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认自己是保养得很好的,外表看起来最多也是二十七八吧?

    为什么竟然喊她为大婶?

    就在杜素英想要跳起来的时候,江筱已经露出了一个有些抱歉的笑容来,“不好意思啊,因为还没有开始认亲,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喊你什么。不过这么一个称呼也无所谓吧,毕竟等会儿认识之后就得改过来了。我想跟你说的是,成城比我亲哥还要亲,别说我爸爸没有过继什么儿子,就算是当真过继了,那他跟我的关系,也绝对比不上我跟我哥的。好了,我就是想说这么一句,免得大婶你误会了。”

    这还开口闭口一个大婶!

    怎么这个称呼就无所谓了?很有所谓!

    等会儿认亲再改过来也不行!

    刘素英气得头顶都要冒起烟来。

    而且,江筱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么护着这个成城?

    她忍不住说道:“江筱,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干哥哥,你却说关系特别亲?”杜素英掩着嘴笑了起来,“你不是已经结婚的了吗?你就不怕你丈夫吃醋,还以为你跟成团长是表面兄妹亲,晚上另一种亲呢。”

    这话一出,在场很多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孙媳妇,江四爷也觉得颜面无光,顿时气得喝了一声。“杜素英!”

    杜素英好像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似的,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嘴,没有什么诚意地道:“哎哟,瞧我这张嘴,什么能说不能说的都放外倒,倒是我的不是了,这些事就算是真的,我也不能够随便说出来啊。”

    这算是道歉吗?

    这分明就是另一种继续加深自己刚才那一层意思的说法!

    成城的脸黑沉不已。

    他捏起了拳头,但是却一直在心里劝着自己冷静,忍住。

    这是在江家,他要是闹大了,只怕是给义父和江筱惹了麻烦。

    他顾虑多,江筱却没有。

    她这一次回江家来,本来就是要让江家的人看看她是什么性子。要让他们知道她不好惹。所以她完全没有要忍耐的意思。

    她沉下了脸,语气也冰冷冷的,看着杜素英,说道:“你可以说,说清楚一点,说明白一点,好让我听得懂。”

    “嗐,要是你听不懂,那这事就过去了,我也是多嘴,你的丈夫要是不介意就成了,外人也是管不着的。”

    杜素英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还在江筱和成城身上转来转去,表情十分暧昧的样子。

    不过,她还真的不得不承认,江筱和成城站在一起当真是男才女貌,从外表上看来十分登对啊。

    她这个表情算是真正惹恼了江筱。

    江筱扬起一手,啪地一声就狠狠地扇在杜素英的脸上。

    “啪!”

    这一个巴掌,不仅把杜素英本人打懵了,更是让在场这么多人都一下子愣住了。

    他们知道江筱的性子大概不怎么好惹,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烈。

    杜素英毕竟算是她的长辈,她竟然说打就打了!

    在所有大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江云存已经愤怒地叫了一声,然后就朝江筱肚子上一头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