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让他们把控了。

    再说,走到今天,坐到这个位置,他现在代表的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不是他自己放弃就没事的,在他的背后还有那么多人,只要他失败了,那么多人都要跟着他,生活发生巨变。

    所以他也要对他们负责。

    比如孟家,比如杨家。

    比如江家。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只要他失败,他们也会被打压下去的。

    黎汉中觉得心头有些闷痛。

    但是他只是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埋首于工作中。

    江映琼看着他这个样子,眼睛不由得一红。

    她轻轻地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门,然后看到了桌上的电话。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想到了江筱。

    卢家的事情她当然也知道了。

    听到了卢双双已经怀孕的消息,江映琼也是震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牵连的。

    江家与平州卢家撕破脸之后,这两天卢正刚在会议上就一件事一件事地对黎汉中态度强硬了起来。

    卢正刚的态度,也让风向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这些事情,百姓们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是她却也知道,不管怎么样,她的丈夫,是真的一心为民。

    就算不是以她和他的关系来说,她也会觉得,不能够让他下去,不能够让卢正刚那样的人上来。

    但是,现在她也是帮不上什么忙。

    江映琼打了个电话去江筱家里,但是四合院那边一直没有人接电话。

    “小李。”

    “夫人,您找我?”

    “你能不能派人去查一下,江筱去哪里了。”

    “好的。”

    葛六桃只有医院里住了一天一夜。

    她恢复得实在是太好了,而且孩子也很健康,于是,第二天早上他们就出了院回到了家里。

    姜松海之前已经让人做了一张小木床,就摆在了他们房间的床边。

    本来他们是想让孩子就跟他们一起睡的,但是姜筱跟他说要有一张婴儿床,他就去找木工做了。

    江筱把那张小床上挂了好些葛小彤自己做的手工布偶,现在家里就多了一个小小的新成员了,她也觉得很有些兴奋。

    小豆包和徐临江昨天下午看了孩子之后就回去了,因为小豆包还要上学,家里的厂子也离不了人,虽然有葛得军和刘佩看着,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徐临江的。

    但即便是他们走了,姜家还是很多人。

    因为薛六斤老两口听说了消息,也提着补品过来了。

    “小姜啊,这个是我特意托人买的麦乳精。”薛六斤把两罐麦乳精递到了江筱面前,对她说道:“这东西可好了,我听说孩子喝了身体能够养得很壮实!”

    那跟她说干什么啊?

    江筱有些无语。

    她把麦乳精递给了姜松海。

    “外公,给。”

    姜松海倒是很惊喜,把袋子打开,拿了一罐麦乳精很仔细地看了看,“薛老,我听说这东西可不好买,而且还很贵呢,这不是让你太破费了?”

    他是听人家说了,这一罐要好多钱的呢,一般人家可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