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身上带的东西真的都太过歹毒了。

    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本来要对付的就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们身上带的这些东西都是不寻常的。

    他快步走了出去。

    江老太爷等人之前也是听到了驾驶舱里传出来的声响的,他们的心也一直提着,现在看到孟昔年走过来,脸色明显地不好看,而且挽起袖子的手臂红肿一大片,不由大吃一惊。

    “昔年,你的手?”

    江老太爷的这一声惊呼,让江筱完全坐不住了。

    孟恶霸的手怎么样了?

    赵猛很有可能是捕猎者,所以她根本真的也不敢小看。

    她立即就想要掀开盖在脸上的被子,但是孟昔年了解她,能够猜到她的反应,在她的动作之前,他已经一箭步到了她的面前,另一手按住了她搭在腿上的手上。

    “没事,我拿点药就行了。”

    这一句话,他明面上是回答江老太爷的,实际上是说给江筱听的。

    “可是怎么会肿成这样?”江老太爷完全不相信他说的没事,他的手臂完全肿了起来,皮肤上还冒出了像是皮疹一样的密集的小水泡,看起来就像是接触到了什么有毒的物质。

    以前他们不小心在丛林里让那种带毒的毛毛虫爬过皮肤之后也会有这种反应,但是孟昔年的这一种红肿要比那个厉害多了。

    就这么一小会时间肿成这个样子,这种毒素绝对可怕。

    “有药就好。”

    孟昔年说着就翻起了江筱的那一只背包。

    “孟少将,那个......”陈意平有点儿晕机,但是可能是因为之前一直太紧张了,精神一直绷着,关注着驾驶舱那边的情况,分散了晕机的注意力,现在反而好一些,“我给你消毒吧。”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忽略他?

    他好歹是一个医术还不错的医生啊。

    但是江筱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不用他,孟昔年现在这个样子,也完全不用他......

    “老罗进去帮老丁。”

    孟昔年眼前突然一晃,眼神好像是花了。

    他立即就察觉到这毒要比他想象中的更严重。

    罗永生赶紧就冲去了驾驶舱。

    “你们去把赵猛绑起来。”

    “是,孟少将。”

    孟昔年重重地跌坐在江筱身边,只觉得视线更模糊了,他重重地握了一下江筱的手。

    江筱听到这样的声音,再加上他突然一握,力道有些失控的样子,哪里还能听他的继续忍住?

    她假装着被他用力一握给弄疼了,低呼了一下。

    陈意平和刘素梅是真不知道她清醒着的,所以在听到她这一声时,两人都差点儿跳了起来。

    “江筱醒了!”

    “小姜?”

    两人同时出声,江老太爷也赶紧跟着出了声。

    “小小?小小你醒了?”

    江筱一手还被孟昔年抓着,另一手扯下了被子,做出了刚刚清醒过来的模样,还有些迷糊地眨了眨眼,看了看他们。

    “太爷爷?”

    “是我是我!”江老太爷赶紧应道:“小小你醒了就好!我们现在在飞机上!”

    “在飞机上?”

    江筱按耐着性子假装了几句,这才转向了一旁,看向孟昔年。

    这一看,她顿时就倒吸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