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筱听到这里就随口问了一句,“她叫什么名字?你说说,万一我正好认识。”

    她只是想着,如果说石小清在京城能够找到一个朋友那也是好事,有人交流有人倾诉,对她的病情也许会有好处。

    这个时候江筱也没有想到自己是下意识地在为石小清着想了。

    对于他们一家三口来说,可以说前世没有一个人是赢家,都是被生活和命运,以及研究所的恶魔之手推着走向深渊的人。

    她惨死。

    六少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无依,脑部的芯片长时间没取出来也会一直饱受头痛之苦,也活不了太长时间了。

    而石小清的前世,如果还是这样的身体,一样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得一个人孤苦无助死在外面。

    这就是他们一家三口前世的结局。

    而这一世,他们的惨剧其实也都已经各自进行了一半,也早就已经吃够了颠沛流离之苦。

    石小清一世也是如此。

    若不是她最初接近六少的目的就已经带着阴谋和害他之意,此后二十年的辛酸苦痛,也会让江筱心生不舍和不忍。

    “我叫她程程。”

    程程?

    年年?

    江筱心头顿时就重重地一跳,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不会吧?应该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

    “全名叫什么?她跟你写信的地址呢?”江筱立即问道。

    “她的全名叫年程儿,地址就是一个军区大院,她说她是军人家属。”石小清说到了这里,也愣了一下然后对江筱问道:“孟少将也是军人之家吧?你怎么没有跟着他住到军区大院去?还有,这都除夕了,孟少将没有回家过年的吗?”

    她倒是没有想到别的什么,也没有想到江筱会跟年程儿认识,毕竟京城的军人多得很,军人家属也多得很。

    她与年程儿已经是二十年没见了,也不知道现在年程儿是不是还在那个地址。

    所以说了年程儿的名字之后,石小清关心的就已经是孟昔年了。

    她的女婿!

    而且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现在很感激孟昔年当初出手救了她,如果没有他的相救,那怎么会有这一天?

    她能够再见到六少,能够见到女儿,知道女儿还没有死,已经长大成人,还如此地亭亭玉立美貌俏丽,当真是让她觉得这一辈子到现在也算是无憾了。

    所以她也很想再见到孟昔年,想跟他好好地道个谢,同时也想看看他们夫妻俩相处得怎么样,看看孟昔年对江筱怎么样。

    要是看到他们两个人相处得好好的,那她也就放心了,反正她也没有多少时间能活了,在临死之前能够看到他们夫妻俩也感情好过得好,她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最后就是剩下放心不下六少,还有他们跟研究所的事情了。

    江筱哪里还有听到她问的什么孟昔年的事情。

    现在她心里已经有一大群的骏马在奔腾而过了。

    天啊。

    真的是年程儿!她婆婆!

    孟恶霸的妈!

    怎么会这么巧?

    世事能巧合到这个程度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