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江筱跟孟昔年在一起了,他竟然还想着要公平竞争,还觉得是孟昔年把江筱控制住了?

    那她能有什么办法啊!

    “而然,而然啊,你慢一点走,等等我。”

    “还要怎么慢啊?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也不知道江筱是不是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她好不容易答应我出来见个面,难道我第一次的约会就会迟到吗?”

    曾而然还是一直匆匆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碎碎念着,“妈,跟女士约会,迟到可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啊。”

    “儿子,这个.......”孙淡珍很想说实话,今天根本约的就不是江筱,现在她又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了,之前骗他说是要跟江个出来聊一聊,那是因为如果说是别人的话,曾而然根本就不愿意出来。

    但是现在见曾而然竟然这么重视这一次的约会,她的心慌得跟什么似的。

    这个时候,孙淡珍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在作死。

    “快点,妈,已经到了。”

    曾而然望了一眼这座茶楼,见还要上台阶上二楼的,一回头,自己母亲又走得气喘吁吁的,他觉得真的是等不了,便回头对她说了一声,“妈,你慢慢上来吧,我先上去了。我能认出江筱来。”

    他能够认出江筱来,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等着母亲上来跟他拉线介绍。

    曾而然说了这一句话之后立即就上楼去了。

    “而然。”

    孙淡珍叫了他一声,当真的觉得有些绝望。

    但是她也是没有办法,赶紧地跟了上去。

    曾而然一上了二楼便四下找寻着江筱的身影。

    江筱的相貌已经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

    后来江筱的那些电视采访他也都是看过的,虽然都小小黑白的电视,但是江筱一出现的时候,曾而然就觉得那画面好像是变成了七彩斑斓一般,美丽极了。

    他已经有好多个晚上梦见江筱了。

    哪怕是知道江筱身边已经有了孟昔年,曾而然却也是不愿意放弃的。

    他觉得江筱在见了他之后会觉得她跟孟昔年其实是不合不适的,跟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再说,孟昔年那样的还要天天打打杀杀的,还时常不能在家里的,那不是委屈了江筱了吗?

    如果江筱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完全可以不介意她和孟昔年的过去,不管是什么样的过去。

    以后他一定会对她很好的,很好很好的那一种。

    但是不管他怎么看怎么找,却没有在二楼看到江筱。

    就在曾而然不死心地再细细找一遍的时候,曾纯芬已经看到他了。

    她有些莫名其妙,明明刚才曾而然的目光已经从她们这一桌扫了过去的,为什么竟然还没有看到她?

    她站了起来,冲着曾而然挥了挥手,叫道:“而然,这边。”

    曾而然听到了有人叫他,这才定睛一看,看到了曾纯芬。

    他刚才一心只是想着要找江筱所以根本就没有留意曾纯芬,看到她了这后竟然也有一点儿认不出来,一眼忽略了过去。

    难道江筱还没有到吗?

    曾而然心里不由得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