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徐贤斌一愣,旋即苦涩一笑,“吃饭了吗?”
“还没有。”徐贲说。
“走,陪爸爸一起吃点吧。”徐贤斌道。
两人从办公室出来,果然外面的所有工作人员全部都在值班,无一人下班。
徐贤斌道:“大家辛苦了,愿意的,留下来在餐厅吃个便饭,累了,就回家吧,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集团总部这些经理、部长都知道现在集团的处境,隆华给了他们一切,他们离不开隆华,为了隆华,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加班工作。
但此刻,这些加班似乎真的没什么必要。
整个市场滑坡,他们在市场之上,岂能逆天改命?
大部分人心中都有一种感觉,这个团队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该努力了。
隆华集团有属于自己的五星级自助餐厅,曾经有某华、某大的毕业生,就是因为这里的餐厅豪华,选择在这里就业。
董事长来吃饭的消息传来,两位行政主厨带领厨师立刻忙碌起来,徐贤斌和徐贲和其他同事一样,端着餐盘,随便夹一些食物,随后靠窗就坐,能够俯瞰整个朝阳CBD商业区。
“是不是有什么事?”徐贤斌看着徐贲道。
徐贲对集体的经济状况有一定的了解,但并不知道已经江河日下。
“叶氏手里好像掌握了很关键的东西。”徐贲说。
徐贤斌熟练的切着一块牛排,认真倾听。
“根据齐州方向传来的情报,他们在齐北三院中,第三期实验的一个病人出现了良好的效果。”
徐贤斌将牛排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我们调取了这个病人的一切检查数据,依据这些数据做成了一个曲线图,从图表来看,病人的身体情况呈现缓慢下降,就在前几日忽然爆发,直线飙升!昨日病人做了一次加强的CT扫描,只是几日时间,肿瘤缩小了一倍。”
徐贤斌将刀叉放下,脸上带着微笑,“如果效果真的这么好,此举将会改变人类命运。”
徐贲点头,“我们还在跟踪。叶氏已经将这则新闻宣布了出来,我听他们内部的人员说,他们准备更名!”
“认输了吗?”徐贤斌笑道。
徐贲摇头,“这个到也没有……”
对于儿子,徐贤斌没有隐瞒,道:“很早之前,我通过暗网发布了一些任务……”
“我知道,是刺杀叶韶九。”
“孩子,叶韶九是个很有凝聚力的女人,叶万功没有把位置让给儿子,而是让给了一个孙女,这里面是有很大原因的。叶韶九能平衡整个叶氏集团,现在的叶氏集团如同铁板一块,很难撬开。我曾经希望和叶家联姻。
没想到……”徐贤斌苦笑。
徐贲眼神有些闪躲,他向叶韶九的求婚被直接拒绝。
这件事在华夏上流圈子里面还成为了一时的笑谈,丢脸的很。
徐贤斌道:“做大事的人,要有开阔的眼界,还要够狠。你看看我们现在的一切,如果我们不够狠,很快就会被人吃掉,市场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在这一艘大船上如果大家都会翻船,我要最后一个。
孩子,你看,这些人。
他们为我们而打工,实际上,我们也是在为他们而工作,我们不能倒,因为在我们身后,是上万个家庭!”
徐贲认同的点头,“父亲说的是。”
“我送你去昆仑修行,你不怪我吧?”
徐贲摇头,“怎么会呢,可惜我天资不够,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年轻的时候,我对修道异常向往,奈何摸不到门路,咱们徐家有点钱,我便开始与此类的人结交,等认识一些真正的修道之人时,我年龄也大了,错过了时机。你能得到开蒙,又认识那么多人,还有你的师兄弟……我觉得这就是收获。”
徐贲点头,但不知道父亲为何忽然跟他说这些。
“我们集团遇到了一些危机,就好像是冬天一样,到了至暗时刻,不过至暗时刻的下一刻不就是光明吗?我们的光明出现了。”
“出现了?”徐贲不解。
“叶氏的那一药物为什么不能成为我们的呢?”
“他怎么能是我们的呢?”徐贲心跳加速,他有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徐贤斌微微一笑,拍拍儿子的肩膀,“有些东西掌握在强大的人手中,更好。我相信你有办法!”
徐贲木讷的点点头,他的社会经验还是少一些。
徐贤斌将牛排吃完,“好了,回去吧,我累了。”
父子二人分开,徐贲来到地下车库,玄微师姐回来了,身边还带着数名师兄弟。
“走,去齐北!”徐贲做出了决定,那一则药物,无论如何都要拿到。
……
徐贤斌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别墅卧室,身后忽然出现一人。
“啊!”徐贤斌吓了一跳,仔细看,“是静竹啊。”
静竹表情默然,眼眶泛红,“我现在已经这么丑了吗?”
徐贤斌摇头,“不,你始终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最近工作多,精神有些不集中。”
“你还有个儿子,对吧?”
“呃……”徐贤斌以为静竹说的是皮特·徐,连忙道:“婵儿怎么样?”
静竹冷笑,“你才想起来?”
徐贤斌摇头,“我一直都记挂在心上。”
“我走了这么久,你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
“伤害你儿子的人,你报仇了吗?”
“这……”徐贤斌这段时间确实把此事给忽略了,“我已经安排人了。”
静竹道:“我就知道你什么都指望不上!无所谓,我自己来。你还有一个儿子,对不对?”
这一次询问,徐贤斌似乎明白了什么,“怎么了?”
“我儿子的躯体坏了,不能在用了。”
徐贤斌心跳加速,“你什么意思?”他脑海中浮现出徐贲的样子,那可是他的长子,未来许氏集团的舵手,他不想让儿子陷入危机。
“都是你儿子,换个灵魂怎么样?”静竹说。
徐贤斌后脊梁骨冒汗,“我有一个更好的人选。”
“你还有其他私生子?”静竹满脸怒火。
“不!他叫徐尧,是我大哥的儿子,也是伤害婵儿的罪魁祸首,此人有修为,若婵儿能依附在他身上,我相信对婵儿有十足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