当时的各国精英带来的伤痛,你想想世人得多恨他。一百多年里,失去天赋的,可不仅仅只有那些世界新人类大会的精英啊。”

    邵思苗又补充了一些,这时候苏霖深呼吸了一口气。

    多亏自己反应及时,否则暗黑死神之力就没了!

    “多少年不见,你怎么返老还童了?”枪魂跟图文昌对向而立。

    “哦,就是找到了一个返回青年的能力而已,这不就回到十七岁看看当时自己,后来也就习惯了这种面貌,哈哈哈。”图文昌面对枪魂也是毫无惧色。

    “图文昌,你觊觎我的石头,在我这根本不可能,那是我死去的女儿的能力,我是如何都不可能给你的。再者说苏霖也是我认可的人,相当于我的弟子,你的目的,没有一件顺我心意的。你知道我的能力,你敢轻举妄动,今天你也别想活着出去。”枪魂掷地有声的道。

    而听到这里苏霖也是心头一暖,原来枪魂只和自己见了一面,就已经心中认可了自己吗?

    也是,如果不认可的话,怎么可能把凤晴空域的事情告诉自己。

    “那小子啊,你放心,你是不可能跟他一辈子的,而且这些年的生命,不是上天给的,是我给的,苏霖的生命,我自然是想拿回来,就拿回来的。”图文昌咧嘴笑道。

    我的生命?

    苏霖立刻脑袋翁了一下。

    这家伙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的生命是他给的?

    “你和南尽村是什么关系?”苏霖立刻双眼瞪得溜圆问道。

    “南尽村?”图文昌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去过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忘了,哦,你说的是你家乡那个村子?”

    这个人,知道南尽村!

    难道说,这个人就是屠杀自己村子的凶手!

    就是苏霖一直以来要找的仇人?

    “你十八年前,见过我,对不对!南尽村所有村民,就是你杀得对不对!”苏霖立刻情绪激动的道。

    “哦,十八年前我当然见过你,当时就能杀了你的,但是我放了你一马,让枪魂把你给救走了。苏霖啊,你的死神之力,可是不可多得的神之力啊,我当时身体里的天赋太多了,还没消化完,你这个神之力一进入我体内,就肯定会对我造成损害,所以我留你一命,等到第二天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人很多了,我也只能作罢。后来当我发现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无论你去哪,干了什么,我可都是了如指掌。”

    “所以你就放任我不管,任由我升级提升到了s级,然后你再把我的能力夺走,坐享其成?”苏霖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些年的生活,这个人竟然什么都知道!

    “你很聪明,就是这样,当我来到火星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存在,心想着留你一命呢,还是直接把你的死神之力给拿走。但是如果吸收了你的能力,短时间内再吸收天陨之石的能力,对我的身体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所以我刚才只是削弱了你的天赋技能,并没有都吸收,怎么样,是不是要感谢我?”

    图文昌说的洋洋得意,好像我让你活着,就是我对你的恩赐,我没有吸收你的能力,就是我对你的恩慈一样。

    “你,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混蛋!”苏霖咒骂着,立刻就要上前!

    而邵思苗一把拽住了苏霖,立刻给苏霖卸力并且绝气。

    苏霖瞬间就感觉到像是虚弱套在了身上一样,枪魂也是拦住了苏霖,把后背留给苏霖,面向图文昌道:“看来,我得赶紧把凤晴空域的石头拿走了,这个评委,你看绝地求生的比赛,还需要办下去吗?有可能其他人的天赋,早就被这家伙给盯上了。到那时,就不是绝地求生了,而是老鹰捉小鸡了。”

    “哼,我们的目的从来都是削减人数,对于这个图文昌,我们现在没有缉拿权,你是知道绝地求生的规矩的,在这里比赛结束之后的一周,才能缉拿罪犯。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无论是罪恶滔天的天灾榜的罪犯,还是极危榜的罪犯,我们都没有权利缉拿,这是世界联合会的决定,不是我能改变的,眼下这个图文昌的到来,只能当做我的另一个为了削减人数所制造的沙虫机制,我们没有权利阻止他,更没有力量去阻止他。约瑟斯,带我离开这里。”

    这个评委说完,又是天降一道紫色的雷光,劈在地上之后,瞬间这个评委就消失了。

    “听到没,我在这里横行,是没人管的。”图文昌更加得意的道。

    枪魂也是攥紧了拳头,发狠道:“今天这里没人管,但是我,可以管,图文昌,你今天就把命,留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