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欠债?”江老太爷似乎是愣了一下,“还有人欠了卢家的钱吗?”

    江六少拿出了一本账簿出来,翻给江老太爷看。

    “不是说欠卢家的,他们背地里借着江家的名头,在外面私下找生意做,手头上又没有那么多的现钱,就各显神通,想了各种办法。”

    江筱听到了这里,对那一本账簿倒是感兴趣,便没有再偷听下去,伸手敲了敲门。

    “小小吗?”六少立即就问了出来。

    他已经能从敲门声听出来是江筱了。

    “是我。”

    “进来吧。”

    江筱推门进去,见江老太爷正把口袋里夹着的老花眼镜给架到了鼻梁上,正在看着那账簿。

    “太爷爷,爸爸,你们要聊四太叔公的事情吗?”

    “是啊,你也可以来帮着提提意见。”江六少给了她一个眼色。

    这是要她也帮着说话劝江老太爷的意思,同时还要安抚一下江老太爷。

    孟昔年这个时候说道:“老太爷估计也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然后看到四爷中风,心里很是触动。以前爷爷也是这样,年轻人怎么样他都没有什么触动,但要是听说哪个同龄的老战友生病去世,他就会联想到自己的身上。”

    人老了,会有很多对于年龄无可奈何的惆怅和心慌。

    四爷的暴脾气,可以想象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多强悍不服输的人,但是现在上了年纪,这一受刺激就中风了。

    江老太爷看着他这个样子,想必也是心里惆怅得很。

    江筱也是个聪明的,听到了孟昔年这么说,也算是明白了老太爷的心思。

    不过,之前孟恶霸这个人可没有这么柔软的心思。

    江筱心里轻哼了一声。

    这个男人不过是担心她还在生他的气,所以想方设法地多跟她说话呢。

    还用这种温情的路子,是想要一点一点地渗透她的心情,然后她让忘了他之前做的事情,不再跟他计较了吧?

    好在她不傻,否则就上当了。

    江筱也不理会他,走了过去,探过小脑袋就跟老太爷一起看着那账簿。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她也是吓了一大跳。

    江家这些人,几乎有个六成,手里都是有外债的。

    最高的一笔,十一万,最低的也是有个数千上万的。

    这么多人,都出去跟人家借钱了!

    而且,还真的是各显神通,有的是拿房产抵押,有的是当铺,有的是跟江家的合伙人先预支了款项,有的就是借,还有的是借遍了好些人。

    这么细的账,江六少又是都怎么查出来的?

    江筱不禁抬头看了六少一眼。

    这些按理来说,江家的那些人都会藏得好好地,不会轻易地让人知道,但是六少竟然一笔一笔地给翻出来了。

    这可真是厉害。

    江老太爷也正震惊着这一点。

    “小六,这些你是怎么查出来的?”

    “爷爷忘了?以前你曾经教过我,让我去查d州的这一条线,这一张网,就是说,万一江家出现什么样的难关,能用什么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借到钱,筹到资金。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对d州的当铺,商行,家里有底子的人,还有比较义气,能够借出钱来的合伙人有一个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