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周末,她也如平常一样来手工坊工作,还没做一会儿就被老何叫到了办公室。

    “小解,你是怎么回事?你今天才来了半个小时,但是已经捏碎了六个点心了,你要知道,我们对茶点的品质把控很严格,你这样捏碎的我们根本不可能再要,六个点心能卖多少钱你是知道的吧?”

    所以,她这是已经让茶馆损失了好几十块钱了。

    一天要是一个弄掉个几十块,手工坊不得亏本亏死?

    解兰娣低着着捏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咬着下唇默不作声。

    老何叹了口气。

    这个解兰娣是江筱的校友,以前还是同宿舍的,他也知道。

    以前解兰娣的工作还是挺尽心挺仔细的,没有出过什么差错,他甚至还考虑过要提她上来当个小组长之类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不等他跟她说这一件事呢,解兰娣的工作就开始频频出错了。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要是真的有难处的话你可以直接说出来,要是能帮的,我们都会帮。”

    “......没有。”解兰娣小声地说道。

    “那是学习紧张,压力大了?”

    “学习......还好,能应付得来。”

    “那你是怎么回事?”老何这么问,解兰娣却又不说话了。

    老何等她半天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心里多少也有了些不耐烦,便公事公办地说道:“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可是今天这事,我得扣你的工资,你可以理解吧?”

    扣工资!

    这些茶点这么贵,她捏坏了六个,要是从她的工资里面扣,那她至少要有几天是白干了的!

    解兰娣蓦地抬头看了老何一眼,嘴巴张了张想要求情,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实在没有什么资格求情,便颓然地又低下头去,“我,我理解。”

    “行吧,那你出去继续工作吧,打起精神来,别再出错了,你以前可是干得很不错的。”老何还是鼓励了她一句。

    但是解兰娣已经没能把这一句话听进去。

    出了门,她的眼睛就红了,泪水滚了下来。

    江筱和丁海景正好在这个时候走到这里,看到了她落泪的一幕。

    “解兰娣?”江筱叫了她一声。

    解兰娣一下子好像受了惊吓,急急地将眼泪擦去了。

    “江、江筱。”

    解兰娣没有想到自己哭会被江筱看到,觉得脸有些发烫。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样子有点儿对不起江筱。

    “怎么了?”江筱皱了皱眉问道。

    “没,没什么,我回去工作了。”解兰娣说着就跑开了。

    江筱望着她的背影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

    “她难道在这里做得不开心?”

    不过,她刚刚发现解兰娣好像点儿不一样了,好像穿的衣服风格跟她以前不一样了,而且烫了头发?

    “谁知道,但是不管开心不开心,看得出来她在这里工作之后生活条件是不错的。”丁海景说道。

    因为他看解兰娣好像也是穿得还不错的样子。

    所以他也看出来了是吧。

    江筱若有所思。

    这时,老何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老板,老丁,”他有些意外,“你们怎么来了?”