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并不喜欢迟到的人,但是如果对方是江筱的话,他好像是可以原谅一下的。

    曾而然朝着曾纯芬她们走了过去。

    “姑,你怎么会在这里?”

    “坐,快坐下。”

    曾纯芬知道他在某个方面有些缺根筋,立即就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等到他坐下之后她才跟着坐下了,问道:“你妈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她人呢?”

    “哦,她是来了,但是她走得有点慢,所以我让她慢慢走,我自己先上来了。”

    他说了这一句话之后,曾纯芬才看到楼梯口那里,孙淡珍正望了过来。

    她松了口气,反正人都来齐了就好。

    她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刘素梅说道:“素梅啊,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堂侄子,他的名字叫曾而然,是个物理学家,现在供职于国j的研究中心,有好多人都是直接叫他曾博士的。”

    曾而然还没有到来之前,曾纯芬其实已经跟刘素梅说了很长时间的曾而然了。

    刘素梅本来以为曾而然会是一个戴着玻璃厚厚的近视眼镜,留着平头,看着十分木讷土气的一个知识分子的形象的。

    没有想到看到的曾而然却让她觉得颇有几分意外。

    因为曾而然没有戴眼镜,头发整齐地往后梳着,穿着一件白衬衣,再加一件鸡心领的枣红色毛衣背心,外面是一件深灰色的呢大衣,手里提着一只黑公的公文包,黑色皮鞋锃亮,看起来竟然身材不错,而且显得干净有风度。

    还有,他的长相虽然称不上是十足的美男子,但是也算得上是有几分俊朗。

    总之,单就外表来说,曾而然绝对是可以打个八十分的。

    这样的人物,又有那样的工作学识,看来也是一个颇为受欢迎的男人了。

    本来刘素梅是实在不愿意跟曾而然见面的,在曾纯芬来了茶楼之后就一直地跟她说着曾而然的时候,刘素梅就已经有几分想要找个借口溜了的。

    但是现在见到曾而然本人,她对曾而然的印象还不错,觉得要是只是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还是可以的。

    她也想知道他们物理学家科学家们一直是做着怎样的工作。

    “你好,曾博士。”刘素梅温柔有礼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曾而然看了她一眼,发现,呃,不认识。

    于是,他就是只是冲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算是跟她打了招呼了,然后又看向了曾纯芬,问道:“姑,你今天怎么也约了朋友来这里?还挺巧的。”

    刘素梅被他这么忽略,心里一怔。

    她还真的是习惯了被人一直捧着的,在她身边的人都一直地恨不得凑过来跟她多说话,但是曾而然这样只是点了点头,连一声你好都没有说的,刘素梅还真的是觉得特别意外。

    再一听到他说的话,她又觉得更意外了。

    曾纯芬不是说就是他约的吗?

    还是他准备请喝茶的呢。

    现在竟然说挺巧的?

    曾纯芬一开始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

    她已经看到孙淡珍走过来了。

    一看到孙淡珍的神情和她满额头的汗珠,曾纯芬就觉得有那么一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