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想不明白的事情,他跑到监y里去干什么?

    她本来是以为把陈珠送到那里去不会有机会再见到认识的人了,没有想到世事无绝对,竟然还是让姜跃群看到了陈珠。. .

    姜跃群垂着头说道:“我是听说可以去那里卖烟......”

    卖烟?

    江筱愣了,这是一个她从来没有想到的回答。

    “真的,我没有骗你,关在那里的人很多都有烟瘾的,但是在里面没得抽很痛苦,里面有点门路的人就会找外面的人买烟送进去,然后他再一支烟提高几倍的钱卖给一起关在那里的犯人,赚钱。我就是因为听说这路子也能赚些钱,以后认识那些有点门路的,说不定还能多点路子赚大钱,所以就去了。”

    江筱:“......”

    还真的是什么钱都有人赚啊。

    “然后我就在那里看到了清珠,一开始是真的认不出来,但是我那天就想着摸到那边的犯人档案室那里去,我想着要是能够翻一翻他们的资料,看看这里头有哪些人又有门路有本事又快要出去的了,拿个几根烟拉络一下他们,说不定等他们出去之后会罩着我,所以我就想办法摸到档案室去了。”

    丁海景看着他,觉得这家伙还挺滑头,脑子也算是转得快,只可惜都用到不该用的地方去了。

    江筱也听得有些目瞪口呆。

    以前老姜家还想说靠着姜跃群好好地读书然后出来鲤鱼跃龙门呢,结果这家伙现在哪里有一点好好读书出来的样子?

    一门歪心思。

    当真是服气了。

    “我刚进去没一会就听到有人来了,吓得我赶紧躲了起来,结果就看到两个男的进来了,他们好像也是来翻档案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听到他们提到清珠的名字。”

    江筱眼神一凛。

    “那两个男人提起了姜清珠?”

    姜清珠已经改了名叫陈珠了,就是她的档案,她的身份,应该都是陈珠,怎么会提起姜清珠呢?

    这一点让她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他们说,这里面那个叫陈珠的,其实就是姜清珠,说是你的母亲,对,他们就是这么说的,他们也提起了你。”

    姜跃群说道:“那个时候我就吓到了,可也没有觉得事情有多严重,我当时还想着,我机会来了,竟然会在那里听到了清珠的消息!”

    他说到了这里不免有些心虚,“我当时想的就是把这个消息卖给你,看看能从你这里拿多少钱。”

    怕江筱以为他没有全部说实话,他把这个打算也不敢保留地说了出来。

    “小小,我知道我这样不对,以后我会改的,我真的不会再花这种心思了,小小,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计较这一次了行吗?”

    “说下去。”

    江筱冷着脸说道。

    谁要听他求情?

    “我,我在那里不敢出声,听着他们继续说下去,他们说,把清珠带走,你到时候应该得去救清珠,另一个人却说,你把清珠丢在那里不管不顾,心是个狠的,就算是把清珠带走,你到时候也未必真的会管。”

    呵。

    这么一来,倒是说明他们还不知道她根本不是陈珠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